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道教经书>> 洞神部>> 文章列表

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-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批注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14-11-09 11:53:34   浏览次数:98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

經名: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。原題崆峒山玄元真人註解,疑係宋元間道士撰。假託李白、蘇軾作序。注文以心性修煉為主旨。三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洞神部玉訣類。
 
北斗延生經註解序

原夫太素未分,無光無象,混黃成化,有始有終,則昇清而滯穢,輔善而貶兇,置百二十曹局,列於冥府,造三十六部經,祕於瓊宮,度天人之有道,啟含識之不矇,余歎曰,莫非三界十方,天地人倫,斯為以而道之紀也。今竊見聖世,幸逢豐年,得遇皇朝,將道德而安家邦,效勳華而育黎庶,而況天下晏然,太玄彰耀,今即啟有道之心者,扶風氏等志奉日新,慕真歲久,禱天祐而制凶魔,求師訓而傳道要,遂得遇崆峒山玄元真人,明龍漢之玄文,演赤明之妙奧,教符十洞三乘,化列萬機一義,註解《北斗延生經》一卷,上則有飛神金闕,中則有保國寧家,次則有延齡益壽,普度有情之品,同登無礙之門,於是謹作斯文,用題經首。李白謹序。

 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卷上

崆峒山玄元真人註解并頌

 

太者,至極也,上者,崇高也。玄者,幽遠也,靈者,神用也,北斗者,運行之機要也,本命者,元來之性也,延生者,長存不壞也,真經者,進通真妙之徑路也。○大眾大聖天真垂訓,誘化世人,窮通有漏,究竟無為,內使沖和,外合機要,變化飛昇,遊宴玉京矣,奈何世人迷惑真道,恣縱貪癡,三業齊生,六情並起。三業者,貪嗔癡也,六情者,眼耳鼻舌身意是也。既起三業,六情則生障礙,既有障礙,則生煩惱,既有煩惱,種種纏縛,轉乖真趣,意馬顛狂,心猿奔竄,散失靈源,敗壞真炁,罪積丘山,善無塵露,南辰减筭,北斗除年,死入酆都,受諸痛苦,劍樹刀山,鑊湯爐炭,拷掠無停,悲號莫息,眷屬空啼,親姻謾泣,直饒品貴封侯,任使富豪敵國,贏得獨受恓惶,到此盡皆何益,争知辯其濁而曉其清,抱其真而歸其一。

頌曰:

太上真詮度世迷,破邪歸正戒貪癡。
暫時緣假情非樂,元舊家鄉景最奇。
幾縷曉煙橫遠嶺,一彎斜月照寒池。
欲知本命延生理,悟取玄元造化機。

爾時太上老君,以永壽元年正月七日,在太清境上太極宮中,

 爾時者,即此時也,太上老君者,乃天地之祖,萬法之宗,聖德巍巍莫可測也。以永壽元年正月七日者,杳冥之中,劫壞長存,本無期數,強以曆名。在太清境上太極宮中者,逍遙之界,自在之鄉,玉殿巍峨,瓊樓森聳,金碧燦斕,霞彩流輝。於是我太上老君居其所而萬神衛之,但世人只知太上老君在碧落之上,不知只在人身中矣,故云自己三清,何勞外覓。

頌曰:

大道幽微莫可窮,就中深隱妙玄功。
豈須雲外求真覺,但向身中覓祖風。
識得舊時來者路,從他花木任成叢。
修之不取如斯理,掬水招蟾到底空。

觀見眾生億劫漂沉,周回生死。

 且夫眾生本與天地齊功,聖賢同體,悟則為聖人,迷則是凡夫。○大眾悟者,悟真常之妙用,奪天地之變通,保真養性,鍊魄澄神,空其心而意寧,絕其慾而神清,萬物不著一心,無漏行滿功成,自在无為,逍遙於物外矣。迷者,為迷其真覺之性也,仗父母動靜之和炁,托陰陽造化之精源,投胎假像,氣滿形全,十月數足,乃生化為人矣。既又得箇四大五蘊,假合幻化色身,纔曉東西,漸分南北,又早眼觀邪色,耳聽邪聲,舌了邪味,鼻聞邪馨,意貪迷欲,心起愛憎,用則是非,動生曲昧,種諸惡根,受報三塗,億劫漂沉,輪迴生死矣。於是太上老君開大神通,眼放大神通光明,觀見眾生流浪生死,無有盡期,故以發哀愍心,廣垂真教,為度世之舟航,使眾生悟無相之相,認無形之形,庶得長生自在,永息於輪迴矣。

頌曰:

本來容貌豈迴輪,只為貪癡入夢頻。
幸是壺天含混沌,忍教心地起根塵。
有無之內尋虛假,空色其中覓的真。
歸去故鄉風景好,野花啼鳥綠楊春。

或居人道,或在#1中華,或生夷狄之中,或生蠻戎之內,或富或貴,或賤或貧,暫假因緣,墮於地獄。

 蓋以為眾生量其緣業,隨果受生,或生於中國,或生於蠻夷,或居富豪長者之家,或在貧窮下賤之戶,暫得為人,多有從其所欲,不自覺知,縱情作過,恣意為非,三尸儘自般調,六賊任從唆狡。○大眾貪財好色,口是心非,嫉能坏賢,欺天罔地,不忠不孝,不實不信,損於賢良,害於溫善,犯天地禁戒,違真聖科條,探巢破卵,殺害眾生,造諸罪愆,無時自省,化身中三萬六千神,變作八萬四千塵勞業,火焚身禍無由免,四大五蘊盡逐地水火風而散,唯有悠悠窮魂為在日暫假因緣,貪迷不省,墮於無間之獄,而豈不知哀哉乎。但人生堂堂六尺之軀,空凭洗漱,羅綾結束華裝,愛護其體,誰是肯保真養命、鍊性存神底,故我天尊垂其經法,引導眾生,速令頓解,悟入無為之妙矣。

  頌曰:

 春日壺天景最長,雨晴煙暖麗風光。
 可憐新燕來華屋,卻笑遊蜂逐暗香。
 綽綽芳葩明小圃,絲絲嫩柳拂橫塘。
 堪嗟無限韶華景,蝶戲蜂遊弄翅狂。

為無定故,罪業牽纏,魂繫陰司,受苦滿足,人道將違,生居畜獸之中,或生禽蟲之屬,轉乖人道,難復人身。如此沉淪,不自知覺,為先世迷真之故,受此輪迴。

 且夫天堂地獄,皆在人之所行矣。故曰善惡無門,惟人自召。若人在世,能積其善者,則天地覆載,日月照臨,鬼神欽禮,真聖護門,既然得真聖護佑,後則福慶臻身,禍殃遠體,乃為智人,列名於玉清矣。○大眾但世人不省萬物之中唯人最貴,如何是唯人最貴?能奪天地之機,解測陰陽之理,通幽究玄,導達真理,得道昇仙,唯人可達矣。但人生不知自身中有如此之聖,只恁無端狂妄,所作放蕩六欲七情,恣縱十惡五逆,不敬三光,辱於九祖,以日累月,罪積如山,魂繫陰司,受諸痛苦,豈分晝夜,萬死千生,無由出離,直待受苦滿足,暫得超生,卻墮於餓鬼,傍生駝騾象馬禽蟲之屬,如此沉淪,永失於人身矣。嗚呼!為迷無益狂非事,故棄真如別掛皮。

  頌曰:

 只為無端智太愚,政令魂識繫鄧都。
 陰官攝問空悲噎,獄卒凌持饅嘆吁。
 縱得暫時離地府,將違舊徑別形軀。
 傷嗟打在傍生裹,再望人身萬劫無。

乃以哀憫之心,分身教化,化身下降,至於蜀都,地神湧出,扶一玉局,而作高座。

 即是太上為歎眾生漂況六趣,受報三塗,分身教化,化身下降至於蜀都,其時日月不轉,星辰停輪,天地肅清,河海晏然,於是地神湧出,扶一玉局,而作高座。○大眾此義何為也?蓋因非有罪之聖賢,無無罪之凡夫,闡大威神之力,使眾生不種罪根,悟其大道,為大道无形无名,无以卓望,難為言說,故立此諭法,故太極真人頌曰:大道雖無心,可以有情求是也,乃以哀憫之心,分身教化,化身下降者,但眾生能發哀憫之心便是也。○大眾如何可說太上卻又眾生是也,國雖有律,犯而禍及於身,人所無愆,刑乃豈縈於體,但能省非改過,不造罪愆,則萬禍不侵,豈不然乎哉。故《度人經》云;爾不樂仙道,三界那得過,其欲轉五道,我當復奈何是也。至於蜀都者,若論世說,蜀都昔是帝王所居之地也,乃山河之宗祖,寔宇宙之紀綱,斡運於天下,變化於魚龍,昔為都時是也。若論道說蜀都,乃是身心也,故《九老集真論》云:太平風月皇都景,諸國來朝賀聖恩是也。心比著帝王,身諭著蜀都,心若正兮,百骸暢悅,萬神和榮,心若邪兮,三尸奪命,六賊欺公,禍罹厥體,則流浪於輪迴矣。地神湧出者,是心地發意也,扶一玉局者,乃天真之寶位也。但能發心建意,不造邪見,不種罪咎,參求大道之門,頓悟無為之性,不迷六欲之愆,得證十華之位,逍遙物外,與道合真矣。

  頌曰:

莫閉青宵路不通,幻身須信轉頭空。
休言取次達玄理,不辦真誠謾設功。
慷慨撞開生死戶,英雄跳出繫囚龍。
逍遙物外無為客,日月擒來掌握中。

於是老君昇玉局坐#2,授與天師《北斗本命經訣》,廣宣要法,普濟眾生。

 是時太上老君昇玉局而坐,演三乘教法,說北斗本命延生之妙理,授與天師,開化羣品,咸令悟道者也。○大眾且夫眾生恣縱七情,有罪愆而有地獄,貪迷五欲,無妙果而無天堂,自不知覺於三毒十惡之中,沉溺愛河,流浪生死。是故太上說此真經,化導世人不生邪見,於朝暮之間,無論他非,常搜己過,剉銳戒言,自當懺悔,用法水而洗滌塵勞,磨寶鑑而照明這箇,清净身心,體合道用,元神居於丹闕,慧光照於玉山,四大俱安,百骸自理,內外虛明,上下寂照,陰陽交媾,往來無窮,混成一炁,鍊就大丹,變化飛昇,玄玄莫測也。凡質既然合道用,聖功休慮不能成。

  頌曰:

鍊就丹砂體自然,圓通象外見壺天。
利名總是他家事,道德都為我計緣。
風定雨晴波漾碧,煙消雲散月華娟。
靜中觀見莊嚴境,物物頭頭玄更玄。

是時,老君告天師曰:人身難得,中土難生,假使得生,正法難遇。

 竊以想死生輪迴之中,於胎卵濕化之內,或是深山,或於荒野,或居草木,或在江河,猪狗牛馬,驢騾業畜,毒蟲猛獸,虎豹豺狼,蝦蠏魚鼈水族諸類,鳥獸飛禽,種種形變六畜羣毛,一切傍生之類,浩浩無邊,豈知於數矣,若人比及於禽獸,則萬中無喻其一焉。○大眾等閑壞了汝不錯矣,縱得箇人身,生於化外邊夷,亦是有愆,故居彼地,汝等曾聞北海之外,有一國名曰婆耶,其國中人,夏居於山,冬隱於穴,寂寥衰草,連天瀟灑,黃風捲地,寒披毛葉遮身,饑食禽蟲充腹,仁義既無,道德何知,恣意縱情,為非作過,難進於仙階,易沉於鬼趣矣。今既得居三教流行之國,五常治政之邦,中土生為人者,豈不是積德而至於此也,縱得人身亦於中土,多又執於邪見,不遇正法,強說聰明,自誇己勝,詐曉玄門,謬通經法,展轉沉迷,不能見於道矣。不識正真三教理,又來塵世一遭休。

頌曰:

六道輪迴事可吁,且於方寸用工夫。
耍猿縱後千般有,劣馬降時半件無。
俗景混成秋夜月,根塵分付碧瓊壺。
家鄉咫尺風光好,拂袖呵呵進坦途。

多迷真道,多入邪宗,多種罪根,多諸巧詐,多恣淫殺,多好羣情,多縱貪嗔,
多沉地獄,多失人身。如此等緣,眾生不悟,不知正道,迷惑者多。

 皆為眾生善根淺漏,智識昏濁,不肯忠於君,不肯孝於親,貧不守其分,富不施其恩,不求於善利,不濟於困乏,墮慢於三光,拋擲於五穀,但只區區向苦海之中貪財好色,兀兀在牢籠之內競氣爭名,不信罪福,慳貪嫉妬,殺害羣毛,烹炮犬豕,斷他生命,自塞膿身,倚勢豪強,欺凌卑下,啖嚼葷腥,口出穢語,談說是非,動生兩見,遇齋醮者起破壞之心,見修真者發不信之意,種種無端,昏迷智識,多沉地獄,多失人身,不見正道,唯入邪宗矣。○大眾如何得見正道?不著聲香味觸法,不起慳貪殺盜淫,發大智慧清净身心,內觀於六根四大五臟百神,憑何便動這形骸,仗甚後教他語話,一息不來,後四大撇然休。

  頌曰:

分明身內隱玄微,休起慳貪著境迷。
大道悟時真有興,世情省後只堪悲。
莫因濁濫躭諸惡,且好清心變五衰。
神性俱無塵垢染,廓開天地顯靈基。

我今哀見此等眾生,故垂教法,為說良緣,令使知道,知身性命,皆憑道生。

 且以聖人垂科,千方萬便,隨機設教,立法度人,咸令眾生悟其大道,知天地萬物皆憑道生矣。且夫大道從不有中而有,於不無中而無,信乎難言哉。乃天地無形之時,於清濁未判之際,杳杳冥冥,昏昏默默,聽之而無聲,視之而無形,恍恍惚惚之中而有五太,五太劫終,結凝一炁,化為混沌,又經九萬之劫,其中漸生玄黃,於是元皇中理精養炁足,激開混沌,二炁濳分,三才始立,清炁凝而上浮為天,濁炁結而下沉為地,布日月星辰,置山河海嶽,寒暑推移,陰陽昇降,產生萬物,莫離大道也。故《清靜經》云:大道無名,生育天地,大道無形,長養萬物是也。然而天地乃道之子,日月乃道之孫,天地非精炁而不成,日月非精炁而不明,草木乏精炁而致死,人形竭精炁而不存。故人不遠於道,道不離於人,乃人身抱道,與天地同體,凡欲修真,可秉天之用,乃道則成矣。《陰符經》云:觀天之道,執天之行,盡矣。凡學道之人,但能觀天之用,執天之行,善矣,好鍊陰魄而變作陽神,改凡軀而換為仙體。

  頌曰:

會得從來萬法緣,含光寂照動幽玄。
五行混出壺中景,七返烹成象外天。
默默金烏飛絳闕,綿綿玉兔翫輝蟾。
誰知這箇真消息,不遇奇人未可傳。

了悟此因,長生人道,種子不絕,世世為人,不生無道之鄉,不斷人之根本。

 如能發其上善之心,戒諸惡根,絕除人我,填平愛欲之坑,頓脫繫囚之索,祛迴有漏之心,覺悟無為之性,忻忻然乎哉。○大眾悟其大道,將來獲何妙果?不經苦惱,不入地獄,百福濳臻,千灾蠲去,所望遂成,自然衣祿,延永遐齡,安居樂國。故《清靜經》云:上士悟之昇為天官,中士悟之南宮列仙,下士修之在世長年是也。但眾生種於惡者,則不生其福,造其善者,則不起其殃,且如發大高見,頓開悟解,思真念聖,滌穢清心,獲无上之利益,別人豈得你底受用,好種於善功否,故積善有善果,行惡有惡報。又《生神章經》云:善惡功過,毫分無失是也。於前生今世過去未來見在三世,胎卵濕化,四生六道,富貴貧窮,賢愚下賤,餓鬼傍生、駝騾象馬,地獄天堂,皆在人之所積。故儒書云:積善之家爻有餘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是也。思之好洗心向善,念罪福因緣,善惡報對,如影隨形,似谷應聲,嗟哉,莫曲心邪見,害他利己,讒妬賢良,寃讎結累,好混世和光同塵,順義量力,建功隨緣,辦道常行方便,濟物施恩,自然天以蓋之,地以載之,日月以照之,鬼神以敬之,永不生無道之鄉,終不斷人之根本,咄!好憑智慧擒龍手,搠碎從來混沌心。

頌曰:

誰能頓覺募#3玄微,慕到玄微得妙機。
方信菊開征雁亂,須知柳暗舞蜂稀。
落花流水虛華夢,野鳥孤雲實可依。
這箇幽棲宜早悟,青山門外慶雲飛。

更能心修正道,漸入仙宗,永離輪迴,超昇成道。

 但眾生常懷克己,所作均平,孝至於親,忠至於君,敬於天地三光,遵於古今賢聖,溫良謹行,恭讓義謙,更能洗心,向六欲之中鍊性,出五濁之外,灰心養智,隱跡韜光,外滌其塵,內保其神,捉金晶於玉泉,戰龍虎於丹鼎,神水灌黃芽而百關俱通,羊車載靈元而諸神盡悅,清净其形,保愛其神。如能若此者,自無分別,自無愛憎,自無繫縛,自無取捨,自無去來,自無染著,自無煩惱,六欲不生,三毒消滅,永離輪迴,超昇成於道矣。○大眾思之本來無為,湛然虛寂,卻煩惱障礙,從何而生?皆自六欲七情而起,悟來為十善行,迷來變十惡業,省則有智慧圓融,逍遙無礙,迷則煩惱顛倒,妄想愚癡,沉溺愛河,流浪生死,向六道內任波吒,墮三途中獨受苦。嗟乎!好心修正道,漸入仙宗,鍊性保神,益智靜心,虛寂內外,洞照玄明,功行得就,五老啟迎,不分神形,合道飛昇,是乃永離輪迴,超昇成道,能如此者,玄哉玄也。

頌曰:

回心祛己出塵籠,反樸歸真悟正宗。
山色秀因昨夜雨,花英落為曉來風。
神光照處玄無極,慧化通時妙有功。
法眼閃開真境界,一輪皓月正當空。

我故示汝妙法,令度天民,歸真知命。

 且夫太上憫見眾生造諸惡業,罪結酆都,報對循環,寃讎反覆,展轉迷途,流浪生死,而乃垂其妙法,故示天民,令使知性知命,歸真悟道矣。○大眾性者何也?命者何也?從道受生謂之命,掌握大道謂之性。是知人命有限,本性無生,故老君曰:有生必有死,無死亦無生是也。且如人生,大限三萬六千日,世間能幾七十春?皆是起其諸惡,知識昏亂於苦海迷津之內,遑遑而輪轉無停,向四生六道之中,汲汲而競沉苦趣,是因此之故,而頻頻改頭換面,思之從來,真如之性,自於無始已來,幾曾有生有死,為是眾生迷惑,失其本真,昧其本性,隨業力以昇騰,量緣果而生滅,如此,後怎生得出於生死,悟其真性歸於道矣。但內觀其心,外閉其門,戒其慾,净其身,邪可以正,止可以行,愛存於氣,保養於神,綿綿終日,若亡若存,道功無虧,飛昇玉清,豈不為幸矣。念太上萬法千方,種種闡化,立經教,留科法,為明黑暗之寶珠,作開天門之鎖鑰,乃度世之舟航,寔登真之梯凳,點化世人,咸皆歸真見道矣。思量聖人苦苦演化,欲度眾生,怎忍負於聖德矣。好!回光返照真空境,笑!鬼哭神號不住停。

