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道教经书>> 洞神部>> 文章列表

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-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-宋-傅洞真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14-11-09 11:58:08   浏览次数:100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
經名: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。宋道士傅洞真撰。以內修身心為宗旨。三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洞神部玉訣類。
 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序

  北斗經者,太上老君之所說,漢天一師之所受也。是時老君所宣聖語,天一師下聆,而經之所作也,得不上體聖訓,增飾為文,誨其隱訣,明其趣舍,曉其機枯者哉。而所行經句,多於四六,有愚者便自臆說云:其文類乎漢唐之作,必杜天師為之耳,若非杜天師,則張天師之所為也。固自以二天師便敢無稽而謗之,且夫二天師也,一則飛昇,一則解化,皆有絕代之文章為其辭藻,豈鄙言哉。如五經六籍、諸子百家之書,及乎釋氏之典,若非撰述,何從而有?且儒書從古迄今,注釋修撰不已,而未及盡,況道妙之言,隱昧乎渺莽者哉!惟此經人天誦詠,祈福禳灾,無不應驗,其諸謗毀,經有明言,命沉六趣,水失人身,深可悲哀,自致斯苦。洞真今所以撰注者,將以驅愚人之黷,塞爾之?根也,是乃引諸經教,及先師之語詳而釋之,又特以麤言而為證者,蓋曉之於中下耳,上士高明不足觀也。傅洞真謹序。
 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卷上

傅洞真註

太者至大之名,上者尊崇之稱,極大窮高謂之太上,玄者微妙也,靈者聖化也,北斗者,按《河圖經旁通圖》云:北斗是九天之精魂,九地之靈魄,九星之妙象,九州之威神,本命者,是本命元辰每歲六度降下人間,校定世人罪福,延生經者,是修真之徑路也。玄元始三炁,玄生於地,元生於人,始生於天,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也。人法之於地,故曰玄,人惟萬物之靈,故曰靈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九,三炁為天地之尊,九炁為萬物之根,北斗處中天,理九炁,九一之道統於玄一。玄生於地而法於人,故曰北斗本命也。人得其生,自分一炁,從炁而生,出於玄一,既自分炁而生,當明其根本,復守玄一以延其生也。

爾時,

爾時者,指當初說經之時也。

太上老君

天地初分,一炁生元始,二炁生元皇,三炁生老君,老君居下而為化主也。在天為萬天之主,降世為百王之師,在星曰天皇大帝,在教曰太上老君。作太清宮中大聖老君者,非。

以永壽元年正月七日,

永壽乃漢桓帝年號,歲次乙未正月初七日也。

在太清境上太極宮中,

太清境者,即老君所都之地也,其宮名曰三皇洞神太清太極宮。《開天經》云:圓蓋之頂,無上大羅之天,三清之境也。玉清聖境十二聖天,玉清之下上清真境十二真天,上清之下太清仙境十二仙天,太清之下四種民天,民天之下無色界四天,無色界之下色界十八天,色界之下欲界六天,欲界之下,中通太虛,下為人界。三清三境三十六天下生三界萬物,流形八方,以下各生五萬五千五百五十五億無極世界,此地等天八方,皆三千大千世界,皆稟三清三元。上下三十六天,每四方九州列地,上應天機三十六門,所以三才通炁,天人相感,同稟道生也。太清之境,在玉清上清之下,在三界萬天之上矣。一本作太清宮中者,非。

觀見眾生,

太上常在宮中四盻天下,慈憫眾生。

億劫漂沉,周迴生死,

人生不悟,漂沉苦趣,生死輪迴,雖經億劫無有了期。

或居人道,生在中華,或生夷狄之中,或生蠻戎之內,

人道者,六道中之一道也,中國四夷八荒內外,並有三業五累者,皆屬於人道。一本作夷域者,非。

或富或貴,或賤或貧,暫假因緣,墮於地獄。

為善為惡,造福造罪,人心不同,報緣各異,陰司紀錄,無有差殊。

為無定故,

定一之法,性相之根本,登真之門戶也。太古之人,不假修習,而心常定者,蓋淳白不分,大樸不散故也。後世人心僥薄,機倖肄起,淳樸散壞,而罪根漸長,心無所生,則與道隔越矣。太上老君是以西渡罽賓,立般若門,敷演心法,廣論經教,以接羣悟。奈何末世之人,目貴華色,口貪珍味,鼻欣蘭麝,身欲肥輕,意不能止,昏我性根,徒多口誦,心不能持。夫上古之人,甘其食,任其服,樂其俗,而高下不相慕,至於老死不相往來,各無彼此之好,不假修習,道自成矣。今習定之士,皆云不可殢像執相,若有分毫罣礙,便是錯了。是則是矣,不知從何處下手。道書有《內觀經》、《定觀經》、《清净經》、《消灾經》、《坐忘論》,此諸經論最為明語,人猶摸索不定,何況其他散漫之言,焉能取用哉?唯此《北斗延生真經》為性相之根本,大定之便門也。若能依經守用,便見定源,到無想無結無愛處時,即知此經功德不可思議也。

罪業牽纏,魂繫陰司,受苦滿足,人道將違,生居畜獸之中,或生禽蟲之屬,轉乖人道,難復人身。如此沉淪,不自知覺,為先世迷真之故,受此輪迴。

罪業者,十罪,皆從三業而起,身業三:殺生、偷盜、婬慾罪,口業四:妄語、綺言、兩舌、惡駡罪,意業三:貪愛、嗔恚、愚癡罪。牽者牽連也,纏者纏縛也,言人不能諦性相之根本,悟登真之門戶,漂浪愛河,流吹慾海,為諸罪業牽連纏縛,不得解脫。是致陰司繫留,陽魂受諸苦惱,直待滿足之日,將此違背人道不得降生,以致墮落獸畜禽蟲之中,轉見乖戾,不得人道,難復生為人身,如此沉淪埋沒,不自知省覺悟,皆為前生昏迷真性之故,所以受此輪迴果報也。

乃以哀憫之心,分身教化,化身下降。

老君哀憫眾生,化身下降,演說經教,開悟羣迷。《太玄經》曰:九天帝君各排仙仗,諸太清宮中,迎請老君,各赴一天講演中黃九道,儼然端拱於太極之殿,萬億化身,隨方設教,應機立號,普濟天人,所以朝朝降蹟,代為帝師也。

至於蜀都,地神湧出,

西蜀,其地在成都府。《開天經》曰:無極世界之下又為一界,列九壘三十六土皇君,九壘之下,風澤之炁似風非風,似水非水,識苦性昏,不可分別,擎持地輪,全不傾倒,風澤之上,九壘之中,地神所以居處,天尊地卑,太上下降,地神出而捧足,於禮固宜矣。

扶一玉局,而作高座。於是老君陞玉局坐#1,授與天師真人《北斗本命經訣》。

天師姓張氏,沛豐邑人,留侯子房八世孫也。漢傳本名陵,後入道,添道字,道書皆曰:道陵字漢輔,今避道陵諱,以真人字代之。天師與老君同遊成都,至太昊玉女修大丹之所,感地神湧一玉局座,高丈餘,老君陞於玉局,天師稽首座下。此時老君為說北斗延生削死之法,授與天師。其地在成都府南門之左一里餘,今有玉局觀并局牀腳四石存焉,天師布治,列屬第二十三治矣。此乃經也,訣者法也,別有玄靈經訣,用法以行此經之事。

廣宣要法,普濟眾生。

太上慈悲廣大,宣明祕要經法,普行濟度眾生,不間賢愚,使人能解悟修行,可見正真之道。

是時,老君告天師曰:人身難得,

《生神章經》云:人之受生於胞胎之中,三元養育,元炁結形,故九月神布,炁滿能聲,聲尚神具,九天稱慶,太一執符,帝君品命,主錄勒籍,司命定筭,五帝監生,聖母衛房,天神地衹三界備守,九天司馬在庭,東向讀九天生神寶章九過,男則萬神唱恭,女則萬神唱奉,男則司命敬諾,女則司命敬順,於是而生。九大司馬不下命章,萬神不唱恭諾,終不生也。夫人得還生於人道,濯形太陽,驚天駭地,貴亦難勝,天真地神三界齊臨,亦不輕也,當生之時,亦不為陋也,如此人身實難得矣。先賢有喻曰:布芥子於崑崙之頂,持針於下以承之,相遇之者方得人身,墮落之者應當無數,如是可謂難得矣。

