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道教经书>> 洞真部>> 文章列表

正统道藏洞真部众术类-黄帝龙首经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14-11-07 13:00:23   浏览次数:113

黃帝龍首經

  經名:黃帝龍首經。撰人不詳。二卷,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洞真部衆街類。
 
 

黃帝龍首經序

 

  黃帝將上天,次召其三子而告之曰:吾昔受此龍首經於玄女,經、章、傳、義十有二緒,言六壬十二經也。蓋吾所口受不傳者。謂龍首記三十六用也。吾今日告汝,汝固能行之乎?內以自輔,外修黔首,黔首者,民也。術與賢者。若不能行,則埋之名山三泉之下,慎無妄泄使不神。吾將為汝參會其中,謂起用也。遂其終始,謂三傳也。要正之本,謂正日辰。同之一首,謂陰陽有四時其用一也。萬物俱主各自理,言事物唯非一名,各自其部分。義不相干,事不相擾,言雖有事事鋒至,各以其物次第期之,事雖聚多,各有次第,事不相擾亂也。敬修其神以為天寶。天一常居太淵之宮,言天一至尊,固守而不行,以四時氣遊於四方。太淵者,宮名也。在北斗維之中央,直神后之左右。春遊玉堂,大吉,臨四仲時。夏遊明堂,神后加四神。秋遊絳堂,登明加四仲。冬遊生死之場。河魁。其居一也。言一坎數在干。右玄冥,少陰也,言向南面西六也。左明光,少陽也,言其向南面在東也。背太陰,背子亥也。向正陽。向巳午也。翳華蓋斗名也。西乘玉衡,大吉小吉。迴璇璣斗七星也。而臨八方。東、西、南、北及四維也。將四七,謂二十八宿。使三光,日月星也。通八風,謂八節之風也。定五行。謂東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四季土更用事之比令六壬領吉凶,言日辰陰陽及所坐所養之御三陰、三陽。故曰六壬也。使旬始將五嶽。謂六甲之始也。三陽。凡數旬始,必以五子元起,假令甲子旬肯龍在神后,將兵所立,次得丙子。朱雀在神后,執法所立,次得庚子。白獸在神后,敵家之處,次得壬子。玄武在神后,補吏兵士處,此遁甲五方時下所在之也。二神受氣,或處陰,或處陽,言魁罡也。各盡其正,言魁罡臨人五方十二日也以處五鄉。東、西、南、北及中央,為五鄉也。天罡臨東方,木青臨南方,火赤臨西方,金靜臨北方,水清臨四維,土盛下。天罡為陽所臨,皆生。天魁為陰所臨,則死也。金木水火土,上下相當。謂神與用日辰四課上下相尅傷也。死生之決,前後相更。謂天一前後將之吉凶,三傳思之也。子且識之,思念勿忘,常被服飲食,精習也。口授賢士,無傳泄其章。勿傳龍首,與非其人。三子拜受而起,龍忽騰翥,三子仰瞻,尚見龍頭矣。遂以名其經曰龍首云。

 

 

 
 黃帝龍首經卷上

 

占歲利道吉凶法第一

 

  陽歲以大吉臨太歲,陰歲以小吉臨太歲,視天上甲庚所臨為天道,天上丙壬所臨為一道,魁罡所臨為拘檢。一雲天上丙壬下天道,乙辛下兵道,丁癸下鬼道。舉事從天道大吉,利人道次之,甲庚是也。架屋起土,買賣田宅,入官舍便,時在天道,百倍在人道,十倍在拘檢。道縣官大凶。
  假令今年太歲在寅,大吉臨寅,視天上甲庚臨地乙辛為天道,天上丙壬臨地丁癸為人道,魁罡臨己亥為拘檢;魁為拘,罡為檢。他歲效此。若歲在子午卯酉為四仲,天道及人道皆在四維,難可移徙。謂陽歲在子寅辰午申戌,皆以大吉臨之;陰歲在丑卯巳未酉亥,並以小吉臨之。
  