頌曰:

嗟哉六道路崎嶇,争似回心悟太虛。
决破箇中無內有,始知身內有中無。
澄澄皓月臨江水,湛湛玄珠晃玉壺。
但汝欲求超世事,直須宜下實工夫。

可以本命之日,修齋設醮,啟祝北斗、三官五帝、九府四司,薦福消灾,奏章懇願。

 凡世人能於本命之日,肅嚴净宇,露布香燈,廣陳法事,志心投告,進表達詞,啟祝北斗本命諸神,請福祈恩,變灾為慶,以濟世人矣。乃太上憫眾生漂流苦海,沉溺迷津,生復生兮三途出沒,死更死兮六道奔波,特以垂示經文,引歸正路,若能於甲子本命及諸齋辰穀旦,澄心潔己,誓盟九清,省於前非,戒於後過,啟祝自己身中本命元神,庶得消愆散禍,去否迎祥。如何啟祝自己本命元神?但只向自己本心齋戒,改過遷善便是也。齋醮者,齋是戒心,醮是誠意,洗滌身心,自能悔過,方可獲福矣。故有頌云:自家心病自家醫是也。如何是自己身中元神?蓋天有北斗,人身亦有,天有三官五帝,人身亦有,九府四司,人身皆然。蓋人身亦有北斗者,乃心也,斗能運轉四時,旋行眾曜,心能斡旋萬化,總領百神,故曰北斗者,心也。三官者,乃是三魂也,五帝者,即五臟之神也,九府者,九竅也,四司者,四肢也。若能攝養三魂,調和五臟,降伏九竅,保運四肢不著塵境,斷絕俗情,明了玄微,清虛知識,洞照無礙,飛行物外,到這門庭,請福祈恩,豈不妙哉者也。故聖人立此有相之外緣,引證無為之內照,咄!這般消息君還曉,點破青霄萬象閑。

頌曰:

回心返照滅塵緣,悟得元來見自然。
三界空花飛世境,九清丹桂隱幽玄。
道心還若波中月,法性應如火內蓮。
劫壞洞觀無一物,青山依舊聳遙天。

虔誠獻禮,種種香花,時新五果,隨世威儀,清净壇宇,法天像地。或於觀宇,或在家庭,隨力建功,請行法事,功德深重,不可具陳。念此大聖北斗七元真君名號,當得罪業消除,灾衰洗蕩,福壽資命,善果臻身。

夫冰炭不可以同爐,賢愚豈可而並居,冰炭不同爐,因本性兩異,賢愚不並居,為見覷各殊,冰不自知而凍結,炭不自知而炎成,賢不言而智清,愚不言而智濁,賢者常懷義禮,唯恐傷於彼,愚者每行不仁,猶恨損其身,哀哉愚輩乎!故《尚書》云:吉人為善,惟日不足,凶人為不善,亦惟日不足是也。夫在世眾生愚癡,不省種種為愆,豈知善惡皆天官記錄,分毫無失矣,是知行及三千,超汝為仙,若罪盈八百,命應促滅,向酆都獨受於辛酸,累子孫定招於困#4,嗚呼,於是我太上為嘆十洲三島,路上寂寂,六道四生,途中冗冗,故以經說因緣,科垂報對,俾賢者進於善,使愚者戒其惡。是以方便隨機,教化愚昧,立此科格,定其禁戒,凡有惑心,欲求悔過,令眾生清净壇場,肅嚴法席,羅列香花,陳獻時果,請行法事,隨力建功,乃得功德重深,而不可陳述也。是知大道於虛旡中而有,且以本性於不旡中而旡,孰能指說哉。故《生天得道經》云:杳杳冥冥清靜道,昏昏默默太虛蹤,體性湛然無所住,色心都寂一真宗是也。故知非邪不顯其正,無假豈辨於真,說此妙法,點化眾生,知其善惡因緣,不可縱意為非,不可恣情作過,方漸入於妙門,庶得悟其道用,物外玄微豈出於方寸者也。咄!只因不識元初相,綰住真空直至今。

頌曰:

絕除情慾乃修真,肯辦修真自出塵。
名利是非宜與恨,松風皓月可為鄰。
直須打破幻中影,却保從來身外身。
借問世間學道者,休因色相起疏親。

凡有急難,可以焚香誦經,尅期安泰。於是說大聖北斗解厄應驗曰: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三灾厄。

頌曰:

六緣味觸與聲香,化出三灾患禍長。
空笑蜃樓生海角,却迷雁字遠穹蒼。
不知物假因何物,須信良由可自量。
剛向野漢雲影裏,盤桓無語立斜陽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四煞厄。

頌曰:

六塵多為不能除,四煞相刑起患虞。
既是怪邪降未得,自然魅鬼鬥欺誣。
狂風斷送庭前菊,驟雨摧殘江畔盧。
空恨這般瀟灑事,劫終劫始現還無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五行厄。

頌曰:

須識元初舊主公,神形高出五行中。
鬱羅本豈白雲鎖,苑藪何曾綠水通。
萬法謾然唯古月,千言應是只宗風。
有為有相多端異,不昧觀空方見空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六害厄。

頌曰:

七元大聖智通幽,六害緣何敢出頭。
風掃暮雲山不動,月沉寒浪水湍流。
空因實相知真相,塵睹貪憂覺幻憂。
但肯日時生鑑戒,自然光滿四神州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七傷厄。

頌曰:

寶臺玉府道含真,七賊駸尋鬥損因。
風樹只堪驚好夢,月漢實可恣閑行。
鍊丹不在金和玉,保性休迷濁共清。
但要心頭諸漏息,自然火內碧蓮生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八難厄。

頌曰:

頑性皆因逐世囂,幻生八難受煎熬。
不知形體來憑限,須信年光去莫逃。
忍起一心迷愛慾,却甘百禍苦籠牢。
罪成懺悔何堪倚,寶鑑頻磨無半毫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九星厄。

頌曰:

否泰交宮豈解憂,九星那肯降愆尤。
都緣一點靈明暗,放縱羣魔競出頭。
別了故園無意戀,却迷幻樂苦貪求。
問君不脫纏身索,神性何時得自由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夫妻厄。

頌曰:

配合誰知隱大羅,鍊時當要束羣魔。
陰陽暫得歸元路,神性應須出愛河。
翠嶺夜觀山月秀,碧溪曉覺海風和。
堪嗟未悟狂徒子,不顧真空濫者多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男女厄。

頌曰:

靈明元本不差殊,相貌隨因則異途。
水漫雲寒波自凍,日昇煙煖凍還無。
寂然幸是常清靜,智性須教惹患虞。
只恁失其真妙理,閻浮往復廢工夫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產生厄。

頌曰:

識因迷復昧塵埃,諸漏情開道不諧。
幼去老回衰幻相,出重還入假形骸。
輪迴削盡莊嚴境,濁穢遮交寶鏡臺。
今勸世間真上士,好修無去亦無來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復連厄。

頌曰:

神性無為無繫囚,復連非累自何由。
物華不識元同異,真理埋蒙使未周。
八苦競來生障礙,十纏并凑起驚憂。
也知似恁何方晚,祛已迴頭一例休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疫癘厄。

頌曰:

炎凉風雪去還來,斷送殘軀結眾灾。
攝養不知調暢理,貪癡甘分損形骸。
六賊偷耗圓光少,五鬼津般疫禍催。
除是自真開大聖,扶危脫患拯輪迴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疾病厄。

頌曰:

凡夫欲要出塵泥,自病休教用彼醫。
心地不能除執見,口談真教濟何為。
鏡前未到元無跡,月下雲生本亦輝。
中道兩邊都不立,笑歸岩畔指寒溪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精邪厄。

頌曰:

頑心不肯滅諸緣,塵界精邪鬥見前。
真靜道玄增日减,癡貪俗樂轉時憐。
形容漸次衰華室,神水偷那損玉田。
争似省知煙月事,保存正炁壯童年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虎狼厄。

頌曰:

玄元妙道太幽微,樸散虛旡誰得知。
歷劫未常生與滅,迴黃應是醒還迷。
秋天幸有無雲月,曲岸安詳恐污泥。
伏虎擒龍端的處,也須真箇在男兒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蟲蛇厄。

頌曰:

莫令元識換重更,性定諸塵自不生。
猿馬得於煙嶺寐,蟲蛇儘縱迅雷驚。
春芳谷中鶯吟日,幽浦溪頭燕弄晴。
對景自家承當得,萬山風月轉分明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劫賊厄。

頌曰:

有誰預可制凶危,雲外玄玄乃得披。
先地先天通正理,劫初劫壞自無期。

廓明內外圓融事,覺照仙凡造化機。
一戰卒然妖怪盡,耗賊蹤跡眇無知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枷棒厄。

頌曰:

縛住頑心不亂為,三千刑憲自亡威。
頓開妙覺金枷脫,大啟玄風玉扭摧。
曉岸洞明仙隱隱,寒潭朗照月依依。
教君會得高天理,苦樂元來只在伊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橫死厄。

頌曰:

真覺圓融保混成,玄華上下廓然清。
寶珠萬古光何暗,玉洞千開道本明。
為縱六根迷不悟,情開諸漏死還生。
欲求高出輪迴徑,方寸靈明莫用輕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咒誓厄。

頌曰:

滯網浮生不鍊修,苦迷幻化恣貪求。
逍遙元相塵籠閉,無礙真靈慾柩囚。
惱至誓盟心樂道,事消還有道心休。
驅驅碌碌迴輪走,問汝何時是徹頭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天羅厄。

頌曰:

無為真理去無蹤,皆是心迷路不通。
亘古只因貪世欲,迄今綰住昧玄空。
鶯吟那解楊梢綠,蝶舞寧知花蘂紅。
天殺天生恩害事,好求幽奧破昏矇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地網厄。