中土難生,

中土乃中華福地,人天最貴之國,福緣淺薄,中土難生也。

假使得生,正法難遇,多迷真道,多入邪宗,

尹真人云;正人說邪法,邪法悉歸正;邪人說正法,正法亦歸邪。法無邪正,道無二端,人有邪心,互生雜亂,不能自明,正法難遇也。

多種罪根,多肆巧詐,多恣淫殺,多好羣情,多縱貪嗔,多沉地獄,多失人身。

六根不能清凈,諸罪自此而生。巧詐乃綺言兩舌妄語,人多放肆而不務檢束。淫殺乃淫欲殺生,人多恣為而不知節戒,情竇眾多,人皆好之而不能窒塞,貪愛嗔恚,人多縱之而不能收斂,身謝之後,沉淪於地獄之中,受諸苦惱,而不得為人身矣。

如此等緣,眾生不悟,不知正道,迷惑者多。

如是前項等緣,眾生不能覺悟正道,所以迷惑者甚多也。

我今哀見此等眾生,故垂教法,為說良緣,令使知道,知身性命,皆憑道生,了悟此因,長生人道,種子不絕,世世為人。

老君哀見眾生,故說經訣良緣,令使悟道。《內觀經》曰:自一稟形謂之性,從道受生謂之命,人之性命皆從道而生,知其道而行之者,如春耕種,秋必收成,復有來春,春復下種,復得再生,生生之生,皆由此道也。

不生無道之鄉,

有道之君,撫民如赤子,無道之君,視民如草芥,如夏桀商紂之君,秦皇隋煬之時,晉魏之代,亂世相繼,此時為人,豈為幸哉!生居有道之邦,其惟大善乎!

不斷人之根本。

既悟此道,則世世為人,根本不斷矣。

更能心修正道,漸入仙宗,永離輪迴,超昇成道。

道在於心,守而不失,當漸次有成也。人之修學,皆從其漸易,所以有漸卦,如老子曰:合抱之木,發於微末,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但患知道而不行,行者無不及也,能修正道,進之以漸,可離輪迴,可成道矣。

我故示汝妙法,令度天民,歸真知命。

老君授天師玄妙之經訣,令覺悟下士,歸其真道,知其元命。

可以本命之日,修齋設醮,啟祝北斗、

人之元命謂之小攢會,身中之神皆聚集於元宮,校定罪福,每六甲一周,故經中云:每歲六度降在人間,是日宜修齊醮,啟告斗星,懺罪消灾,延生析福。

三官、

上元賜福天官,中元赦罪地官,下元解厄水官也。七元所統以隸三元,又三命之所歸也。

五帝、

青帝屬木,赤帝屬火,白帝屬金,黑帝屬水,黃帝屬土,人稟五行受形,五帝無所不關也。

九府、

上元三官九府,中元三官九府,下元三官九府,合九官二十七府。上元三十六曹,中元下元各四十二曹,計一百二十曹。總統天上天下人物、靈仙鬼神、羣類萬物,悉皆關會斗官,以通內外之職,毫分不差。

四司,

天曹四司者,司命、司錄、司非、司危也,地府四司者,司命、司錄、司功、同殺也。

薦福消灾,奏章懇願,

凡所懇之願,具以章詞表狀,以盡其情。事宜實告,辭不以文,可以消除灾厄,薦請福祥。

虔誠獻禮,種種香花,時新五果,

四時新成之果,謂之薦新。五者,桃李棗栗杏是也,當虔誠薦獻其禮。

隨世威儀,

世之威儀,進退俯仰、趨伏壇陛、讚拜朝會、慶讚之禮也,獻花酌水、棗湯細茶、世之儀也,高下之所宜,陳之而不等,上以論王公大人,次以論大富長者,次以論中庸之家,下以論貧窮之屬,各量己之受用,陳以薦誠而已。且高下有別,如親朋慶會,各以威儀相攝。當是時也,貴之與富,水陸畢陳,中庸之家,亦須粗辦,以人命人,猶尚如此,將命天真,可輕率乎?初非奢論,存乎威儀者也。至于金錢雲馬,亦世上之儀也,天師曰:太古無錢,中世始用,燒錢化馬,亦隨世用矣。天地始判,已有天錢之星,用司其事,時更代變,星辰應機,與道合同,陰陽通義也,若用河圖古法醮斗,則別有威儀,與世像不同矣。

清净壇宇,法天像地。

清净宅含,以圓法天,以方像地,謂立壇之式,內圓而外方也。

或於觀宇,或在家庭,隨力建功,請行法事,

觀宇家庭皆可醮祭,隨其事力,以建功德,無力者,惟存一心,有力而慳,又非隨力也。

功德深重,不可具陳。

所修功德,實為深重,不可聲述。

念此大聖北斗七元真君名號,當得罪業消除,灾衰洗蕩,福壽資命,善果臻身。凡有急難,可以焚香誦經,剋期安泰。

至心稱念北斗聖號,當得罪業隨消,灾衰洗滌,福壽助命,善果及身,凡人急難之處,焚香誦念,剋時而應,即獲安寧也。

於是說大聖北斗解厄應驗曰:

修持經訣之人,可解諸厄,應驗如此,所宜禳謝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三灾厄。

三灾,星也,臨年最為重灾。告斗法,有置三灾星於斗口之前供養者,良由此星操惡於諸厄之首也。其例寅午戌生人至申酉戌年值,此人皇星,天禍星、地灾星,為之三灾;申子辰生人至寅卯辰年值,此天蟲星,天刑星、天孛星,為之三灾;巳酉丑生人至亥子丑年值,此地敗星、地亡星、地刑星,為之三灾;亥卯未生人至巳午未年值,此黑惡星、陰謀星、白殺星、為之三灾。凡人遇會臨命之時,三年之內叉有灾厄,預宜解之則獲福也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四煞厄。

年煞、月煞、日煞、時煞,謂之四煞。遇於寅申、巳亥、辰戌、丑未、子午、卯酉之年月,與人之四柱沖對而全者,皆謂之四煞,若犯之又重灾,預宜禳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五行厄。

金剋木,木剋土,土剋水,水剋火,火剋金者也,人之五行不順,而互有剋制,則將有其灾,預宜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六害厄。

子見未,未見子,丑見午,午見丑,寅見巳,巳見寅,辰見卯,卯見辰,申見亥,亥見申,酉見戌,戌見酉,互換相遇謂之六害。命書云:六害重逢,多見憂而少樂,當禳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七傷厄。

劫煞、灾煞、天煞、地煞、歲煞、月煞、亡神,謂之七傷,上配七星之精,人若逢之,豈無灾禍,速宜告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八難厄。

人之本命,分為三元,以干為天元,以支為地元,以納音為人元,以三元配五位也。此八事順則為福,逆則為禍,如歲月命分,遇之必凶,事凑來急,宜禳謝以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九星厄。

一羅睺,二土宿,三水星,四金星,五太陽,六火星,七計都,八太陰,九木星,其九星配合,亦當屬斗宮所管,行年遇之,論強弱宮分或凶或吉,如遇為凶,亦當設告斗宮而禳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夫妻厄。

人之匹配陰陽之道,當須勘合而後成之,此古聖之法也,其間鄙俗或傳有天婚者,更不勘合,致使陰陽不利,其禍非一。至如孤辰寡宿,陰煞陽煞,前五後五,煞陽煞陰,煞夫煞妻,絕房孤鸞等神,皆有明例,如犯之重者,至三妻九妻,三夫五夫,或至終身空室者多矣,適有會遇,亦可禳謝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男女厄。

北厄所致多端,亦由夫妻年命,或祖先墳墓所招,或損陰德,種植不生,如年命墳墓之灾,可以解謝而求之,若有失陰德,急宜謝罪斗官,立功植德以種其嗣,非此則不能也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產生厄。

凡婦人命犯三刑,金煞流血血屍之神可以解之,若抱妬懷寃,急宜告謝斗宮,日新其德,以免厄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復連厄。