占月利道吉凶行法第二


  陽月以大吉臨月建,皆視天上甲庚所臨為天道,丙壬所臨為人道,魁罡所臨為拘檢。陽月為奇月,陰月為偶月,移徙吉凶,皆如太歲法。月禁又急,不可見犯。

  假令正月建寅,以大吉臨寅,視天上甲庚臨地下乙辛為天道,丙壬臨地丁癸為人道,魁臨亥為拘,罡臨巳為檢也。
  

占月吉日嫁娶祠把法第三


  欲令魁臨月厭,以魁順數左行,登明神后大吉。功曹太衝天罡為陽也,以魁逆數右行,從魁傳送小吉。勝先太一天罡為陰也,陽將五干,陰將六屬,二謂甲乙丙丁等,亦為日也。六屬謂子午等為辰也。陽將日殺男,陰將辰殺女,陰陽不將,乃為吉也。日辰若得陽中之辰,陰中之日,舉百事,福及子孫矣。
  假令正月厭在戌,魁臨壬癸甲乙,為陽將五干日也。酉申未辰巳午,為陰將六辰也。吉日若得丙子、丙寅、庚子、庚寅、丁亥、丁丑、丁卯、辛亥、辛卯、辛丑,皆陰陽不將日辰也。十二月皆效此。魁罡下辰為厭,衝破大凶。月厭正月戌,二月酉,三月申,四月未#1,五月午,六月巳,逆行十二辰。

  

占月宿何星法第四

 

  常以月將加卯為地上乙所得星右行,如今日數止,即月宿星也。正月一日宿在室,二日在壁,三日在奎,四日在婁,以次逆行,空月盡日,月宿在壁,二月一日月宿在奎,至月盡日,月宿在婁,三月一日宿在胃,四月一日在畢,五月一日在井,六月一日在柳,七月一日在張,八月一日在角,九月一日在氏,十月一日在心,十一月一日在斗,十二月一日在女,若閏月朔,宿後一宿,是也。假令正月,閏壁,是也。
  假令二月五日,以魁臨卯,乙上見奎星,當唱言奎一,婁二,胃三,勗四,畢五,則為月宿星日在畢也。十二月皆持月將臨卯,取乙上神所得星右行數。唯正月獨卯上星數右行,不從乙也。假令正月三日登明臨卯,卯上見營室數右行,營室一,東壁二,奎三,為月宿星得奎也。他准此。
  

占星宿吉凶法第五


  春三月東方七宿為歲位,南方七宿為歲前,神樞云:傳送從魁下,是也。西方七宿為歲對,北方七宿為歲後。孟夏二星為負衝,李夏二星為掩衝。正月、初春、夏、秋、冬效此。歲位、負衝、折衝、掩衝、歲前、挾畢,皆凶歲;後、歲對、天倉、天府,皆大吉日;辰雖凶,不能為害也。

  

占天倉天府法第六


  常以天罡臨月建,大吉下二星為天倉,魁下為天府,小吉下二星為致死。仲月無天府及為衝星,孟月無致死及折衝星,季月無天倉及為英星。天倉天府舉事,德及三世大吉。致死、負衝、奄句、芒星舉事,致死喪大凶。
  

古天一日遊所在婦人產避法第七


  天一日遊,以戊戌日上天,六日以甲辰日下地,中宮居東室,五日以己酉徙居東北。維中六日以乙卯日徙居東方,五日以庚申日徙居東南。維六日以丙寅日徙居南方,五日以辛未日徙居西北。維六日以戊子日徙居北方,五日以癸巳日入中宮居西方。五日又以戊戌日上天遊,不在中宮。乳婦要須出,當避之所在之方,莫向之也。
  凡產忌法,常以月將大時,月將下為咸池,神后下為豐隆,大吉下為日大將,功曹下為女薄,太衝下為宮星,天罡下為天候,太一下為招搖,勝先下為軒轅,小吉下為女夭,傳送下為雷公,從魁下為月飲,河魁下為日刑。

  

占神月空劇乳婦廬法第八


  常以璇璣加三五孟,謂寅午戌之月則加寅,申子辰月加申,巳酉丑加巳,亥卯未加亥。天罡下為天候,太一下為軒轅,小吉下為招搖,從魁下為月殺,河魁下為雷公,登明下為成池,神后下為豐隆。又為昊時時刑者,寅刑、已巳刑、申申刑,寅無恩之刑也。丑刑、戌戌刑、未未刑,丑逆刑也。子刑、卯卯刑、子互相刑也。孟月以功曹,仲月以神后,季月以魁臨月建,視天上丙壬。丙壬所臨地下,皆空吉可居也。皆避雷公、招搖、軒轅、成池、具時、豐隆、天候、時刑矣。
  