頌曰:

須知世慾患身多,好躍高情越網羅。
貪愛遂心平地少,癡慳恣意轉成魔。
坑深求出應勞力,未壍之時莫剝那。
雲水煙濤從汗漫,小舟輕泛過迷河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刀兵厄。

頌曰:

世上刀兵有幾般,是非叢裏謾相干。
語言讒毀如鋒刃,心地含容便覺寬。
一念改修祈度劫,坦然燈火也成寒。
中天自有璇璣主,斡運扶持總不難。
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水火厄#5。

頌曰:

慾海滔滔浩接天,炎炎業火解燒原。
虛明湛寂清無浪,柔順寬容冷不煙。
色相兩空心自靜,是非無染任隨緣。
水升火降成真道,高架津梁濟大川。

於是七元君,大聖善通靈。濟度諸厄難,超出苦眾生。若有急告者,誦保安乎#6。盡憑生百福,咸契於五行。三魂得安健,邪魅不能停#7。五方降真炁,萬福自來并。長生超八難,皆由奉七星。生生身自在,世世保神清。善似光中影,應如谷裹聲。三元神共護,萬聖眼同明。無灾亦無障,永保道心寧。

頌曰:

降伏邪魔心自寧,七元大聖善通靈。
常令性似無雲月,勿要情如有浪萍。
外滌煩襟除點污,內磨玄鑑破昏冥。
自然八難三灾滅,影響皆由奉七星。

 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卷上竟

#1『或在』,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》(下簡稱《真經註》)和《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經註》(下簡稱《經註》)皆作『生在』。
#2『玉局坐』,《真經註》作『玉局座』,是。
#3『募』,據下文,當作『慕』。
#4『困』,疑為『困篤』之誤。
#5『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刀兵厄……能解水火厄』,與《經註》本同,《真經註》本作『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地獄厄……能解一切厄』。

#6此句,前引二校本皆作『持誦保安平』,是。
#7此句,與《經註》本同,《真經註》本作『邪魅永消停』。

 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卷中

崆峒山玄元真人註解并頌

 

老君曰:北辰垂象,而眾星拱之,為造化之樞機,作人神之主宰。

 夫北辰垂象於蒼空昭昭矣,眾曜拱朝於帝座輝輝然,是以斗魁轉處,萬象旋行,默藏其用,孰能知之?但世間學道之人,往往盡登山涉水謾尋真,而累歲無停,訪友求師自不悟,而元神怎住?唯只廣記歌詞,多談詩頌,到底來落箇何事,終不為實矣,便若習大道,捉溪雲,悟希夷,扶身影,豈能得成矣,何以觀天地而表大道於目前,辯星斗而悟玄空於世外。○大眾如何是觀天地、表大道、辯星斗、悟玄空?是乃天地各秉清濁,日月運行,陰陽升降,遷變四時,殺生萬物,道合自然而然,故謂觀天地表大道矣。乃北斗高懸碧落,運度隨時,經纏應物,總領羣星,韜潜萬彙,造化妙玄,是為辯斗星悟玄空矣。是以聖德貫於天上地下,造化萬物,若斗不轉,而萬類不能成矣,豈不思惟浩浩然,若眾生能行此法,而道功萬無一失矣,行道之功,的然成得矣。曾聞之北極玄神號曰真武,昔於龍漢劫間,誓盟北斗以為師範,後武當山道功成就,白日飛昇矣,為世人不悟此法,自真君行而得道之後,更不復有繼踵者也。咄!廓然別箇真幽理,不在雲山深處尋。

頌曰:

造化元來在目前,道非海外隱幽玄。
悟時物物都為用,迷則頭頭總是愆。
風緊水深應有浪,雨餘山遠不無煙。
桂輪高掛晴空碧,處處圓明現自然。

宣威三界,統御萬靈,判人間善惡之期,司陰府是非之目。

 且夫道乃性之要,性乃道之機,凡欲學道,先須見性,是以性靜,天之道也,情動,物之感也。但眾生本來之性,因愛物而動,情為迷邪而失正,皆不能行於大道,慎於諸惡,亦不能寂寥度日,淡薄隨緣,志若寒灰,性如朽木,但被世間人我利名,是非榮辱,六慾七情、貪嗔癡怒,不顧罪根,廣施狡猾,縱害彼執以為能,但欺心取之為益,豈思若愛河中沉在深波,向死生內輪迴受苦。○大眾爭及執一而不亂於心,抱一而不離於道,如何得守於道,是以大道視之無形,聽之無聲,非可以為有,四時順此,萬物稟生,未可以為無。故《消灾經》云:無無有無,有有無有是也,寔乃非有非無,至剛至大,細入微塵,大包天地,且陰陽因而則寒暑,日月因而則運行,人以因而則靈,體以因而則動,是乃天地萬化皆不出於大道矣。若此一著如何下手?但觀陰陽之機要,察造化之變通,自然體合大道之理也。又孔子云:觀其所由,察其所安,義同一也。若眾生不著邪見,不造愆非,精白一心,皈依斗極,則無不感應矣。北斗為喉舌之司,斡旋萬化,宰制羣靈,斗中有司非、司危、司罰、司過之神,以掌考罰,有延壽、益筭、解厄、上生之神,以錄功勳,倘一念改修則延生注福,而神默佑之矣,乃得自在無為,逍遙三界,變化玉清,飛騰金闕,大妙玄玄,豈不樂哉。咄!好以捨愛欲而悟法門,戒貪嗔而登大道。

頌曰:

世間皆有利名叢,昧了元來舊祖宗。
謾恁行緣多露布,却將妙用轉疏慵。
澄澄綠水迷高漢,渺渺白雲障遠峰。
夜靜只聞漁叟笛,蓼花相映不知蹤。

五行共稟,七政同科,有回死注生之功,有消災度厄之力,上至帝王,下及庶人,尊卑雖則殊途,命分俱無差別。

 乃天地萬化皆為之一化也,是以萬物之源,皆非道而莫能生也,且天地星宿,日月風雲,雷電雨露,河海淵源,丘陵山嶽,草木芳花,田禾稼穡,五行七政,陰陽遷變,寒暑往來,人身品類,一切情物,皆憑虛無自然、沖和太一之炁,並得以生成矣。○大眾但世人皆不思內真,唯著外境,忘真失道,貪愛縱情,豈想無百歲之光陰,作千年之體調,嗚呼,迷惑者也。嘆世間之人,皆飾其室以為身之宅,不知身以為神之室,屋之傾頹,身乃無所隱,身之有漏,神以無所居。又云:休迷幻化境,耗失本來真,且好寡慾絕念,鍊性澄心,每憂善之不及,常恐過而有從,念道思真,不生諸惡,採和炁於丹田,立仙階於紫府,是乃有迴生換死之功,有消灾度厄之力,戰出苦輪,逍遙物外矣。咄!寒空月色無高下,障礙除時處處明。

頌曰:

道本無形無諭言,休於空裏辦因緣。
柳陰貪翫鶬鶊語,蓼岸那知白鷺濳。
荻葦幾多花落浦,波光千里浪迷天。
晚來不睹魚舟過,空對斜陽度老年。

凡夫在世,迷謬者多,不知身屬北斗,命由天府,有灾有患,不知解謝之門,祈福祈生,莫曉皈依#1之路。

竊以立二儀覆載,默運於玄機,化三才混成,大開於妙用。是以太極分判,化清濁炁而為天地之形,大道變生,積陰陽精而作日月之象,萬象森羅,羣情命物,吹噓而不宰而宰,橐籥而無為而為,其道自然備矣。且以人身四肢百骸,所以動者心也,乃知天地稟道而成,則有生而有死,人身因心而運,則有吉而有凶,在乎智人所行則可鑑,善惡之召也。夫心者神也,神者性也,性定則神安,神安則心運,使心運沖和,正一之炁道合自然而已,豈不為樂哉。○大眾且夫大道未成天地之象時,上下虛寂,內外寥廓,孰可見而取之,誰可得而言之。且如人性未入於色身之日,逍遙物外,自在無為,何事得而縈之,何患得而損之。皆是累劫至劫,從迷至迷,宛轉輪迴,流浪生死,死則入於地獄,生則撞向胞胎,得於誕免之後,漸知世事,早逐邪非,失其真理,不思只為迷惑,把本來無礙之性受在肉體之內,有萬種禍患損惱其性,尚猶不省,問汝塵世有何榮樂乎。但凡世眾生,不知性合天地,命同斗辰,皆往往見善不從,為非競入,遇虧盈之數,不知攝養之方,有延壽之科,豈曉皈投之徑。吁哉,咄!幸然有箇昇仙路,争奈貪迷逐浪流。

頌曰:

好憑智慧奮雄豪,反復清波出怒濤。
常遣業根生善念,莫教仙徑足荊蒿。
澄湖雲散天涯遠,秀谷蟾升海角高。
獨對寒江無限景,儘從雲惹衲來抱。

致使魂神被擊,禍患來纏,或重病不痊,或邪妖尅害,連年困篤,累歲迍邅,塚訟徵呼,先亡復連。

 且夫天輔善而罰不仁,故垂禍福之報,人畏禍而喜迎福,當行仁善之因,故天勸善兮必以用福,人好福兮當以戒非,但世人不知天理,但好福而不能行於善,空畏禍而不能慎於非,如此之者,欲望安居享福,則未之有也。但安居享福者,皆是曾施仁立善、慎過戒非故,然如是,乃以禍福因緣,善惡報對,無欺心害彼者久榮,唯溫性克己者長慶,分明公案,只在目前,争奈頑心不能决斷,如何只在目前,且如在世者勤求而則富,儉用而則豐,不能勤求而儉用,安得豐足乎,好福而積善,畏禍而戒非,不能積善而戒非,何致安居哉。但凡夫眾生豈思善惡報對,賞鑑分明,但嫉妬慳貪,迷真喪道,只顧眼前,一時欺心狡倖,不思他日萬種禍息臨身,致使魂神被繫,禍患來纏,病不愈而邪氣侵,運不通而橫事起,生兮煩惱,死則波吒,何如滅心業而除身業,悟體空而觀性空。