傳尸之病,又曰尸注,流注而不絕,至於滅門,又謂之塚訟徵呼,速宜修善,依法解除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疫癘厄。

瘟黃時炁也,人之不養靈根,恣食辛厭,不義不仁,六屬不和,香火不修,神衹不佑,致使家遭瘟疫,身染毒炁,大小疾病,人口死亡,或其罪大,至於絕門,此厄謂之天行者,令出天府也,傳染一二,則急宜禳告以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疾病厄。

法謂積疾新痾,皆當消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精邪厄。

經云:妖邪剋害,以法解除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虎狼厄。

術云:以子生人遇卯、丑生人遇辰,順行以定之,命犯勿入山林,恐有虎狼之禍也。又以子生人遇申,丑生人遇酉,亦順行以定之,名虎狼殺也。及其七煞金煞,亦有破體之灾,固當解也,或欲入山,先當用法以禳之,又自此厄至地網厄,通謂之八難厄也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蟲蛇厄。

《抱朴子》云:中州地氣清和,無有毒蟲,南方地氣不正,氣多迅烈,多生毒蟲,子將出入山林,當預防以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劫賊厄。

水陸往來,預宜告解,以防不虞也。夫劫盜相逢,侵害財物者,是前生今世偷盜國王財物,所以為報也,此時恐性命不存,急宜投告北斗,稱其名號,應時免難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枷棒厄。

《天律》云:久淹囹圄有枷棒之灾,情負屈抑不能理雪者,牒本屬城隍,委推勘官吏,令心神通曉,速為子决,時師行之,皆有明效,況祈禳於斗官者乎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橫死厄。

此例千條,難以具悉,但不得其死者,皆謂之橫死也。疑有此,預須告解,必獲感應,若故犯陰陽之法,其可解乎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咒誓厄。

此厄亦非一條,《天律》曰:諸非品官鬼神,不得受人咒咀,蓋非得道大神,無智慧之性,但信誣咒人,辯是非妄,便執人魂魄,令人顛狂迷亂,或陰陰不語,或久伏於枕席者,皆由此也,可以告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天羅厄。

以戌亥為天羅人命運炁二限,遇之恐有天獄之灾,宜預以解之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地網厄。

以辰巳為地網人命運炁二限,遇之恐有郡縣牢獄刑禁之灾,預宜解謝之。又人三命四柱遇歲君為合者,謂之晦氣,亦主羅網之灾也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刀兵厄。

刀兵之厄,厥有劫數,若能志心皈奉斗真,自然過度劫難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水火厄#2。

洪水泛溢,劫火洞然,最為慘酷,斗真護之,則在劫不在數矣。

於是七元君,大聖善通靈,濟度諸厄難,超出苦眾生。若有急告者,持誦保安平,盡憑生百福,咸契於五行,

五行者,指人之身,肺屬金,肝屬木,腎屬水,心屬火,脾屬土,北斗星君通此玄靈,濟諸厄難,超苦眾生,若人急告持誦,生百福,合五行,則五臟安寧也。

三魂得安健,

太玄育魂生炁,內康也。

邪魅不能停#3,

七魄返真,三尸遁跡,水守玄靈,而邪不干正矣。

五方降真炁,萬福自來并,

《中黃經》云:肝主東方,其色青,肺主西方,其色白,心主南方,其色赤,脾主中央,其色黃,腎主北方,其色黑。今五神混合,五臟安寧,胎息命根,真炁自降,五炁將以朝元,玄靈將有所化,則萬福自來合并矣。《中黃》又曰:羽衣彩霞何所有,皆由五臟生靈翼。此之謂也。

長生超八難,皆由奉七星。

八難者,上尸曰天徒,中尸曰地徒,下尸曰水徒,三徒者,三界之徒役也。又色累曰苦心門,愛累曰苦神門,貪累曰苦形門,華競曰苦精門,身累曰苦魂門,此三尸、五累總曰八難。造業而死者,累其五苦,責役三徒。若有虔奉斗星,道備之人,則超度八難,而上昇九天矣。九天者,非三清之九天,奉北斗而行玄靈經訣,而昇斗中之九天也。斗中九天者,貪狼居靈華天,巨門居神華夫,祿存居玄黃天,文曲居華黃天,廉貞居元皇天,武曲居中黃天,破軍居真皇天,輔星居太常天,弼星居變靈天也。

生生身自在,世世保神清,

人之身所以得其自在者,無拘執之謂也。拘執之者,貪著故也,去執忘貪,則生生身得自在矣。人之心神所以得其清净者,無穢濁之謂也,穢濁者,繞亂故也,澄而靜之,世世心神清矣,身自在而心神清,則道自然得矣。

善似光中影,應如谷裏聲,

如鑑照形,妍醜自別,似聲應響,善惡無差,譬之於道者,虛心為谷,明心為鏡,心虛則道降,道降則心通,通則明矣。雖然有見,見而不可取,雖然有聽,聽而不可聚,所謂視之不見,聽之不聞,收視返聽於至寂之中,證虛無之道,雖云證道,實無所證,守虛至極,真人降矣,聖道達矣。

三元神共護,萬聖眼同明,無灾亦無障,永保道心寧。

三界十方千真萬聖,一體同觀護持,受經之士無灾厄,無魔障,道心長保其寧固矣。

 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卷上竟

#1『玉局坐』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》作『玉局座』,是。
#2以上,『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刀兵厄……能解水火厄』, 與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》同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》作『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地獄厄…能解一切厄』。
#3此句,與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》本同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》作『邪魅永消停』。

 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卷中

傅洞真註

老君曰:北辰垂象,而眾星拱之,

北辰者,北帝也,斗中帝星為之星主,端拱儀像。《論語》云:如北辰居其所,而眾星拱之。一本作北辰在上者,非。

為造化之樞機,

斗極位處帝居,推運四序,總生成之化,正、二、三月,杓建寅、卯、辰之位,以生化萬物,四、五、六月,杓建巳、午、未之位,以長養萬物,七、八、九月,杓建申、酉、戌之位,以成熟萬物,十、十一、十二月,杓建亥、子、丑之位,以收藏萬物。斗杓不運,則四時不節,五行不應,則寒暑失度,陰陽不調,則萬物不成,所以為造化之樞機也。

作人神之主宰,宣威三界,統御萬靈。

斗為人神之主,宣布威令,統御萬靈於三界之內。一本作宣威科戒者,非。

判人間善惡之期,

世人有專行善事而多灾禍者,蓋善功未足也,善功既足,則大福至矣;有專行惡事而享福者,蓋其惡未滿也,其惡既盈,則大禍至矣。善惡之事所以各立期限者,太上有好生之德也,為善者俟其大善具足,為惡者俟其改悔善惡之期,斯可明矣。若始務為善,以魔難而後起悔心者,則善功日削,惡簿添名;若始為小惡而不見禍,習以為常者,則罪惡漸增,善簿除名,是以小惡不可不戒,小善不可不為也。過勿憚改,改之在急,改悔之心,宜在限內,設若過期,死將及矣,萬劫千生,雖悔何追。

司陰府是非之目。

司者掌也,掌陰府是非之項目,明是辯非,智之端也,君子臨民猶悉斯事,况高真聖哲乎。作勾陰府者,非。

五行共稟,七政同科,

歲星屬木,角、斗、奎、井四宿同科,熒惑屬火,尾、室、觜、翼四宿同科,太白屬金,亢、牛、婁、鬼四宿同科,辰星屬水,箕、壁、參、軫四宿同科,鎮星屬土,氏#1、女、胃、柳四宿同科,內房、昴、易、星四宿,謂之日宿,乃太陽之舍,配之屬火,心、危、畢、張四宿,謂之月宿,乃太陰之舍,配之屬水。四七之星并五行二曜,謂之七政,皆與北斗同其科目也。惟斗極總炁中天,斡旋運度,臨制四方,以建四序,均五行,而正天經也。以貪狼主天,巨門主地,祿存主火,文曲主水,康貞主土,武曲主木,破軍主金;又貪狼屬水,巨門左輔屬土,祿存、文曲、廉貞屬木,武曲、破軍屬金,弼星屬火。科曰:九辰為梵炁之宗,七政乃元綱之主,蓋言此也。