占知臣吏心善惡法第九


  以問時事,占之一云:天罡加月建為重陽,天魁加太歲為重陰。罡臨太歲為陽覆陰,臣欺君。魁加月建為陰覆陽,君欺臣也日辰上神,陰得吉。神將有王相氣、休氣,上下相生,與日辰上神不相剋,則臣下忠孝,常懷愛上敬教。日辰上陰神得凶,將有王相氣、休氣,下賤其上。又今日之辰,自賊其日及辰,陰上日神賊上神,此臣下不忠順,姦猾難折勒驕,常有篡
弒之心也。
  假令陰上神登明天空,貪汙慢欺朱雀,巧言令色,天罡勾陳,持上罪過,魁居白獸,欲為大亂。
  假令九月丙午日中時,占臣下心意何如?功曹臨丙,丙上遇前三之將也。太衝臨午,午上得前四之將也。功曹陰上神得登明,將得天一。天一居日之陰神太衝,上神得神后,將為騰蛇。騰蛇辰上,辰上陰神為發用也。皆上下相生自和,遙生日辰上陽神,功曹太衝,此為臣下忠孝,安上愛下也。此亦是雨神剋日,以日比為用。故用神后子,取有兩子之比,主憂從外來之事也。
  假令六月壬辰日,日入時,勝先臨酉,酉上遇後一之也,以此酉時天一乘太衝。傳送為臨,壬日上陽神也,大吉。為臨辰,辰上陽神也,傳送陰上神,得太一日之陰神,太一發用也。上剋下。又遙賊日上神大吉為神之陽其陰上見傳送也得魁,魁為凶神。辰之陰上神後五之將也。今日之辰復賊日,謂辰土賊壬水。此為臣子不忠孝,謀欲亂君,以錢財之事,他效此。
  

占人君欲拜署五官法第十


  記吏當謁時,無令所謁之官。傷君年上神到王相時,為君憂患。以君年上神,將為所憂形狀,當謁水官曹吏;無令火神臨君年,謁木官曹吏;無令土神臨君年,謁金官曹吏;無令木神臨君年。
  假令君年立巳,當謁金官曹吏。時功曹臨巳,將為朱雀,為傷君年上神。金剋木故也。朱雀告言口舌事也。利秋金王時,必為所言於上府,皆效之功曹庭掾,為土官曹庫吏,為金官獄曹、賊曹、倉部曹;皆為水官臥曹,為木官戶曹,為火官外部吏;及內不屬五曹者,皆屬功曹,為土官。
  

占諸君吏吉凶法第十一


  將及小吏,始入官臨政視事時,慎無令人年上神。賊初拜除;日又無令所出門上神賊人年上神。文官欲得青龍,武官欲得太常,與日辰相生,不欲相刑剋。神樞云:欲入文官、武官,必今日辰陰陽中,及用傳中有青龍、太常者,吉也。

  假令人年立丑,以甲乙日拜官署事,始到官視事時,始從魁臨丑。此謂人年上神賊初拜除日也。
  假令人年立亥,小吉臨之,而南之午地視事時,功曹臨午。此所出門上神賊人年上神也。文官視事,青龍在勝先。此謂與日相生,必遷日辰陰陽傳中,宜視其神所言之。欲知遷官,離青龍、太常為月期,以青龍所臨辰為時期。假令從魁臨未,而文官欲入官視事,勝先為青龍臨辰,以甲柑生法遷增。利日離青龍三辰為三歲辰,離青龍七辰為七月青龍。所居之神主土,其日戌巳青龍加辰為時。期後三歲七月戊已日辰時,遷太常效青龍。月生青龍、太常,為遷在外;青龍太常生日,遷在內。內者,坐遷增秩。即不備此法者,慎無令魁歪、賸蛇、白虎、玄武臨日辰,人年立行惡加其墓,即不可用也。甲乙墓在未,丙丁墓在戌,庚辛墓在丑,壬癸墓及戊己墓,並在辰。神樞日凶期,以青龍太常所畏為憂期,以四時之氣休老囚死為所坐輕重,他效此。

  

占諸吏吉凶遷否法第十二

 

  以月將加時日辰,及人年上得吉;神將上下相生,即大吉。其神又有王相氣時,加王相之鄉,為得遷。非此者,皆凶。得休氣,且免官;退罷囚氣,且繫上下又相賊;有罪死氣凶惡神,傳得吉神將有救,為憂外,日上神將王相吉,為遷。年上神將王相吉,亦遷。日年上神皆凶,辰上神雖善,為不遷。日辰年皆吉,為遷不疑也。欲知遷期,以魁離今日之辰為期。
  假令今日之辰是寅,魁加午,為在向後五日,若五月,他效此。金櫃云:遷不遷問何官?謂問文武之官也。說曰:日辰上皆有王相氣,遷文官。若陰上神有王相氣,遷武官。日辰及陰上上神俱相,重遷。用神加孟仲,遷在內加季官遷在外。
  