頌曰:

元來無物得稱名,只為貪迷改變頻。
逐樂不知為患本,貪生那信作愆因。
且須解放心頭鏁,洗去從前性上塵。
好向冰淵宜緩步,失兮何日出沉淪。

或上天譴責,或下鬼訴誣,若有此危厄,如何救解?急須投告北斗,醮謝真君,及轉真經,認本命真君,方獲安泰,以致康榮,更有深妙,不可盡述。

竊以天道無私,所親者惟善,禍福有報,所感者在心,是以為善者福自近之,作惡者禍不遠之。夫九清大羅及三塗苦獄,本自一心發為兩事,是知天道不負於眾生,乃眾生有違於天道,故禍福如形影之相逐,實報對似循環而反覆。○大眾豈想賞罰如此分明,因甚全然癡呆不省,但只欺心狡倖,每求自己之榮,抱恨懷讎,常妬他人之樂,那信欲求自己福,先當福與人,害他求利己,暗中損自身,如有不信,略問一言:狡倖過人過得於天否?若罪盈過滿,致令上天之怒責,下鬼之欺誣,此時痛苦,悔之何濟也。嘆有此危厄如何救解?但悚思之事急宜迴首,戒貪嗔而起方便之心,填坑壍而發平等之意,修齋謝過,精思念真,認自己本命真君,方獲安泰,自得康榮,如何得見自己本命真君,咄!休縱羣魔盜心鏡,常教心鏡攝羣魔。

頌曰:

莫教這箇著羣魔,戰退三尸出網羅。
苦海浪深宜上岸,愛河風緊早登坡。
但能把住真空性,任是從他境界多。
柳綠桃紅俱幻化,只堪低首笑呵呵。

凡見北斗真形,頂禮恭敬。

 且夫道本無形,故育物而即有物,雖有像,然抱道而本無,是以有假而有真,無真而無假,乃道藏萬物之中,悟則只於目下,人執一方之外,迷來何處搜尋,凡欲學道,如何行而見之,但善者當從,凡惡者宜退,累行積功,道合天理,然後感遇明師,引入無為之法門,得見玄玄之道矣。是以善惡由於心也,玄理出於師也,智須自我,道因師指,雖還明師#2,自智淺而不知深理,然雖智善,不假師而豈達玄微。○大眾但欲學道,先當從善退惡,常以戒非,旦暮不離於道矣,時刻不亂於智矣。如此行之,道無不備矣。又乃凡夫眾生多失真道,何為也?因萬物外誘,使五欲內荒,逐樂貪生,迷真失道。故太上曰:勿著外景,使心不亂,只緣眼前之幻景,致令身後之禍殃,寧不慎之乎。見假者起真心,遇真者去假意,謂如凡見北斗真形,頂禮恭敬者何也?北斗者,乃天之樞紐也,真形者,乃亘古不易之真像也。頂禮恭敬者,乃人之精誠敬奉也。夫道不在遠求,物物是道,迷不能覺悟,頭頭是迷。乃聖人化眾生,認物中之真,則大道於掌握而矣#3故說法言,使几夫不生邪見,不造愆非,演假顯真,以度於未悟者也。善惡之由皆心也,但可行時,斟酌而行,當止處,三思而止,依此進程,實為玄妙,不亦宜乎。咄!心業除時三業滅,意魔起處百魔生。

頌曰:

壺中法相本寂寂,只為從隨意下賊。
出沒閻浮去與來,漂沉苦海曲還直。
争及頻悟故鄉景,劫外雲山玄最極。
欲識其間端的意,夜深江畔一聲笛。

北斗第一陽明貪狼太星君,子生人屬之。


北斗第二陰精巨門元星君丑亥生人屬之,


北斗第三真人祿存真星君寅戌生人屬之,


北斗第四玄冥文曲紐星君卯酉生人屬之,


北斗第五丹元廉貞綱星君辰申生人屬之,


北斗第六北極武曲紀星君巳未生人屬之,


北斗第七天關破軍關星君午生人屬之,


北斗第八洞明外輔星君,


北斗第九隱光內弼星君,

頌曰:

誰知九竅表天罡,運斡靈臺變化機。
忘意見生應降福,輕心落死自成非。
默施丹闕通神德,高布玄山炳聖威。
迴首碧空雲散處,寶珠燦燦顯光輝。

上台虛精開德星君。


中台六淳司空星君。


下台曲生司祿星君。


頌曰:

攝養須當要絕塵,絕塵方可煉神形。
曲江雲靜月應白,幽谷煙消山自青。
丹電虎眠風颯颯,玉池龍戲水泠泠。
三台聖法適將扣,六鬼奔逃無處停。

如是真君名號,不可得聞,凡有見聞,能持念者,皆道心深重,宿有善緣,得
聞持誦,其功德力莫可稱量。

 且夫至聖道無親,潤及於一切眾生,智有等變異於萬端,本來面目元沒差殊,善惡之因為行雨露,浩浩四生,遑遑六道,難昇九清天,易沉五夜地,皆為眾生貪愛愚癡,故然如是也。且以浮生在世,貪迷俗境,不顧真空,以狡倖取為能,以欺心務為智,以財利用為榮,以聲色樂為樂,遂政失其真道,永劫輪迴,但只舌如三寸剛刀,尋尋損物,意若十面埋伏,念念贏人,豈想天地鑑人,如影隨形,善惡之報,禍福以迎。○大眾又寧嘆人生幻體,壽年七十,其間夜消太半,得一萬日,其內憂息中分待有多少時光,忍造愆業?乃以人身大小腸為江海,兩目為日月,五臟為五嶽,頂圓像天,足方像地,天地秉道而生,人身因道而長,既人身與天地同體,為何天地長存,人身不固?皆是天地抱道而寧,人身敗道而動,天地抱道而寧,則陰陽交媾,自然上下往來綿綿,道合真一,故然得長存矣。且以人身敗道而動,則損壞元陽,敗虧道用,喜怒貪嗔不守自真,深迷外境,陽魂消喊,陰魄崢嶸,不識抱道之理,四大百關,羣魔競毀,安同天地之至堅固也。故上智眾生得聞如是,能開悟解持誦皈依者,道心深重,宿有善緣,得遇我太上玄門真教,脫免輪迴,證登仙品,永絕六道之恓惶,超赴十洲之快樂,出乎玄玄矣。咄!得遇玄門還不悟,輪迴往復幾時休。

頌曰:

玄門應是少知音,豈在雲濤深處尋。
但得轉迴芳柳徑,自然現出碧煙岑。
行觀嶺畔山花放,卧聽山前野鳥吟。
此箇幽棲非遠路,悟來端的不離心。

若正信男女,值此真經,智慧性圓,道心開發,出羣迷徑,入希夷門,歸奉真宗,達生榮界。

 且夫或行於至道之門,或涉於不善之徑,所在乎心智也,心省非而愆自滅,智悟真兮道自生,智不悟真空,心執迷狂徑,玄門真道何由得見哉!當從於善而戒其非,守於靜而離其動也,靜內日月,別有三山,動中境界,不無六道,靜為仙子出身之由,動乃凡夫入夢之本,出乎智人矣。且乃舉一措或是或非,一思一念或邪或正,是非可鑑,邪正可辮矣,於是非邪正之間,好安詳下手。○大眾誰可去曲邪而蕩蕩乎,孰能飲道德而陶陶矣,智者混俗世而慎非為,愚者遇道真而不正信,儻若有正信善智之人,值此真經,智慧性圓,道心開發,出羣迷徑,入希夷門,歸奉真宗,達生榮界矣。又乃智慧性圓者,智者,目視萬物,身在諸塵,性不生亂,心不有著,乃為智也。慧者,二儀道用,三昧真空,無幽不燭,無化不通,是為慧也。性者,劫終劫始,常在常存之神也。圓者,圓融覺照、無礙洞觀之真也,道心開發、頓悟真道也,自然出羣迷之徑,入希夷之門,歸奉真一之宗,得達長生榮樂之界也。所謂塵性不除,三灾並起,道心開發,六慾皆消。

頌曰:

法鏡融融隱寶臺,因循休待染塵埃。
頓開妙道真清靜,撒脫迷途化樂哀。
省得有為緣有用,從教無去亦無來。
道中消息如還悟,妙相神威越九垓。

於三元八節、本命生辰,北斗下日,嚴置壇場,轉經齋醮,依儀行道,其福無邊,世世生生,不違真性,不入邪見。

 夫鐵鑛雖頑,因鍛鍊而為器,人心雖欲,親道德而戒非,鑛不鍊而終不成器,人不修而終不成真。是故憑匠師而方覺悟,因道德而始知空。道乃萬物之首,德為百行之源,故道德之玄玄利周於一切,几夫眾生豈知其日用乎!然道之無形,但戒欲而可見,雖德之有鑑,非積善而不成,慕道者不見其性,何以為真,立德者不修其行,何以為仁。凡修道修德者,當以清真守靜,實腹虛心,退己讓人,恭尊克下,若不取其則,學道修真者,終有廢矣。且以未成道之日,凡夫幻化色身性命之由,為是善惡不等,禍福差殊,皆屬天曹地府主宰,官僚掌握性命,有過而責罰,有善而賞福,既嘆如是,好於八節三元生辰本命,嚴肅清場,轉經齋醮,思真念道,謝過祈恩,其罪必除,其福必降,不違真性,不入邪見,使保天年,得道長存也。若溺邪見則迷真,迷真則敗道,敗道則罪生,罪生則形喪。嗚呼!因寸心之狂亂墜入迷河,信六賊之般調撞於業網,何似鍊金丹之一粒,脫幻化於四生,則得逍遙物外,與道合真,自在玄玄,無障無礙。