有迴死注生之功,有消灾度厄之力。

斗星所主,延生度厄,保命益筭,消灾散禍扶衰,是故有迴死注生消灾度厄之功力也。

上至帝王,下及庶人,尊卑雖則殊途,命分俱無差別。

《旁通圖》云:漢明帝於終南山遇北斗七真而問曰:朕還屬上真管否?七真曰:子雖為人主,命與庶人一同,帝乃再拜而求長生,遂得玄靈之訣,所謂尊卑雖殊,而命分無別之說明矣。

凡夫在世,近謬#2者多,不知身屬北斗,命由天府,有灾有患,不知解謝之門,析福祈生,莫曉歸依#3之路。

夫人處世網之間,未能存真鍊炁,養道修真,未免灾息臨身,雖然學道,而道淺之人,亦不免其灾患。故《靈寶經》曰:末學之夫亦有疾傷。在道者猶且不免,況凡俗之人,以名利役其身心,以酒色搖其精髓,朝暮慪#4馳,不能少息,厄會之時,灾患必至矣。灾患既至,不知解謝之門,惟專務巫祝,禱祭邪神,而巫祝小人,妄說禍祟,疾病危急,惟命是聽,乃烹宰大牢三牲以為祈禱,或偶得自瘥,便為受神之恩,殆其死亡,則謂鬼不見赦,費耗穀帛,竭其錙囊,貪著邪師,心猶未足,幸而得活,遂復饑寒凍餓而死,或劫剽穿窬,私濫喪身,陷醜惡之刑,皆由此也。凡諸此者,是不知解謝之門也,知其門者,則始於藥石,藥石未瘉,次禱祖先,祖先未應,次求符法,符法未驗,必然獲罪於上天,必命灾於星數,當求醮祭,自認所屬本命星君,解禳灾數,思愆省罪,祈告斗宮,則可以消灾解厄,延生益筭矣。若進不以良醫藥石治病為功,退不以祀祖先請法醮告祈禳為意者,是莫曉歸依之路,則灾將重矣,病將危矣,死將至矣,可不痛哉!此皆《抱朴子》明言,非敢妄釋。

致使魂神被繫,

酆都山有豁落北斗七元大將軍鬼宮北斗君,以分天曹地府之職,凡生人七年一度,追攝生魂赴北斗陰司,考量其罪福。如七年之內,有善功者,必增延祿壽,名奏天曹,七年之內,如造惡事者,小過减其算數,大罪即使死亡,或罪中涉福,福中涉罪,或罪大福薄,而生數未終,考校未定,則因追呼之次,魂繫陰司,身卧疾病,見受其苦,受苦滿時,將與人道相違,死入陰司,沉淪惡趣,人身永革矣。追魂之法,子生人起一歲,丑、亥生人起二歲,寅、戌生人起三歲,卯、酉生人起四歲,辰、申生人起五歲,巳、未生人起六歲,午生人起七歲。如子生人起一歲者,至八歲當追魂也,又至十五歲,復至二十二歲也,以七歲為期耳。如起二歲,九歲復一追,十六歲為二追,二十三歲為三追,餘倣此,追魂皆赴本命所屬官曹也。人至追魂之年,多有灾患矣。惟積善之人,或有免追者,亦二限三限叉須一追,須用生魂考其功過,為之考炁,三官九府五帝四司同理此事,每遇節歲,皆悉攷定,攷量未正,須復再攷,攷正方定,毫分不差也。追魂之年,則當行道誦經,用消攷炁也。又犯咒誓之厄,或魂神被繫於社廟靈祠,或邪師咒厭亦是矣。

禍患來纏,或重病不痊,或邪妖剋害,連年困篤,累歲迍邅,

禍患者,枷棒厄也,重病者,疾病厄也,邪妖者,精邪厄也,困篤迍邅者,六害厄也。

塚訟徵呼,先亡復連,

塚者,先亡墳墓,徵呼者,因陰司考謫,乃追及生人,復連者,先亡傳尸連累生人。夫塚訟之事非一,而有多端,令人千灾百禍,子孫絕滅,所為不成,皆塚訟之由也,大小塚訟八十一條,以人命有大墓小墓之會,而塚訟興矣。其大略曰:人之九祖七玄生存之日,過犯即多,亡歿之後,被諸考謫,子孫未興,追贖冥漠,得以怨嗟,既處陰司,無由予決,是已天曹勘會謫及幽司,官史謫及生人,每於三元五臘之日,引出責問,勘會子孫姓名,墳墓所在,結罪定名,微呼後裔,以致延滅,非細事也。又陰陽安葬非宜,皆屬北斗九星之位,以定天星地曜,來山去水,取穴深淺,明堂大小,四象高卑,五音向背,皆法斗宮,吉則安寧,凶則為訟,至如葬在水源,殯當神廟,墳塋穿敗,棺槨損傷,塚墓相重,新墳相犯,如此之例,百有餘件,皆為塚訟,以害生人,宜急須投告斗宮,祈求消解。

或上天譴貴,或下鬼訴誣。

人之積罪造業,不知改悔,以致上天降罰,下鬼因得乘間,所謂鬼伺灾衰之隙者是也。一本作所誣者,非。

若有此危厄,如何救解?急須投告北斗,醮謝真君,及轉真經,認本命真君,方獲安泰,以至康榮。

凡人有此灾危,急當投告斗宮,認本命星君,看誦是經,虔誠醮謝,可得安泰,以至康榮也。

更有深妙,不可盡述。

經不盡言祕藏內訣,難以具道深妙。

凡見北斗真形,頂禮恭敬。

道象無形,應化而有,是謂無象之象,無形之形,無狀之狀,非瞻仰之可求,非逢迎之可取。所謂真形者,委炁而立,順炁而生,虛空之體,自然而然也,以光明為主,色象乃分,所以因形取號,以象立名,可名之名,隨用而出,非常之名為名之耳。故真形名號存於我心,道雖無心,情可求也,道雖無情,恍惚有焉,外身而存,真形在矣,所當俛首作禮而生恭敬之心。

北斗第一陽明貪狼太星君,子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靈,諱搖天槌,字貪狼,戴芙蓉之冠,執圭,絳衣紫裙,九色青帔,躡鳳文之履,變形如曠野鬼神,面青,披赤髮向上,左手持白棒,右手按前。又真形戴九晨玉冠,青羽飛裳,執斗。《中玄圖》曰:據斗真人,號玉皇九晨君,居太上宮青城玉樓中,又曰樞宮大聖?星君,又號扶真君露神子,配事于天,所主天元,為天之太尉,主劫會之期,司政糾非,上總九天上真,中監五嶽飛仙,下領後學真人,天地神靈、功過輕重,莫不隸焉。子生人所屬,管太陽真君,室壁奎婁四宿并秦國徐州分野,節侯陽明,春生萬物。《遁甲》曰:天英字于然諸,在仙經隱名,隨法立號也,星圍九百二十里,然燈曰身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延生之符。


北斗第二陰精巨門元星君,丑亥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育嬰,諱激明光,字巨門,戴五色飛雲之冠,紫衣黃裙,七色錦帔,躡虎文之履,變形如美婦人,披纓絡,戴五色花冠,執通明之扇,以青衣女子侍從。又真形戴玄精玉冠,玄羽飛裳,執五色羽節,曰舉斗真人,號玉皇北上晨君,居中元宮五色玉樓中。又曰璇官大聖?星君,又號嬰真君真文子,配事于地,所主地元,為天之上宰,主權祿位,上總天宿,下領萬靈,及學仙之人,真仙之官,莫不隸焉。丑亥生人所屬,管太陰真君,胃昴畢觜四宿及楚國益州分野,節候陰精,秋收萬物,《遁甲》曰:天任字于全,星圍五百五十里,然燈曰命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度厄之符。