占諸吏君安官舍欲知家內吉凶法第十三


  日辰上之陰得吉神將,有王相氣者吉。休囚皆凶,次神將言其形狀。

  假令得天魁為白虎,主死喪;玄武,言亡遺矣。欲知衰吉是誰,以年上神言之,陽神為父,陰神為母。神樞所謂:安不安以神士向,則是此之例也。
  

占諸吏安官否法第十四


  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將,休氣上下相生者為安官。其有王相氣遷。其神將凶有王相氣,上下相生,亦安官。上下相賊,不安官。吉神凶將俱有氣,又上下相賊者,彌不安也。得傳送,有行來事;得朱雀,口舌、言訟事;得玄武、亡遺、盜憂、疑事也。光明符云:以月將加月建,行年上見休老之氣者,免官。神樞云:日辰陰陽俱囚休廢者,當失職矣。
  

占君吏欲刑戮舉事法第十五


  人君及部吏欲得行刑,推問當事時,無令天一吉神將,及王相之氣臨今日之辰。吉神者,謂功曹、勝光、傳送、神后、大小吉也。吉將者,謂天一、六合、青龍、太常、太陰、天后也。皆不可使臨今日之辰,與辰之陰。又辰陰上之神,不可使剋。人年上神剋人年上神,必還害身也。

  假令人年立未,太衝臨之今日之辰巳也。大吉臨巳,大吉。陰在丑,從魁加丑,此為陰上之神剋人年上神。法行此事,吉神將及王相氣臨今日之辰,與辰之陰上神賊人年上神,謂從魁剋太衝也。殃及後嗣,害子孫,人年,謂人君及部吏之會也。他效此。
  

占諸郡縣有盜賊否法第十六


  正月辰時,騰蛇臨今日之辰。若玄武在日辰陰陽,皆為有賊盜。欲知何黨賊,以用上將言之。用得白虎,殺人賊;朱雀,燒人賊;玄武,小盜。在陽且有在陰,已有傳得六合為不發。若用神為囚氣,所勝獄囚且墜亡。君欲謀下害吏者,皆以用神處其福奇所在。
  假令功曹為用,而得勾陳,當有賊在東北角。他效此。
  

占諸殺人亡命可得以否法第十七


  以其殺吉時,正月辰以玄武為主日辰,又其上神有制玄武者,為得日辰。上下不制,玄武所臨,為亡人。
  假令二月丙申日人定時,河魁加亥,有殺人者。時登明為玄武陰臨子,亡人在北方。丙上得天罡,申上得小吉,皆為土神,並剋北方。能制登明法,為戊己日得。他效此。  

  

占被盜無名盜可得否法第十八


  以其亡時占之。若不知亡時,以人未古?時占之。正月時,以玄武、陰上神為盜神,日辰及年上神有制盜神者,可得。
  假令十月甲子日人定時,功曹加亥。亥上得後五將。此時射盜,太一為太陰臨甲,太衝為太常臨子,天是為玄武臨丑。法以玄武陰上神為盜賊,小吉為天罡陰上神,小吉即盜也。家在西南,為人黃色、羊目、多鬢、好出行。今日甲木也,為制盜神。子上神得太衝,太衝木也,亦剋盜神。凶盜不出刑中也,必得之。日辰及年上神、不制盜神及玄武者,賊不可得也。他效此。
  

占聞盜吉凶亡人所在欲捕得否法第十九


  以聞知之時,射之今日,日辰、上神有剋玄武所居神者,即得。日辰及其上神無賊玄武所居神者,不得。

  假令九月甲午日,日昳未時,太衝、加未,聞賊在其家。魁為六合臨甲,功曹為天后臨午,天罡為玄武臨申,天罡土神也,甲木日也。功曹臨午之木神也,並剋玄武所居神為得。賊不敢格戰,當將兵馬圍賊家。時兵馬王當居神后上,擊勝先下也。
  假令到賊家時,一神后臨酉,宜居賊家。酉上東向,擊卯地必勝獲之。他效此。
  假令五一月甲寅日巳時,小吉加巳魁,為玄武甲寅木日辰也,並制玄武,賊必不敢鬥也。法背水攻火,又建今日辰,及起其後二,攻其前四。
  假令今日甲子後二在戌,當從戌攻辰,是也。又無令囚對王相攻,言夏壬癸不可向四維也。他准此。為囚死當王,一如秋甲乙不可西向攻盜賊也。必以陰攻陽,背子亥登明、神后,向勝先、太一攻。此當慎之。自五月已下,皆式經正文。