頌曰:

體中別有太微神,神內圓融號杳冥。
視聽不知何相貌,通玄長是合靈真。
依依桂月懸明鑑,鬱鬱松山倚翠屏。
山月高低俱不礙,洞然無物兩忘形。

持經之人,常持誦七元真君所屬尊號,善功圓滿,亦降吉祥。

 解曰:別有威嚴界,無礙無為原自在,塵情纖芥不留心,坐感萬神相護愛。○ 大眾玄門消息事,且好著心知,修真須務本,本立道無虧,不知道在本,焉得達瑤池。故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,欲求道玄,且固基本。本固求真易,求真喪本難,本真俱有妙,方得到家山。且夫無為則賴於有為,故知基本有,相則辯於無,相要識當頭,識得當頭破,方開耳目聰,元來真妙化,只在本身中。須知擊石有火,坑地即淵,思福當善,斷因滅緣,解渴必水,敵寒則綿,進真成道,慎過無愆。但人能精進持誦,念道思真,善功不退,行滿功成,吉祥集降,神沐逍遙,永享太玄矣。咄!勝景謾誇三島有,滿懷風月更翛然。

頌曰:

重樓華館湧靈泉,中有丹皇號自然。
混有鬱羅開大有,沖虛金鼎運真玄。
陽神保鎮三明地,陰魄降擒六洞天。
莫向枕邊迷幻夢,恐孤寒月滿漁船。

即說北斗咒曰:

北斗九辰,中天大神。上朝金闕,下覆崑崙。調理綱紀,統制乾坤。大魁貪狼,巨門祿存。文曲廉貞,武曲破軍。高上玉皇,紫微帝君。大周天界,細入微塵。何灾不滅,何福不臻。元皇正炁,來合我身。天罡所指,晝夜常輪。俗居小人,好道求靈。願見尊儀,永保長生。三台虛精,六淳曲生。生我養我,護我身形。???????尊帝,急急如律令敕!

頌曰:

玄牝樞機列化神,薦登真理沐洪恩。
祥煙塞斷迴遑路,新月開通樂逸門。
正炁攝生安禹稷,靈源保育運崑崙。
七元不昧流光照,萬聖來前衛我尊。

老君曰:凡人性命五體,悉屬本命星官之所主掌,本命神將,本宿星官,常垂蔭佑,主持人命,使保天年。凡俗無知,終身不悟。夫本命真官,每歲六度降在人間,降日為本命限期,有南陵使者三千人,北斗真君七千神將,本命真官降駕眾真,悉來擁護。

且夫道育天地之根,炁補五行之用,物盜天地之靈以成茂,人盜萬物之精以求安,故三才五行,人倫命物,皆非道不生,故非道不立,一切萬物皆不出於大道者矣。故以道含萬彙,人悟一心,萬彙播經,非出於道,一心變用,莫實於真,凡欲學道歸真,修身保性者,當務於真實,故天實可運於日月,故地實可載於含靈,人實於諸世中,自然大道之真可成就無漏也。故真心實行,道則無虛以成真,若頑心不戒,聖功何以達玄門,一切行業當要實功,我玄極之大道用而有真。奈浮世迷人,看之若假。嗚呼!但淺根薄行之眾生,豈信玄門別有幽極之妙理,唯只樂情慾為歡,競浮財而作富見,言邪慾爭競欲聞,聞說真空如起偉,妬謗玄門若泥沙,貪非為忘性命,玄真妙理,隔萬重之煙水,苦海迷津,何時得越於道岸哉!以此為凡夫無知,自身不悟,故我太上啟無為之金口,吐濟物之玄珠,指三天之有路,塞九夜之無門,利益羣生,恩沾眾品,誘上善成天真,引中下歸正道,教演三乘,經垂萬化,蓋為眾生種性不同,根器各異,說上乘化上根,有中下之人,必不能達於此理,為縛心鍊性,默默無言,綿綿用道,進無形之理,慕無像之真,非上根無由達理。故說中乘下乘用外緣而引見內真,說有相而辯於無漏矣。且如本命真官,每歲六度降在人間者,謂六十甲子所屬生年之日,即為本命、每年有六次逢值,即是本命下日也。其日有當生本宿星官、本命神將下降世間,觀察善惡,兼有南陵三千使者,北斗七千神將,俱來擁護,此日即宜齋戒禮誦,懺悔祈禳,皈敬眾真,欽崇本命,當得灾咎消除,命年遐永矣。或謂南陵使者三千人者,乃離火之象,丹陽之宮三陽為三魂,動則神靈生而主於心也,心能禁制形神,使不亂也。北斗七千神將者,坎水之形,黑陰之府,七精開七竅,通則光明徹而主於腎也,腎能慎固精氣,使不壞也。此乃人身中本真所在之處,因真元在谷,則得三尸七魄六欲九蟲悉皆順道,而有萬神眾真盡來擁護,此乃道之實也。咄!會得太玄消息意,泰山變作玉京山。

頌曰:

愛河岸闊浪迷天,且好抽身上法船。
制得耍猿眠卉徑,任教意馬走芳田。
達開玄理頭頭道,悟到幽機處處禪。
月夜獨吟高舉棹,家鄉掩映古峰前。

可以消灾懺罪,請福延生,隨力章醮,福德增祟。其有本命限期將至,自身不知,不設齋醮,不修香火,此為輕生迷本,不貴人身,天司奪祿,减筭算除年,多致夭喪。迷誤之者,雖遇經訣,懷不信心,毀謗真文。如此之人,身謝之後,淪沒三塗,漂沉諸趣,永失人身,深可悲哀,自致斯苦。

 竊惟求煙而近木,救渴而近泉,戒非而近善,惡愚而近賢。夫木性非炎,鑽之則火出,人心逐慾,戒之則道生,非賢勿辮愚,非泉勿釋渴,非正勿知邪,非真勿知假,以假顯真,以邪知正。且如玉臺懸寶鑑,輝輝其中,豈汝有形骸,秉大道玄玄於中何爾無,夫寶鑑本真,內現者虛假形骸,元假中隱者乃真,當以心鏡拂拭絕纖塵,性合道兮周沙界,大道無物不包,含性則無心而不亂,萬物已知為假,一心獨照為真,若取物用之,樂道無由,若離物言之,登天沒路,是乃引目海涯,忽觀桂月,閑遊山徑,頓覺松風,因惡而可從善,為假而可知真,因凡則知聖,因苗則知根。且以凡夫在世眾生,不以假物指真,如何辯有像,不以法相傳空,如何識無形,故以聖人垂化,用於未悟者也。故太上曰: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是也。若有我等一切几夫眾生,悟斯大道,知本命限期,持此玄經進步仙階,能精修不退者,自然福德增崇。若不進玄功,輕生棄命之徒,當自性入別骸,心攢萬若灰,河明報何時,徹鐵域拘囚,甚日休爭如。好憑一智登天路,莫順三尸作地囚。

頌曰:

隨力修真則見真,苦修多作始初勤。
當須要辦真實行,方入無為自在門。
業海省無千里岸,蓬山迷有萬重雲。
漁燈照處寒江靜,鷗鷺驚飛失舊群。

若本命之日,能修齋醮,善達天司,一世於本命限期,開轉真經,廣陳供養,使三生常為男子身,富貴聰明,人中殊勝。

 蓋聞情起乎物,識起乎心,欲情起則三山作羅酆,情欲滅則九夜為玄府,大抵羣魔眾苦緣甚而來?八難十纏為何而至?欲物乃羣魔眾苦之根,亂性乃八難十纏之首,欲乃本無根,目乃欲之首,魔則本無礙,心是魔之因,故五音令人耳聾,五色令人目盲。《陰符經》云:瞽者善聽,聾者善視,絕利一源,用師十倍,三反晝夜,用師萬倍是也。蓋萬緣千行,皆出於一心也。又云:柳綠桃紅,乃眼前之幻化,風清月白,是劫外之生涯。若寂照太微,則神生丹闕,如昏迷世慾,則魄墜寒池,諸塵諸漏,萬種萬端,只要於假內認元初這箇,於無中覓實有容儀,則可以行大道也。○大眾乃以目前境界,浩浩多端,俗態迷因,般般無盡,七情六欲,五鬼三尸,化邪慾誑爾入迷河,用俗樂唆君歸業海,種種禍臨,何如奈忍,但當降其心,而羣魔自伏,戒其慾,而眾苦消除,心滅則萬法皆滅,情生則眾苦自生,入道玄門,幽關夜府,路本一條,剛行兩徑,神靈射九夜開光,魄散昧三山閉黑,天堂之樂,地獄之囚,為非之果,作善之由,皆隨靈臺而變化,從智性而出現者也。若有眾生能知本命之理,清净齋戒,滅於塵漏,其善功超達天司,獲相貌端嚴,位登真人,得越苦海,皆因降心伏魔,從善戒惡,可登仙界逍遙,不致幽牢拘鎖。若有持經辦道之士,遵依太上之文,不犯聖真之禁,得道成仙,乃蒙恩先聖,將何以報之,故《證道歌》云:粉骨碎身未足醉,一念了然超億劫是也。只要慕道了然,心滌無垢,便為不負天地之理也。咄!鑿開石壁無遮障,萬象森羅掌內觀。

頌曰:

玄靈大愍濟牢籠,廣化三乘悟太空。
目下自知宜取用,雲中他說莫尋蹤。
桃漢柳岸君家事,桂月松風我祖宗。
堪笑幾多學道者,却貪塵景走西東。

其有生身果薄,雖在人中,貧窮下賤,縱知本命,無力修崇,能酌水獻花,冥心望北極,稽首禮拜,念本命真君名號者,亦不虛過本命限期,皆得延生注福,繫係人身,灾厄蠲除,獲福無量。天師歡喜,踊躍作禮,讚歎難可得遇無上法橋。