北斗第三真人祿存真星君,寅戌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歸并,諱處眾踏,字祿存,戴九色寶冠,黃衣青裙,五色絳帔,躡龍文之履,變形如二十歲美丈夫,花貌披草衣,執筆,多正面而立也。又真形戴飛雲寶冠,青羽飛裳,執斗,《中青籙》曰履斗真人,號玉皇玉仙華晨君,居真元宮黃臺玉樓中。又曰璣宮大聖?星君,又號兆真君衛府子,配事于火,所主日元,為天之司空,主神仙,上總九天高真,中監五嶽靈仙,下領學道之人,真仙之官,莫不隸焉。寅戌生人所屬,管水星真君,參井鬼柳四宿及梁國冀州分野,《遁甲》曰:天柱字子素,星圍七百二十里,然燈曰福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保命之符。


北斗第四玄冥文曲紐星君,卯酉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靈樞,諱搖天,字文曲,戴六色盤龍之冠,白衣絳裙,三色黃披,躡龜文之履,變形如婦人,面黑披髮,執文字,騎五色雲龍,回視廉貞星。又真形戴三華寶冠,丹錦飛裳,執玄靈之節,曰步斗真人,號玉皇玄上飛華晨君,居紐幽宮朱臺玉樓中,又曰權宮大聖?星君,又號盤真君子惠子,配事于木,所主月元,為天之遊擊,主伐逆,上總九天神鬼,中領北帝三宮,下領萬兆,伐逆不臣,誅以兇悖,莫不隸焉。卯酉生人所屬,管火星真君,星張翼軫四宿及吴國荊州分野,《遁甲》曰:天心字子裘,星圍八百里,然燈曰祿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益筭之符。


北斗第五丹元廉貞綱星君,辰申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上開,諱變,字廉貞,戴五色華冠,青衣白裙,四色絳帔,躡雲文之履,變形獨髻,騎白龍,戴七寶冠,從者四人,各執戟從下。又真形戴七寶飛天之冠,白錦飛裳,執青炁籙籍,曰躡紀真人,號玉皇金綱七晨君,居綱神宮素臺玉樓中,又號衡宮大聖?星君,又號蘭真君子衛子,配事于土,所主江元,為天之斗君,主命錄籍,中統鬼神簿目,下領學真兆民命籍,諸天諸地莫不總統。辰申生人所屬,管木星真君,角亢氐房四宿,及趙國兖州分野,節侯丹元,夏以長養萬物,《遁甲》曰:天禽字子公,星圍七百二十里,然燈曰官職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消灾之符。


北斗第六北極武曲紀星君星君,巳未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明靈,諱昌上元,字武曲,戴鳳翔之冠,玄衣錦裙,龍紋虎帔,花文之履,變形象頭人面,仗劍披纓絡。又真形戴飛精華冠,紫錦飛裳,執斗中玉策,曰步罡真人,號玉皇北辰飛華晨君,居紀明宮玄臺玉樓中,又號闓陽宮大聖?星君,又號定真君大車子,配事于水,所主河元,為天之太常,主陛進,上應元天上真,中統五嶽飛仙,下領學者之身,凡功勤得輪轉階級者,悉總之焉。巳未生人所屬,管土星真君,心尾箕斗四宿及燕國揚州分野,節候北極,冬以收藏萬物,《遁甲》曰:天輔字子卿,星圍七百里,然燈曰壽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散禍之符。


 

北斗第七天衝破軍關星君,午生人屬之。

星君姓玄樞,諱開天徒,字破軍,戴七星之冠,丹衣錦裙,虎頭文帔,躡獅子文之履,變形猪頭人面,手持歡喜團,又變形披白素衣,口吐赤氣,光明奪日,立斗之頭。又真形戴九雲冠,九色錦裳,執揮神之策,曰乘龍真人,號玉皇總靈九元北蓋晨君,居關會宮九層玉樓中,又曰瑤光宮大聖?星君,又曰淑真君太賓子,配事于金,所主海元,為天之上帝,主天地之機運,如四時長短,天地否泰,劫會之數,莫不隸焉,午生人所屬,管金星真君、牛女虛危四宿及齊國豫州分野,執天關之柄,推空洞之輪,無時暫息也。《遁甲》曰:天衝字子翹,星圍九百里,然燈曰妻妾星,明暗以驗之,真符曰扶衰之符。


北斗第八洞明外輔星君。

輔星如人間卿相,星君姓精常,諱上開,字正延,戴飛精寶冠,九色鳳衣,執火鈴,變形紫袍腰金幞頭,執笏,又各隨諸國宰輔之服,曰遊行一命真人,號玉皇帝尊元晨君,居帝席宮紫館玉樓中,號左輔星君,乃斗中之外輔,總承眾事,司察天下萬國九州執政大臣罪福功過。《遁甲》曰:天內字天成。然燈曰禳謝眾灾,治病服藥,明吉暗凶。

又第八帝席宮,帝化日月水火斗中高皇左夫人,名太乙不啟珠,字落之,茂華紫錦帔,綉羽飛丹裙,又輔弼二星,一隱一現,現者曰輔,輔在武曲星之外傍也。

北斗第九隱光內弼星君。

弼星如人間卿相,星君姓幽空,諱冥陽暉,字幽寥,戴飛天寶冠,手執帝章,變形徘衣,執圭,出五色之炁,又各隨諸國宰臣之服,曰徘徊三陽真人,號玉皇帝貞元晨君,居上尊宮紫館玉樓中,號右弼星君,乃斗中之內弼,總承眾事,司察天下萬國九州執政大臣罪福功過。《遁甲》曰:天蓬字子禽,然燈曰祈福,應投事務明吉暗凶。○又第九上尊宮帝化金石山河斗中高皇右夫人,名太乙滌,字雲育,玄綠飾帔,翠羽華裙。右九夫人皆頹雲之髻,又隱星曰弼星,弼在巨門星之內傍也。

上台虛精開德星君。
中台六淳司空星君。
下台曲生司祿星君。

上台星君名虛精,面赤色,口吐赤炁,散髮道裝,執碧玉圭,乘黑雲,頂有黃炁。中台星君名六淳,一名六亭,面白色,口吐白炁,徧滿天下,道裝,執白玉圭,乘白雲,頂有白炁。下台星君名曲生,面小,有光芒千百,炁如絲射暗,立青炁中,道服,執青玉圭。三台共有六星,兩兩煌燁,名曰天階,在天曰三台,有位曰三公,在人曰三魂,列泰階以輔帝宸之席。上台二星,上星主帝王,下星主女后。中台二星,上星主諸侯、三公,下星主卿大夫。下台二星,上星主士人,下星主庶人也。三台受虛無三炁明青黃白之正色,乃調和陰陽之主也。《南斗經》云:南斗陶魂,北斗鑄魄,乃陰陽陶鑄之理也。陰陽冶鍊而生我神,神之降胎方能生就,台者胎也,三而重之,九炁斯得,是以金樓玉室,胞胎九重,人稟質於陰陽,而結魂於三台也。魂陽也,動之以生,魄陰也,靜之以鎮,人之動靜,不失陰陽之和者,形固安矣,有所謂三台生我養我護我者,此也。夫北斗宰御水源,南斗宰御火府,二斗者生成之大用也。南斗正陽之火,藏之於坎,北斗真一之水,藏之於離,二炁升降往來相合,而成既濟,萬物亨泰,道之基也。水一數也,以五乘之,即曰南斗六星,火二數也,以五乘之,即曰北斗七星,各去其五而有三,三者生之數也,三台在矣。南北之星一十三座,在人之身為一十三事,太上曰:生之徒十有三。死之徒十有三,是道也,知之行之,所以生也,不知不行,所以死也,死生之柄,陰陽之權也。三台之星六座者,三陰三陽也,此言一十三星,而三台不預者,在其中矣,台星有六,而星君有三者,三炁之分,分而為六,謂之六炁,復合為三,復合為三#5則六炁均調,三才安泰,三復化六,六復化三,天地長久,無有窮極也。

三台真符

 