  

占問囚徒知得實情法第二十

 

  正月時,四面有席,疑欲令今日之日,自制其辰。如甲辰、丁酉、乙丑、甲戌、戊子、癸巳、丙申之例是也。問者,吏居青龍及功曹,下置囚於勾陳,及天罡、白虎,下必令玄武居無氣之神。即玄武所居之神,畏今日日辰,及青龍所居神囚,即翰冒辭不敢更言。
  假令神上將得天空囚,忍痛懷漫,得朱雀囚,空言自誣得勝蛇囚,惶怖稍伏得白虎自殺。
  假令正月甲辰平,且登明加寅。吏欲問囚,今日甲木制辰土,功曹在巳,青龍居勝光,臨於酉,責問囚。時吏宜居巳及酉,天罡在未,未上得六合將勾陳在申,使囚居未地。若申地傳送,為白虎在亥,已問囚宜于亥地。上為玄武臨丑日,甲剋土,土神畏今日甲車。有王氣問囚,囚不敢欺也。他效此。
  

占六畜放牧自亡不知所在各隨其類以其亡時占之第二十一


  正月時,馬責勝先之地,牛責大吉大責。河魁雞責從魁,羊責小吉,堵責登明。欲知東西南北,各隨其神所臨。在所勝之地為放縱,在所畏之地為拘繫,在所生所喜之地為人逃匿之。天一順治責勝蛇,逆責玄武,為各隨其所居神、日辰、上神,有制勝蛇、玄武及物類神者。為得不制者,不得其物類。神自臨其日辰者,為歸家。其神與白虎,並臨囚死之地,為死亡。其神與六合、太陰,並為人欲隱藏之。欲知遠近,以其物類神所臨,上不相乘為道理,數日辰上制物類神,為得日期。
  假令三月壬申日中時,從魁加午時。馬自放責勝先,勝先臨卯,式經云:東西南北各歸其世是也。為在東方。勝先為午數九,卯數六,六九五十四里。今日之辰,申上神得登明,為制勝先法。壬癸、亥子日尋得。
  假令先得壬癸,壬癸日得;先得亥子,亥子日得。又一法,以其神所來,乘為道里數。臨子午九,丑未八,寅申七,卯酉六,辰戌五,乃至巳亥四,此並為道里數也。他效此。

 

  假令今日日辰上神但致玄武、賸蛇;不制物類之神,亦為得。若制玄武、騰蛇,玄武等亦得。兩制者,保十必得,無疑也。物類若驢騾,當責太衝也。一云從魁為刀,太衝為項,神后為屠,太一為斧。刀臨項死,頭臨項不死,屠臨釜死,釜臨屠不死也。假令六日壬寅日巳時,占失堵。天一居太一而加辰,為順治;合責勝蛇居天罡而加卯,太衝為辰之陽神而剋天罡。此為日辰上神制勝蛇,所失堵果自歸。為登明加戌戌,與亥相近,故也。他效此。
  

占諸欲知病人死生法第二十二


  常以其初得病日時,占之。

  假令勝蛇、白虎、魁罡剋初病日,及占日日上神,人年所立辰,辰上神者,皆為死。白虎所居神王相而賊初病日,及病人年、白虎、陰上神,又有氣佐白虎,共剋病日人年者,急呼妻子出,病者必不起,立死也。死氣為白虎剋人年病日者,死。又魁歪為白虎加病人元辰者,立死。白虎非必在日辰陰陽中也,視直所居神,與病日人年相剋以否。

  假令不知初病時日,以今日日上神訣之。今日日上神剋病人行年,及年上神者,死。陽命男,陰命女,以前八後六為元辰;陰命男,陽命女,以前六後八為元辰。
  假令陰命未生男,即從未至子,為前六後八。他准此。白虎所居神,賊今日,及人年上神,亦死。若獨賊病日之辰,不剋,今日為愈。說者云:白虎生初病日,病日生白虎,皆為病愈。白虎賊病日人年,一一皆死。白虎與病人年日辰相生,皆為愈;與病日同類,為安久。
  假令甲子日占病,登明、神后為白虎者,此為白虎生病日,病者不死春。以勝先、太一為白虎者,此為病日生白虎,病者皆愈矣。功曹、太衝為白虎者,此為同類,為病久。白虎、陰陽皆有氣,並傷日,立死;不傷,立起。白虎無氣,病者愈。
  假令白虎所居神,金也;時秋有氣。若以甲子日占之,雖年及甲上有火神,火將恐死。謂火至秋無氣,恐不能救有氣也。此並式經文也。