 夫水性至平,浪因風起,人心本靜,動自物生。物不著兮情不生,心常虛兮欲自滅。愛欲起於心,形神喪於物,漫漫業海不歸岸,而一任漂流,黯黯羅酆競涉路,而從教險峻,直待失時方覺悟,日中扶影護惆忄厨。○大眾貪愛狂迷癡慳悋,惜愚人不悟,此乃喪性命之因,迷真玄之本,俗樂貪迷非君之益,道心開發乃我之榮,雲霞幽洞閑日月之光,麗閣華堂昭星霜之變,物外離塵境界別有逍遙,世間虛華俗樂豈無患害。凡修真鍊性者,當要十二時中、一百刻內,行坐施為,清净身心,常立方便,自然累功積行,善達三天,登真得道矣。故太上有曰:進善若偷是,故於塵世之中和光順時,隨緣立善,若言善不行善,則證道無門,見非能戒非,則登真有路。凡欲修真學仙之人,當建真實之行也。且如世間貧賤高下,然各有等差,大道真空,則實無分別,有肅智清心而進道,有陳幡列像以祈恩,善立各門,恩成一路,世情有富貧之間,天心無高下之分,但能起一念進道為善之心,外則天真地神祐之,內則元命形神樂之,自然灾厄蠲除,獲福無量。是時天師得受是經,不勝欣喜。天師者,秉道輔正曰天之師,迷真逐邪曰地之鬼,故悟真大道之人,正可謂得遇無上法橋矣。咄!一神秉正無邪諂,三界逍遙總在渠。

頌曰:

柳岸分明橫法橋,迷來恰似路迢遙。
煙飛江浦山光淡,日照幽村野色消。
幸是本來無著相,強教今日話忉忉。
不知迴首人間幾,月白風清我獨招。

 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卷中

#1『皈依』,同《經注》本,《真經注》本作『歸真』。
#2『雖還明師』,當作『雖遇明師』。
#3『而矣』,疑當作『中矣』。

 

 

 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卷下

崆峒山玄元真人註解並頌

 

老君重告天師曰:世人罪福善惡皆屬天司,懺罪消灾,莫越修奉,遇本命生辰,告身中元辰驛馬,削落三灾九厄,保見今眷屬安寧。

原夫天地無象,道隱於混黃,日月未形,炁含於太朴,一炁足而黃中理,大朴散而物始生,三才布化於羣靈,六運吹噓於橐籥,寒暑遷變,律呂和彰,上散日月之晶,布其星辰,下凝清濁之滓,列其丘嶽,產育萬物,滋長群生,人盜萬物致寧,物耗人兮致道,春茂則秋衰,有生而有滅,若不形而不像,亦無死以無終。○大眾眼睫不遠於目,視見弗然,大道只在於心,修之豈識,雲宮梵闕,寶苑騫林,將有相而識於無相,仗化緣而知於空緣,因有為則至於無為,為有相而得於無相,靈臺不昧道應明,塵積昏朦神必暗,靈竭精潰,形病身亡,三魂渺漠空於陰路,太悠悠,百節形骸謾向荒坵,寂黯黯,饒敵一國之富,此日那榮,空傳六印之名,於期何濟,世之迷愛慾而多失元辰,縱貪婪而廣況驛馬,目視桃紅柳綠,不知空色之由,意隨蝶舞花飛,豈別因緣之分,於海波闊遠處旋渦中,宛轉甚時休,在山石深厚地雲穴內,亂竄何日止。但世人惡濕而居下,畏死而貪生,不知生者死之根,過者禍之首,自當畏濕而居高,貪生而脫死,恐禍而慎過,防患而戒非,自然逍遙為陸地之仙也。且夫眾生作非犯禁,累成過咎,何法得免,何計得禳?在乎悔省前非,永絕後過,精思太玄,恭勤敬奉自己身中元辰驛馬,可得削落三灾九厄,保見今春屬安寧。如何是告身中元辰驛馬?蓋元者始初也,辰者真象也,驛者宅谷也,馬者頑獸也,欲請福,當禱祈,參求本來元初,同大道,合天地,運日月,齊山嶽,通幽達玄,無為無礙,這箇元辰,悔過遷善,便可消灾度厄矣。能縛自身宅谷中意馬,心猿得住,自然萬灾不干,群邪稽首,則得逍遙三界,乃證玄玄者矣。咄!自身驛馬擒降住,方得元辰落九灾。

頌曰:

莫擊元神五蘊山,就中虛幻事多難。
迷雲常惹靈臺伴,愛浪頻潮丹闕間。
九厄漸生猿馬旺,三灾轉起鬼邪頑。
誰知照見真消息,風月依依兩不干。

凡有上士於本命生辰持此真文者,外伏魔精,內安真性,功霑水陸,善及存亡,悔過虔恭,漸登妙果,重立玄功,證虛無道,乃得聖智圓通,隱顯莫測,出有入無,逍遙雲際,昇入金門,與聖合真,身超三界,永不輪轉,壽量無窮,快樂自在。

 且夫善惡之各異,皆出自於所為,禍福之兩途,乃實因於所措,大抵幻魔縱則愆必積,心業滅,則罪亦亡,雖知善惡禍福,如影逐形,莫可逃之。且世間凡夫眾生,不知何以至親,何以至大,雖知惟道至大,惟命至親。今乃知道大命親,何以求之?何以護之?須知樞之自輪,綱之自紀,一心攝正,萬法無邪,親者不能敬,焉能敬其疏,內者不能悅,焉能悅於外,則敬親廣兮疏必善之,則悅內加兮外必推之,是故可正於一身,自然弗令而順之者也。○大眾何如龍吟虎嘯,昇沉於丹鼎之中,鬼哭神號,奔竄於黃宮之外,可得證虛无之道,壽量無期,快樂自在,逍遙三界,昇入金門,與聖合真矣。咄!身到曲溪煙月岸,楚峰山色轉分明。

頌曰:

玉虛臺畔舊圓融,無礙無為萬古同。
只為情迷生滅內,拘摩真覺去來中。
皆因執有還著有,縱得依空又落空。
空有可於方寸鑒,自然展轉顯神通。

凡有男女於本命生辰及諸齋日,清净身心,焚香持此真文,自認北極本命所屬星君,隨心禱祝,善無不應,灾罪消除,致感萬聖千真,俱來衛護。此文所在之處,千真敬禮,萬聖護持,魔鬼濳消,精靈伏匿,世有灾殃,悉皆消滅。

且夫大道難稱,玄功罔測,霈洪恩則敷於萬物,布妙化則徧於八紘,有品咸亨,無物不載,然而道無不載,廣施有用之恩,物遂生成,大啟無為之化。又曰:有用之空非有用,無為即色豈無為,用為要識其中理,方脫輪迴興嘆悲,而知天地蓋載其恩彌焉,日月照燭其恩亦然,大道化身,其孰固憐,不知身之以國,命之以君,靈之以本,氣之以臣,縱妄想而迷五色,隨貪愛而滯六塵。須知君愛敬國之昌,靈氣沖和身不亡,臣子忠君君愛臣,家邦從此轉興榮,蠻夷縱有多兇勇,自是無由敢戰征,大底以和成晏,以正攝邪,一念頓息,萬緣俱忘,若起一念之因,應受三塗之報,則有過去未來見在,捨身報身受身,迷不知涉於深淵,貪不知步於峻嶺,兀兀如癡,昏昏若夢,起無明業火,毀焚樓閣之嚴缺,有漏迷津,散蕩真元之理,是以眾生斯之廣矣。凡有男女於本命生辰及諸齊日,清净身心,焚真實香,持念真文,自認北極所屬星君,隨心禱祝,善無不應,灾罪消除,鬼魔伏匿,願我含生同離業果者矣。咄!七真拔苦尋無地,一念忘時別有天。

頌曰:

萬疊雲山聳翠華,分明歸路本無差。
争知只恁他鄉好,不顧終非自己家。
去執乃為真懺悔,忘貪便是大丹砂。
降心得入幽微徑,笑看溪風送落花。

是名《北斗本命延生經訣》,乃修真之徑路,得道逍遙皆因此經,證聖成真皆因此經,出離生死皆因此經,保護男女皆因此經,保命延年皆得自在,永為身寶,福壽可稱,保而敬之,非人勿示。

 凡修道者,皆憑於保真練性之理也,乃知昧性者禍有多焉,悟真者福無少矣。善惡施為,皆惟然於心也,禍福可鑑,皆惟然於智也。蓋凡夫在世,動念施為,行藏舉止,禍福善惡,互相交錯其間,分別者在乎智也,故以有善即進而從之,遇不善當退而戒之,退不善可立於功,戒為非勿失於德,可見於玄門矣。空言退惡,不立其實功,謾說進善,弗行其實德,希夷之門,性相之理,何由達於此也。乃以聖人垂經,譬如日月之光輝,能破黑暗,視現萬物,明照諸方,使一切眾生未知者知,未見者見,其功皆為天之德也。我太上說此經教亦同日月,咸使几夫知登真入道之途,脫苦海輪迴之路,其功皆為於聖之德也,乃以眾生之性,亦與日月之同,洞照太虛,纖塵不染,飛空無礙,乃不知立功修德之理,障礙雲生,煩惱業起,昧卻靈明,涉於幽暗,貪呆#1不顧前坑之險,逐樂寧思後患之憂。○大眾爭如立功修德,其福不可稱量,可濟度苦魂,可永延遐筭,出離生死,得道逍遙,即可證聖成真,上登三清之境矣。咄!延生經訣修真路,體用皆因此一經。

頌曰:

玉壺壺內隱玄玄,欲識須當縛耍猿。
功行切宜都總備,聖真方得兩皆全。
劫終不壞飛仙島,物外猶存豈梵園。
悟到從來幽妙理,玄微極處只無言。

老君說經將畢,龍鵝天仙來迎,還於玉京。是時天師受得妙法,而作是言,誓願流行,以傳善士,若有男女受持讀誦,我當與十戒仙官所在擁護。

 原夫天無私,而勸於善也,斯有道,則福無形也,人惑欲,而從其用也,斯有數,則福臻中也。若以所得其中,則福祉之來也不可禦,又奚慮其釁極也,若人所以失其中,則釁極之至也不可逃,又奚望其福祉也。蓋以善惡因由,如行車之轉輻,如谷聲之應逐,還報然而何以免之?君不見芳英滿檻,難逃九月之霜,金玉盈堂,怎免百年之限,人身幻體,終於浮世豈長存,罪戾增崇,定是冥途縈永久,何如開神光射破八門關,掃氛氣高昇三界府。奈何眾生情迷諸漏,性積多愆,於濃濃浪裏走無停,向靄靄雲中迷不省,可嘆三尸六鬼得勝喜容容,卻嘆四大百神勢虧愁慘慘,雲宮仙府去無門,曠野荒址應有分,將玄真浩散逐悲風,把靈魄飄悠涉鬼路,平生冤業見前來,空悔問君何去住。故太上曰:上德不德,下德執德,執著之者,不名道德。夫執著邪見,遇啟正觀,可敵羣魔,握權天地,指勑萬神,役袪三界之樞機也。且以囂塵廣厚,迷障昂高,未能飛步於青雲,何引凡軀於碧落,如何向五苦八難之中,到三島十洲之外,但於方寸之間馘邪魔,奔遠於寰區之外,晏忠良弼輔於朝幄之中,自然神昇超世,道合自然而然,出入往來,無縈無礙,自在逍遙矣。是乃太上垂濟物度迷之法,普徧萬方,周流三界,於是令天師傳授眾生,咸離苦業,俱入道真,持授歸依,通玄究妙,洞觀無礙,超入法門,自得十大仙官,翊衛修真抱一之身矣。咄!一心摧斬諸魔鬼,眾苦翻為十善神。

頌曰:

眾流分派育羣生,雪月輝光雨霽晴。
千浦浪渾千月暗,一溪波靜一輪明。
元同真處異何異,只為迷來成不成。
却笑落花飛片片,野禽由自弄多情。

於是再拜老君,而說贊曰:

家有《北斗經》本命降真靈。

頌曰:

瓊文奧旨甚叮嚀,為恐眾生落夜扃。
故說太玄玄妙理,指開頑識識空形。
祥風灌透黃華館,慧月光輝丹界亭。
運取聖功非內外,神明應是降直靈#2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宅舍得安寧。

頌曰:

誰能頓解悟真經,遣去凡情護我形。
鍊性保神精養血,固根離愛氣和靈。
泥丸運得開明月,液海應擒照鑒星。
六識若降無患惡,自然宅合得安寧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父母保長生。

頌曰:

勤修妙相體圓明,方寸休教染垢塵。
默默施為仙行業,綿綿進用道功程。
十華定舉標金格,五老須從註玉名。
皆自一身持戒善,慶敷九祖保長塋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諸厭化為塵。

頌曰:

但能常靜暨常清,天地咸寧萬法明。
神谷長存開玉蘂,刀圭乃得產金晶。
寶壺騰瑞龍蛇戲,壽鼎飛光鬼魅驚。

若取聖功頻煅鍊,自然諸厭化為塵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萬邪自歸正。

頌曰:

心猿縛住入玄幃,妙相莊嚴自此威。
斡轉玄關塞地穴,驅回妙範奪天機。
慧鋒誅斬妖魔盡,法印宣威魍魎稀。
蕩蕩滿懷風與月,萬邪稽首自歸依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營業得稱情。

頌曰:

方寸修持坦坦平,塵緣都沒半毫縈。
三尸計攝歸玄理,六賊機圖滅怪獰。
現出曲漢山月朗,透開春色谷風清。
不知這箇生涯事,誰肯經營得稱情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闔門自康健。

頌曰:

不在驅驅度遠關,道迷雲外得應難。
神光只照無為路,法眼休觀有礙山。
朱閤玉樓真造化,清風明月樂翛間。
幽菴活計人能會,從卻菴疏主亦安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子孫保榮盛。

頌曰:

空洞靈臺瑞靄清,汪洋和氣徧區紘。
雲巒硌硌神風冷,煙舍蕭蕭皓月明。
野史笛吹無事韻,牧童歌唱太平聲。
自從認得山家樂,姹女嬰兒展轉榮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五路自通達。

頌曰:

綱紀經綸事業興,忠心匡國輔高明。
未容讒佞食君祿,常許功勳作帝卿。
宇宙既能施正化,江山應是肅然清。
同瞻聖主巍巍德,載路通亨賀太平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眾惡永消滅。

頌曰:

誰肯調馴猿馬情,免教奔竄誤前程。
對他桃李舒晴日,收拾生涯隱故京。
好是雨餘山色净,只愁雲暗月華明。
若能但把俗情滅,眾惡何由得自生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六畜保興生。

頌曰:

識得浮華事可驚,便宜迴首捨凡情。
任從目下般般冗,不運心時灑灑清。
活計勿虧應有盛,功名休怠不無成。
也知別更求何利,六畜寧來主自榮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疾病得痊瘥。

頌曰:

一念休教業所牽,百關調暢保延年。
勿令真氣時時損,常使靈源日日添。
龍虎不能停戰鬥,坎離豈運自團圓。
不須草木奪神理,定是灾除樂泰然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財物不虛耗。

頌曰:

這顆玄珠無價酧,眾生皆有不能收。
本如明月澄江水,元若清風動素秋。
且好牢藏先準備,莫教散失後成憂。
金門玉戶宜常閉,免使狂猿起意偷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橫事永不起。

頌曰:

迴光返照滅塵心,莫負玄門振法音。
只在目前分造化,休迷雲外別搜尋。
寒巖月朗山猿唳,谷樹花芳野鳥吟。
若肯的然行此道,非灾何為得能侵。

家有《北斗經》,長保亨利貞。

頌曰:

莫將無漏等閑輕,好慕真空進妙程。
常托赤松為取用,每從蒼昊變虧盈。
分開羃羃陰雲翳,現出輝輝皓月明。
打當塵囂無半點,忻哉長保利亨貞。

老君曰:善哉善哉,汝可宣揚正教,福利無邊,普及眾生,永霑勝善。

解曰:碧天秋霽夜無雲,月影輝輝落水濱。争奈怒風來太惡,沸波搖散玉華輪。切謂猿心顛耍,宜調伏於玉洞之間,馬意劣頑,可繫縻於玄山之下,野外多春草,山前足異芳,馬猿還不繫,逐景定奔狂,境界來時無準備,柳煙深處定迷蹤,柳塘花塢春明麗,牽引時人翫景遊,信步不思歸去晚,急迴斜日過江樓。謂浮生幻化,那堪日月如校,榮辱虛華,更嘆韶光似水,忍造愆非,魂沉寒夜,不知省悟,魄墮幽陰,切以金鐘高架木不扣兮,終日無音,寶月空懸雲不蔽兮,通宵自朗,譬若心不動兮性常定,外不入兮內常安,內安則萬法皆明,性定則羣魔自伏,何幽不燭,何化不行。奈爾凡夫昏朦真性,縱情縱慾,轉輪六道之中,何德何修,甘墮九泉之下,月館松溪,無戀意囚牢,火宅競鑽頭,只於苦海貪榮辱,辜負真元逐浪流,被諸塵漏,緣覺聲聞,逐景沉迷,量因生滅,迷誤不省,競著羣情,自沉苦趣失人身,何日再重登道岸。深蒙太上重演真詮,普濟眾生,永霑勝善。咄!太上善哉真法語,眾生普福利無邊。

頌曰:

圓融妙相本莊嚴,大霈玄恩無背偏。
萬物俱蒙真造化,羣靈咸隱太幽玄。
龍蛇有寶非奇特,天地無恩實可憐。
識破用中無用理,剖開混沌見機權。

天師稽首禮謝,信受奉行。

 註曰:道徧十方,澤沾萬彙,化育含靈,混成眾類,細入塵沙,大包天地,日月之綱,陰陽之緯,用之則輝,背之則昧,隱顯隨機,變通量器,智者乃符,非人勿示,輕則匪臻,敬之必至,故立玄門,識真辯偽,普使超昇,咸辭溺墜,功就行成,神飛仙位,願我眾生,皆逢正義,慎之慎之,無二無二。

頌曰:

千經萬論破癡迷,更不迴頭待甚時。
業海自今宜出浪,罪山從此好平持。
心間未及於人計,意下先除潤己私。
道德兩全功行備,煙霞獨步樂無為。

 

太上玄靈北斗本命延生真經註解卷下竟

#1『貪呆』之『呆』,疑誤。
#2『直靈』,疑為『真靈』之誤。
 

 

 
後  序

蓋聞昊天皇皇,至高至邈,無梯可以倚其上,無路可以達其中。大道默默,至幽至玄,無計可以度其元,無方可以測其理,於是以善為昇天之徑,以經為入道之門,善則通於雲衢,經則露其隱奧,則非善乃天之無路,則非經乃道之無門。是故立經度死,垂教開生,而況厥恩莫大乎經也,其福莫大乎善也。夫聖人垂經,則有恩而無,凡夫奉善,則無福而有,因心以作,所由生也,若得遇玄文,空披視已,不戒不奉,匪究匪窮,何異有患求醫,唯誦驗而不餌於藥,恐刑開律,但解科而罔戒於非,思之矣然,而覽之豈可獲其濟也。凡有得遇,可戒奉之,庶乎俾寒獄之冰消,使火山之焰息,可得蓬宮閬苑注籍得道之名,幽府羅酆落部拘囚之目,咸拯識靈,同登道岸,余行微性,不愧聾言,謬作嘆文,標其經闋。眉山蘇軾序。

 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9    醉里酒中仙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9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