如是真君名號,不可得聞,凡有見聞,能持念者,皆道心深重,宿有善緣,得聞持誦,其功德力莫可稱量。

三十六天星司命宸京保命大天帝君下傳《北斗本命經》曰:昔元始上帝在玉清黃極宮中,演道之際,有一真人名曰寶上,諸天子中最為第一,出班請問:中天七星,巍巍赫奕,統御羣曜,斡旋炁運,斟酌死生,威靈至重,以何因緣而殊勝第一,起自何劫,始終之化,願詳聞之。上帝曰:大哉汝之問也,在昔龍漢有一國王,其名周御,聖德無邊,時人稟壽八萬四千大劫,王有玉妃明哲慈慧,號曰紫光夫人,於塵劫中已發至願,願生聖子輔佐乾坤,以裨造化,卻被三千劫,於此王世。因上春之日,百花榮茂之時,遊戲後苑,至金蓮花溫玉池邊,蛻服澡盥,忽有所感,生蓮花九苞,應時開發,化生九子。其二長子,是為天皇大帝,紫微大帝,其七幼子,是為七星,或善或惡,化導羣情,於玉池中經于七日七夜,結為光明,飛居中極,去地九千萬里,化為九大寶宮,二長帝君,居紫微垣太虛宮中句陳之位,掌握浮圖,紀綱元化,為眾星之主領也。聖母紫光夫人,尊號北斗九真聖德天后也。如是真君名號,自非寶上啟陳,玉清開演,天皇親降,授與天師,世間無由知見矣。所以見聞而能持誦者,皆道心深重,夙有善緣,更能依經奉行,功德不可思議。

若正信男女,值此真經,智慧性圓,

若有信奉之人遇此真經也,是以先事而知,遇事而燭,此性圓動,如環無端,而不凝滯於物也。

道心開發,

道心者,此心純乎天理,開悟發見,超出乎冥迷之路,參透乎玄妙之門。

出羣迷徑,入希夷門,皈奉真宗,達生榮界。

歸而求之,則可以奉真宗,真者不假他求,宗者即北斗星君也,達而曉此,則可以生榮界,榮者不生不滅,界者人天境界,皆值遇真經之功緣。

於三元、

上元正月十五日,中元七月十五日,下元十月十五日,此三元三官主錄百司,上詣天闕,進呈世人罪福之日,較量淺深,會同斗宮,故當行道轉經。

八節、

四立二至二分之日,八景五帝下降,記人善惡之辰也,節炁推動以應命,方有罪則灾炁必臨,有功則福炁必集,皆當行道誦經也。

本命、

生年之甲子也,六十日復遇一辰也。

生辰、

所生之辰,為身中萬神聚會之日,當行道誦經,以答星辰照臨之恩,父母劬勞之德。

北斗下日,

正月二十五日、二十六日,二月初二日、初七日、二十三日、二十六日,三月二十六日,四月十七日、二十七日,五月初五、十三日、二十日,六月初四、初八日,七月初四、二十四日,八月初三、十一、十九、二十七日,九月初三、十八日,十月初十、二十六日,十一月初一、初九、十七、二十五日,十二月二十日。閏月從前月。已上謂北斗下界遊行之日。又庚申甲子日,每月三七日,亦謂北斗下日也。

嚴置壇場,轉經齋醮,依儀行道,其福無邊,世世生生,不違真性,不入邪見。持經之人,常持誦七元真君所屬尊號,善功圓滿,亦降吉祥。

嚴者敬慎整肅之義,置者立也,壇場者,即齋醮中所建之壇陛也,轉誦經文,依儀範葳事行道,其福力廣大,普及一切,茫茫而無畔岸,生生世世嚮真背偽,不失其真性,所謂修行到此,虛室生白,自然吉祥至止矣。

即說北斗咒曰:

北斗七星之咒,本出天心正法,驅邪治病,無所不用,實斗下靈文之大咒。

北斗九辰,中天大神。

北斗九辰者,七星與尊帝二星也,咒中有九辰名故也,後人改作七星,則不見兩辰矣。註云:在天曰神,在地曰衹,在人曰鬼,惟人處中,修習之者,上可為神仙,下可為靈衹,不能修習者,氣盡而死,名之曰鬼,鬼復化人,惟人者無所不通,無所不化。北斗為中天之尊,無三靈之長,故曰大神也。

上朝金闕,

玉京金闕,虛皇上帝之都也,北斗於三清玉帝為臣,故曰上朝。

下覆崑崙,

崑崙山,天中之嶽也,在八海之內,上當天心,形如偃蓋,上廣下狹,三成而上等天之齊萬度之心,黃赤二道交會其上,三光行焉。東曰崑崙,西曰玄圃,北曰閬風,南曰積石,大巖水泉北戶,山之四面各一萬里,上有瓊華之闕,光碧之臺,瑤池翠水西王母統眾真居焉。山之絕頂,上有金臺五所,玉樓十二,金城九重。地生金根之樹,瓊柯之林,生素華之實,瓊津玉泉,紫雀翠鸞,碧桃紫柰,百寶裝嚴,莫可紀迷。斗極所居之宮,宮各五,有五門,門有四光,爛照九萬里,下統九炁八景,持區各總一天,四炁生育,中為天柱,上通天關,總炁上元三十五分,各為璇璣百大生主,故曰下覆崑崙也。

調理綱紀,

九辰乃皇極之冑,理三五之數,而調大化,化之所出,而有五行五事八政五紀三德,稽疑庶政五福等用,誠合人道而正紀綱,所以堯遵昊天,舜齊七政者矣。

統制乾坤。

範圍天地,包裹乾坤,故曰統制也。

大魁貪狼,巨門祿存。文曲廉貞,武曲破軍。

北斗七星君名也,注見真形也。

高上玉皇,

斗中尊星也,見者壽六百歲,在斗魁內近第一星。

紫微帝君。

斗中帝星也,又號太微帝君,見者壽三百歲,覆斗魁,內近第四星。尊帝二星為萬象之宗師,眾星之攸拱。北斗七真曰:我祖師北極,歷劫以來,勤苦香燈,供養三清,功成德滿,升入紫微,出入有華蓋相隨,星光常七寶燦爛,上徹諸天,下照萬國,每月初三日、二十七日下降,察人善惡也。昔汾陽王郭子儀,曾遇至人得占星之法,云常以每月初三、二十七日靜夜,勿令人知,陰下中庭,瞻視斗中,或見二星,光芒大如車輪者,即尊帝二星也,見之勿語於人,可得長生。子儀以國事未及奉行,而有一女童曰還車姐,入室奉事,於枕中,竊見此語,密而行之,得遂其見,至宋朝猶在內中,今北辰降日乃出於此。

大周天界,細入微塵。

陰陽之炁,大而周天,細而微塵,何所不及也。

何灾不滅,何福不臻。

臻者,至也,集也,凡有灾殃,悉皆消滅,應有福祥,自然駢集,所謂灾障不干,盡憑生百福者是也。

元皇正炁,來合我身。

《服元皇正炁訣》云:青黑黃赤白綠絳碧玄光,從一至於九,服炁飡元黃,日與正炁合,七竅生華芒,九年功行滿,入侍九晨房。法曰:元黃正炁,八卦九宮之正炁,降自九皇,而生萬有也。第一陽明,神人吐青炁之光,第二陰精,神人吐黑炁之光,第三真人,神人吐黃炁之光,第四玄冥,神人吐赤炁之光,第五丹元,神人吐白炁之光,第六北極,神人吐綠炁之光,第七天衝,神人吐絳炁之光,第八輔星,神人吐碧炁之光,第九弼星,神人吐玄炁之光。服炁之法,常以正月四月七月十月四孟之月,上旬九日平旦,又以二月五月八月十一月四仲之月,中旬之十九日日之正中,又以三月六月九月十二月四季之月,下旬二十九日之夜半,一月一日三過行之,平旦日中夜半,各隨孟仲季月用也,一年三十六過,應三百六十度之數,以五為盈炁有餘也。至行道之日時,清嚴入室,燒香精思,臨目閉氣,叩齒九通,存見九宮星府神君端坐威儀,侍衛森然,密咒曰:北斗元辰中天大神至,???????尊帝,急急如律令。但見九炁從星注下,流入口中,隨氣吐納炁而吞之,細細吐故炁,漸漸納新炁,勿令耳聞,九色咽之都畢,叩齒九通,倏然都忘,形神合妙,在坐卧行息動靜之間,皆隨調適,如此依法行之九年,九星神君降授兆訣,長生神仙,上升三天,結友眾真,而與道合真矣。

天罡所指,晝夜常輪。

斗杓在天,運斗杓而不忒,從子至亥,一辰移一位,詩謂終日七襄者是也。註曰:月月常加戌,時時見破軍,欲受正炁,宜朝此方。

俗居小人,

乃奉道第子自卑之稱,如言濁世行尸、凡間穢質耳,舊本俗字蠹蝕其半,止餘下截,後人妄認其形,凑填作恪字,又作格字,近又隨音而訛為隔字。

好道求靈。

人之好其道,奉玄靈之經訣,以求其妙也。

願見尊儀,永保長生。

儀謂形儀,尊帝之真形也,法曰:願臣早見,見即長生。

三台虛精,六淳曲生,生我養我,護我身形。

已上註見前聖號內。

???????尊帝,急急如律令!