  假令不知病日人年所居立之辰,以今日用神訣之三傳,終於白虎。若日入墓者,為知吉凶期,以用神言之。
  假令功曹直用,當丙丁日愈,庚辛日死。又天一為用,生氣在丑未。辰戌之日騰蛇為用,死在巳亥日。他效此。
  又一法,不知初病日時,以人來問時占之,日辰人年臨其墓,亦為死日。人年所立辰之陰陽神入其墓者,亦死日。墓還臨其日辰者,亦死年。墓還地年者,亦死。
  假令甲乙日射病時,天上甲乙臨未,為日入其墓。若小吉臨甲乙,為墓其日也。
  假令病者,年立子問事時,神后臨辰,為年所立之辰,陰陽神入其墓。若天罡加子為墓臨其年,皆死辰。墓效日墓之列。
  又一法,用神始終,得日墓皆凶。天罡擊今日日墓,為墓門開,亦死。甲乙寅卯木墓在未,丙丁巳午火墓在戌。餘支干准此之例也。小吉木墓,河魁火墓,大吉金墓,天罡為水土之墓。式經曰:白虎、陰陽有氣,傷病。日人年者,死。人年上神王相剋白虎者,愈。病日生白虎者,亦愈。白虎生病日者,死。白虎與病日同類者,為之安久也。
  

占知囚繫罪輕重法第二十三


  式經云:先建繫日日辰、陰惕,風取其當者,而傳其始終。終休罪重,終因加罪,終死罪重後輕。
  正日時,視用神終於王相之氣,貴人救之,元罪。終於休氣,罪重。終於囚氣,加罪。終於死氣,先重後輕。終於騰蛇,罪重,無疑必死。終於朱雀,數見掠笞。終於勾陳,有所勾連。終於玄武,置辭而亡。終於天空,空無所有。有實也。終於白虎,被罪至死。終於吉將,傳得其子為有救,罪得解。傳入其獄為有罪,傳得他獄為移獄。所為獄者,墓也。
  假令功曹、太衝小吉為獄,登明、神后即天罡是其獄。他例此。所謂移獄者,假令起功曹,終於河魁,為移獄。一法以初繫日占之,各以其所犯為坐。假令鬥傷人,以勾陳殺人以白虎竊盜以玄武相告罪名以朱雀。

  假令犯坐傷,以勾陳所居神賊繫,日即論也。繫日賊勾陳者,不論也。勾陳與日同類,為繫久。傳神得其獄者,必論。
  假令以甲乙日繫,天一居小吉臨未;繫日丙丁,天一臨戌;繫日庚辛,天一臨丑;繫日壬癸,天一臨辰;繫日戊己,天一亦臨辰;為必離訟獄,傳勾陳之陰,得白虎,白虎所居之神與勾陳並賊,其繫日者死。式經曰:假令以甲乙日繫勾陳所居在金神上者,此為勾陳勝繫日者,即被論罪也。若勾陳居土神上者,此為繫日勝勾陳,即免被論罪也。傳勾陳之陰;得天一,天一生繫日日辰者,為貴人救之也。傳勾陳得繫日子,母人將哀一反,可為上書也。
  假令七月己未日食時,傳送為太常臨巳,謂日辰上共得後四之將。神將不相刑又有王相氣,謂金玉故也。天罡為勾陳加卯,傳得其母。謂辰上得太一也。勾陳與日同類,法為安久。不然,蒙聽令。欲知吉凶之期者,以用神傳,終為有救神期也。

  假令七月己未日酉時,天一治神后加於辰,太衝亦加今日日辰,神將不相刑,有王氣傳得其母,登明加卯故也。勾陳與日同類,法當繫久。然蒙得出傳,而得傳送天一,為移獄也。
  

占諸欲遠行使出吉門法第二十四


  始行時,欲令今日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將,有王相休氣而出小吉,得傳送下,即大吉。慎無令魁罡臨所出門上,所出門上之神,又不可傷行者年上神。門上神者,所出入門也。
  假令八月甲申日時,卯正日時,行者年立戌,戌上得登明,欲傷行之午,午上得小吉,小吉傷登明,此為門上神傷行者年上神也。門傷行者之年,道必有殃。年傷門,行者不安,必有疾病而還。此所謂年上神傷門上神也。又到日無令賊初發之時。
  假令始行之日,以甲乙時加寅卯,慎勿以庚辛日申酉時到也。若到時,賊初發之日咎及先君。又勿令陰陽中絕其類。謂凡欲出行,欲令日辰陰陽中有傳送,傳送上遇吉將,則行者吉;有凶將,則行者凶也。