已上九星名諱,並註見前聖號內。凡持經之士,至此則當愈加誠敬,注想尊容,叩齒而密誦之也。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卷中竟

 

#1『氏』,當為『氐』之誤。
#2『近謬』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》和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》皆作『迷謬』,是。
#3『歸依』,與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》同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》,作『歸真』。
#4『偃』,當為『驅』字之誤。
#5此『復合為三』四字,疑為衍字。

 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卷下

傅洞真註

 

老君曰:凡人性命五體,悉屬本命星官之所主掌。

性者,天命之謂性,命者,化而不易謂之命,五體者,兩手兩足並頭也,本命星官者,謂六十甲子所屬本命星官也。凡天之所賦,人之所受,皆屬本命星官之所主掌,無有差忒。

本命神將,

神將謂本命年月日時,并胎年月日時所臨之辰,謂之胎生,八位神將,陰陽男女逆順運限神將及祿馬二炁神將,本命從官符史等神也。

本宿星官,

二十八宿星君,本宿星有二等,一曰本命年之宿直星君,假如甲子年,角宿值年,即是角宿天門星君為本宿星官也。又一等禽演以定胎息命星,三位主於三元三限之數,亦曰本宿星官也。

常垂陰祐,主持人命,使保天年。

天年之限,百二十年,世人能奉北斗延生經法之道者,本命神將,本宿星官,常加庇護,主掌人命,可以全其本年。

凡俗無知,終身不悟。

凡胎濁質,自無知識,終身不悟此理。

夫本命真官,每歲六度降在人間,降日為本命限期,

凡遇本命之日,即為期限,六十日一度,一年六度,真官降在人間,又本命限期者,一百二十年通為二限,六十年為一小限,百二十年名曰大限,限盡即死,若違犯禁忌,伐其命年,則限數促,若積陽功,施陰德,依科禁戒,貴天命者,則其限展限既展矣,命其延矣。

有南陵使者三千人,

陽之所化,三炁成神。

北斗真君七千神將,

陰之所化,七炁成神。

本命真官降駕眾真,悉來擁護,可以消灾懺罪,請福延生,隨力章醮,福德增崇。

凡降駕之日,眾真並至衛護,皆可上章設醮,懺罪消灾,延生請福,隨力建功,增崇福德。

其有本命限期將至,自身不知,不設齋醮,不修香火,此為輕生迷本,不貴人身,天司奪禄,减筭除年,多致夭喪。

若人本命限期將至,不能自知,不設齋醮,不持經訣,不朝斗真,是為輕此生,忘其本,自賤其身,天司必致奪禄减筭,遂多夭死,不能全其本年也。

迷悟之者,雖遇經訣,懷不信心,毀謗真文。如此之人,身謝之後,淪沒三塗,漂沉諸趣,永失人身,深可悲哀,自致斯苦。

人之迷誤,縱遇經訣,心懷不信,甚至毀謗,身沒之後,墮於三塗六趣之中,永不得為人身,所謂天作孽,猶可違,自作孽,不可活,天尊慈憫,雖起哀心,執法有司,故多宥貸。若本命之日,能修齋醮,善達天司,一世於本命限期,開轉真經,廣陳供養,使三生常為男子身,富貴聰明,人中殊勝。

若人於此生本命之日,依科禁戒,看誦真經,大建齋醮,則三世之生皆作男身,富貴聰明,人中獨異。

其有生身果薄,雖在人中,貧窮下賤,縱知本命,無力修崇,能酌水獻花,冥心望北極,稽首禮拜,念本命真君名號者,亦不虛過本命限期,皆得延生注福,繫係人身,灾厄蠲除,獲福無量。

若人生在貧窮下賤,雖知本命,無力建功,但能酌水獻花,虔心望北極,稽首禮拜,持念北斗本命星君尊號者,亦不虛度本命之辰也,皆得延生注福,繫係人身,灾厄永消,而獲福無量矣。

天師歡喜,踴躍作禮,讚歎難可得遇無上法橋。

天師受得經法,歡喜讚歎,以法橋為喻者,謂法橋之度,無有窮已,實為難可得遇也。

老君重告天師曰:世人罪福善惡,皆屬天司,懺罪消灾,莫越修奉。

世人罪福善惡,皆斗神所掌,若欲懺滌罪愆,消禳厄難,無過修齋設醮,依經修奉也。

遇本命生辰,告身中元辰、

元辰凡有二等,一者以北斗七元建生為本命星君,即有左右輔弼為元辰也。又陽男陰女衝前一位,謂之元辰,陰男陽女衝後一位,謂之元辰,假如子生男命,貪狼為本命星君,即左輔為元辰星君,子生女命,貪狼為本命星君,即右弼為元辰星君也。如丑亥生男命,以巨門為本命星君,即右弼為元辰星君,女命即左輔為元辰星君也。餘皆倣此。二者以六十甲子為本命星官,玄靈法中,稱曰本命大將軍也,假如甲子生男命,以辛未為元辰星官,女命以己巳為元辰星官,乙丑男命以壬午為元辰星官,女命以甲申為元辰星官也。餘皆倣此。更於五子元中遁取真偽也,凡遇此日,此即為元辰下降之日,亦宜净身齋戒,行道誦經。元辰最不可犯,若生遇元辰在命,一世未免其凶殃,此雖天命預定,亦可於元辰下降之日懺謝之,變灾作福。本命星君星官神將符吏,君臣之位,尊卑有別,人皆不知也。

驛馬,

五福驛馬神君,本命之吉神也,申子辰人在寅位,巳酉丑人在亥位,寅午戌人在申位,亥卯未人在巳位,以本旬所生為正位也。

削落三灾九厄,此註見前文保見今眷屬安寧。

《中戒經》云:生民熒熒,各戴一星,人人各有本命星辰,自有灾福,然大槩必隨主炁之者,一國以帝君相輔為主炁,一門以家長為主炁也。主炁有道者,能回易天經,轉灾為福,我命在我不在於天,是道也,能包括天地,把握陰陽,所以大數不能拘,陰陽不能寇也。若未能行道施功,必不能逃於命分矣。年月厄會之時,當期息難,若或輕生迷本,不貴人身,恣其三業,縱期六根,造業積衍,灾來必重,至於延累親族,合門受禍,不爲小矣。何謂也?以六親眷屬皆起於本命之元者也。且如生為我者母,養我者為父,同類者為兄弟,我剋者爲妻財,我生者為子孫,皆起我命之元也。又加以本命加生月數,至生時為命官,男女逆順以次分行之,一十二位,一曰命宮,二曰財帛宮,三曰兄弟宮,四約田宅宮,五曰子孫宮,六曰奴僕宮,七曰妻妾宮,八曰嫉厄宮,九曰遷移宮,十曰官禄宮,十一曰福德宮,十二曰相貌宮。以三元四住五行支干加而臨之,行來歲位,運限所及,遇灾即灾,遇福即福,所以當先祝我本命元辰驛馬也。元辰者,我之心也,夫人之元辰,外寄於目,內藏於心,目測外觀於萬物,心則內馳於萬機,心目所馳,神亦奔競,故謂之元辰驛馬者,馳事而不患者也。人能收心復照,存玄靈於己,則卻走馬以糞,內養形神,胎息自固,然後三尸去體,九蟲消亡,三灾九厄何從而至,在時受命,百神和暢,所謂眷屬安寧是也。

凡有上士於本命生辰持此真文者,外伏魔精,內安真性,

修真之人名曰上士,於本命生日持誦是經,則外可以降伏魔精,內可以安神養性,自然得道成真矣。

功霑水陸,

道成之人,功被含靈,飛走沉濳,咸受其澤。

善及存亡,

自身得道,眷屬安寧,九祖七玄,均蒙其惠。

悔過虔恭,漸登妙果。重立玄功,證虛無道,乃得聖智圓通,隱顥#1莫測,出有入無,逍遥雲際,昇入金門,與聖合真,身超三界,永不輪轉,壽量無窮,快樂自在。

人能虔恭悔過,妙果玄功,可登可立,道也者,生化之無窮,流轉之不息。人之生也,從虛無而有,所以神化為炁,炁化為精,是有形也,用之之道,智者不施於外,而施於自己,則精復化為炁,炁復化為神,鍊神合道,復證虛無之妙也。夫神化無方,謂之聖事,無不知謂之智周萬物,而不知微妙玄通,深不可識,是故隱顯莫測,出有入無,逍遥雲際,昇入金門,形神具妙,與道合真,同歸三清之大化,無復輪轉,壽量何窮,逍遥無為,元命畢矣。

凡有男女於本命生辰及諸齋日,清净身心,焚香持此真文;自認北極本命所屬星君,隨心禱祝,善無不應,灾罪消除,致感萬聖千真,俱來衛護。

正一真人漢天師語弟子趙昇曰:夫人身有三魂,一魂主命,一魂主財禄,一魂主灾衰,又曰一魂居直本屬宿官,一魂居地府,一魂居形內,七魄常居內而不散也,所謂魂屬陽,動以生也,魄屬陰,静鎮形也。若本命之日,魂神降體,就尸合同,瞻視形容,衰敗壯健,若三魂循環歸降不絕,則生人安穩,灾病不生矣。若於其日清净身心,不酒不色,著新潔衣裳,焚香習善,更於其日眠睡少時,即魂與魄合,陰與陽并,道炁內隆,命根堅固。若於其日嗜酒及色,昏亂形體,則魂當歸時,去身三步之遠,取合不能,穢惡冲射,魂復而往,若三度昏亂,魂不合魄者,則陽衰而陰旺,魄靈得其便矣。夫魄者,陰之化也,常欲得魂不歸身,不歸則魄靈與陰鬼交通,陰與陰合,則五鬼旺矣,致使遊魂眾惡,令人就睡不醒,五體迷亂,灾病俱生,將至於死。凡魂歸而不能合體之時,魂悲而泣,魄靈踴躍,而舞笑而歌曰:歸無我合,歸無我舍,所以五鬼侵室,而三尸狂蕩矣。三一不守,真宅虛空。《中黃經》曰:可惜玄官十二樓,那知反作三尸宅。豈不哀哉!夫本命之日,一年六辰,三魂六度歸身制禦陰魄,令邪道不侵,百神交會,魂安魄正,萬炁長存,不經苦惱,身有光明,永保長生,飛仙可蹈,更能於本命始生之日,諸神下降,齋戒之辰,清净身心,焚香誦經,認北斗本命所屬星君,隨心虔禱,善念感應,灾罪消除,萬聖千真,俱來衛護,則仙道速成矣。

此經所在之處,千真敬禮,萬聖護持,魔鬼濳消,精靈伏匿,世有灾殃,悉皆消滅。

持經在心,身中真聖敬重護持,則魔無干犯,鬼無妖精,世人之灾殃,皆自消滅。

是名《北斗本命延生經訣》,乃修真之徑路。

此經要做自己工夫,名本命延生之經訣,是修真之道路也。

得道逍遙,皆因此經,證聖成真,皆因此經,出離生死,皆因此經,保護男女,皆因此經。保命延年,皆得自在,永為身寶,福壽可稱,保而敬之,非人勿示。

此是經訣自己工夫處,小則保命延年,增添福壽,大則出離生死,得道逍遥,證聖成真,長為身寶,保之敬之,勿示非人。

老君說經將畢,龍鶴天仙來迎,還於玉京。是時天師受得妙法,而作是言,誓願流行,以傳善士,若有男女受持讀誦,我當與十戒仙官所在擁護。於是再拜老君,而說贊曰:

老君說經既竟,將還玉京,天師拜謝而說贊語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

家者,非家舍之家,乃吾身之家也。人之五臟,以心為主,心乃神之合也,家中有神,謂之家有,夫心之象,內虛而中藏於水,水者天一之炁,北斗之精也,所以人心,上有七孔,以應七星,下有二孔,以應輔弼,及有三毫,以法三台,人之運心於外,則神遊而逝,定心於內,則神安以和,至於得道飛昇,亦存乎心也。所以言家有《北斗經》者,心能修持經法,而無他動,夫天心不動,斡運自然,自然之道豈不大哉。又人之生也,北斗降熙於心中,夫心者神明之府,行藏善惡之事,欲萌其心,斗悉知之,人之妄心可不息乎!

本命降真靈。

本命真靈既降,可以保命延生矣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宅舍得安寧。

心者神之所舍,形者氣之所宅,人能修持經法,心形自然安寧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父母保長生。

父謂玄父,母謂玄母,神炁之所生也,心能修持經法,玄父玄母自保長生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諸厭化為塵。

胎穢蕩除,血尸消滅,人能修持經法,身心自然清净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萬邪自歸正。

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,情之邪也,風寒暑濕饑飽勞逸八者,氣之邪也,心能修持經法,情邪悉去,而道炁長存,自然歸于正真矣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營業得稱情。

真炁灌鍊,生生不窮,心能修持經法,自有生生不窮之妙,道德得以稱情矣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闔門自康健。

百關骨節,浹洽真元,陽丹九戶,閉塞死氣,此是心能修持經法,百關自然康健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子孫保榮盛。

子孫皆起於本命之元,且如生我者為母,養我者為父,同類者為兄弟,我剋者為妻,妻生他者為子孫,皆起我命之元也,心能修持經法,子孫自保榮盛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五路自通達。

心能修持經法,五臟經絡真炁,自然流通暢達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眾惡永消滅。

眾惡者韋魔也,修真之士,當先屏退羣魔,心能修持經法,則魔障不干,眾惡消滅矣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六畜保興生。

三陰三陽,化育於六脉中,化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勾陳滕蛇#2之用,心能修持經法,六畜自保生全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疾病得痊瘥。

心能修持經法,真炁填溢三宮,疾病何由而生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財物不虛耗。

精血充補,化而為氣,氣之利用,澄而為神,心能修待經法,身寶何由虛耗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橫事永不起。

內境不出,外境不入,人能修持經法,身心長無雜想,橫事何由起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長保亨利貞。

綿綿若存,凝神太一,此是心能修持經法,常保四時之吉也。

老君曰:善哉善哉!汝可宣揚正教,福利無邊,普及眾生,永霑勝善。

老君以天師所贊為善,申言善哉善哉者,謂至善也,就戒天師宣布闡揚此經訣法,福利無窮,徧及未悟之士,未來之眾,俾長受於利益也。

天師稽首禮謝,信受奉行。

天師叩頭禮謝,信而受之,奉而行之。

北斗長生聰明神咒

北斗九星,玉真仙靈。貪狼巨門,保臣長生。禄存文曲,使臣聰明。廉貞武曲,衛臣安寧。破軍輔弼,護臣身形。常居吉慶,永處福齡。注上生籍,勾落死名。神清氣爽,洞達九冥。禦邪攝鬼,草妖摧傾。學道修真,所願遂成。九皇覆護,飛昇紫庭。臣下情無任虔禱之至。

此咒或謂上古仙賢朝斗燒香之祝語也,每燒香朝斗之際,以此咒祝之,乃是再三虔禱之意也。舊本咒後有急急如太上律令一句,若是太上所宣以敕斗極者,則不應咒中稱臣字,既已稱臣,又云急急如律令,恐不合理,今改作臣無任虔禱之至為是,若以此咒祝之,更不須別祝願矣,若是婦人禱祝,當改臣字稱作妾字。

 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卷下竟

 

#1『隱顥』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注》作『隱顯』,是。
#2『滕蛇』,當為『螣蛇』之誤。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9    醉里酒中仙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9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