  假令行時,傳送不在日辰陰陽中,直視傳送上有吉將,亦吉,不可有惡將也。
  假令遇凶將是騰蛇,為驚恐;朱雀,口舌、拘留;勾陳,見鬥戰;玄武,亡遺;天空,見耗病;所求不在白虎,死喪。他效此。
  又法,欲將帥出行,欲令天罡臨四季為神樞,外百事吉。神樞又云:元令所之之鄉傷其年,乃有喜。假令欲行,行人年立四季,此為所之之鄉傷共年也。他效此。

  

占諸欲行求事者第二十五


  以始行正日時,元令今日辰上神傷行者年之所立地辰,所立地辰,亦勿令傷辰上神。若傷辰上神,是謂相刑,其事不成也。
  假令年立巳,而今日丙寅,神后臨寅,此辰上之神傷人年所立地辰也。
  假令是日時,神后臨寅,人年立辰,此為年所立地辰傷辰上神也。法欲有求作者,欲令今日日辰陰陽及用傳中,有其事類。事類者,謂求財。欲得青龍小吉,求繒綵;欲得太常,求蠶;欲得勝光之比也。故式經云:展上神傷其地年所求難得,後自亡遺。  

  

占諸望行者吉凶來否第二十六

 

  必當視所至地之陽神,以卯為限,以子午上神為至期。東方、南方以酉為限,子上神為至期。西方、北方以卯為限,午上神為至期。

  假令望酉地,人從魁加戌為巳發,加子為半道,加卯為得限,當來以午上神為至期。午上神得神后,以壬癸亥子日至。
  假令望巳地,人太一加午為巳發,加酉為得限,當來以子上神為至期。子上得傳送,期庚辛申酉日至。
  假令望寅地,人功曹加酉為來;望申地,人傳送加卯為來;望子地,人神后加卯為來;望午地,人勝先加酉為來;皆以子午上神為至期。諸望行者過限,皆以為聞其聞,為不來也。要所至事類,度為不來。所為事類者,望貴人,以天;亦為望父。望父母,以太常;望兄弟,以太陰;望婦女,以天后;望子孫,以六合;望友及夫、錢財、二千石等,以青龍;望盜,以玄武;望死喪,以白虎;望奴婢,以天空;下亦同使。望吏捕人,以朱雀;望行道還,以勝蛇;望鬥戰;以勾陳並以所加今日日辰,以比為來;傳以為至,其度限為不來也。集靈記云:几望行人以甲乙日占,用得巳午神者,為將至;用亥子神者,為背日;背日為不至也。金匱云:至不至問前四。言甲午日前四戌戌上所見神為至期。假今戌上見功曹,則寅上至。一說云:應至而不至,乃用此法也。又云:占行人以生王為至期。假令用起水神,則甲子日至。遇墓者,則不來。假令壬癸日,用起天是、為遇墓。遇墓,即止而不來。史蘇經日:卜外人以生王而至,卜家人遇墓亦至也。凡占吉凶賒促所之遠近,皆以計神占之。計神者,河魁是也。故金匱云:數以魁離日,假令魁加未,未數八,魁數五,五八四十為吉,凶在四十日內。行人當之為四百里也。他皆倣此也。一說云:魁罡離初發日為期日,臨而發日,即日至也。
  又法,居外望內人,以夏至辰之陰神;居內望外人,以冬至辰之陽神臨今日日辰,日辰與太衝臨未,皆為來。
  假令夏至以卯,卯之陽神太衝、今日丙丁太衝臨寅為本,臨午為中,臨戌為末,皆為來也。

  假令太衝臨午,當以丙丁巳午日,至月期五月。

  假令冬至以午,午之陽神,勝先也。今日甲乙,勝先臨亥為本,臨卯為中,臨未為末,皆來。假令勝先臨亥,當以壬癸亥子日,至月期十月。
  一法,望行者,天罡繫今日日辰,為今日至,順繫日辰至逆繫、日辰,為不至。所謂逆順者,假令望西方人,天罡繫北方,東方日辰為順,順即來繫南方,西方為逆;逆不來也。天道左遊天罡為逆,天罡臨月辰,人年懸門候之。望西方、北方人,以卯為門,午上神為至期。望南方、東方人,以酉為門,子上神為至期。凡所望神入其門,即為至。凡望不至者,皆云刑人以刑。
  假令望寅地人,寅上有凶將,以凶事留;有吉將,以吉事;有青龍太常,為錢財、酒食,為吉。他效此。
  假令白虎為死喪,勾陳為鬥戰,朱雀為口舌。對吏望,吉人得吉將,凶人得凶將,即來。他效此。

  

占諸欲知行者吉凶法第二十七

 

  審知行者,年所立辰之陽神與吉將,並臨有氣之鄉,上下相生,即吉。無過與惡神將,並臨囚死之鄉,上下相賊,又臨年墓、日墓者,皆凶也。
  假令行者,年立寅,占時,而功曹當與白虎,並臨未者,此為與凶將並臨其年墓也,大凶。日暮假之。又一法,若不知行者年,以日為行者身,辰為行者日之辰陰陽,得辰之神陰,為與吉神將并#2,即吉;與凶神將并,即凶也。
  

占諸行者欲知家內吉凶法第二十八


  正日時辰,上神之陰,得吉神將,王相休氣,上下相生,即吉;得凶神惡將,即凶。以其極而論之,假令得白虎,死喪事;得大吉及休氣,為耗病;各以善惡將言之。他效此。
  

占諸架屋舉百事吉凶法第二十九


  正日時,無令今年太歲陽神,臨今日日辰及欲所治地,即十二歲滅門。又無令魁罡、騰蛇、白虎臨今日日辰,大凶。欲使大吉、勝先、功曹在日辰陰陽中,與日辰相合,即大吉。非此者,皆凶。欲入廬舍,效此。以日辰上神將,言其吉凶將,得白虎,多死喪。將得玄武,多亡遺。將得勾陳,多們訟。將得朱雀,多口舌、縣官,。將得騰蛇,多怪。將得天空,多衰耗,治生不成,六畜不蕃息。朱雀與登明、天一并、合宅見誅。直用神傳中,有救。為後起者,當避之。
  假令今年太歲在卯,八月甲戌日日出時,天罡加卯,欲架屋及蓋屋。太衝為太歲陽神臨甲,將得朱雀。魁為玄武臨酉,日辰陰陽中無大吉、勝先、功曹。又太歲陽神下臨日,以舉百事,大凶。
  假令是日時,欲治寅地居,為在太歲陽神下,亦大凶也。他效此。
  

占宅舍可居否法第三十


  正日時,視日辰上神神陰,得吉神將,有王相休氣,上相生,可居吉。若凶神,有囚死氣,上下相賊,即凶不可居。以尤者,言其形狀。

 

  假令白虎,死喪;天空,虛耗。他效此。

  

占田蠶種五穀好惡法第三十一

 

  正日時,欲令今日日辰上神多王相氣,與所欲為物類神相生。又欲天一所居神,與太歲上神相生物類神,即大吉。日辰陰陽及用傳中有其物,必成熟也。無令魁、罡、賸蛇、白虎、囚死之氣,臨日辰者凶。物類者,謂蠶以勝先,禾以功曹、太衝,黍、小豆以太一、勝先,麥以傳送、從魁,稻、大豆以登明、神后,麻以大吉、小吉。
  假令欲占蠶,日辰陰陽及用傳中有勝先,因而三傳勝先,皆得吉神將,得天一所居神與太歲上神相生勝先,即大吉也。
  假令太歲在辰,四月戊辰日中時,傳送臨午,占蠶善惡何?如勝先臨辰,此為有其物類。太歲上神自得勝先,將得青龍神將相生,天一在大吉,不與勝先相剋,則為大歲。日辰上神皆有王相之氣,無有災害,諸物類等,並效此。也若物類神與太歲上神相賊,天一所居神剋日辰,陰陽中無其事類,則為大凶敗也。

  

占今年舉百事商賈田蠶法第三十二

 

  皆以日辰及家長年上神將,言之。

  假令得傳送青龍及王相之氣,可為商賈。得勝先大吉神將,皆宜田蠶。亦以所欲為類神,上得凶者言。所生得玄武,為亦遺。餘效此。
  

占諸市賈求利吉凶法第三十三


  正日時,欲皆令今日之時辰上神及人年上神與所欲為市買物類,相生者吉。又欲今日日辰,陰陽中有小吉、青龍,青龍所居神,與今日日辰上神相生者吉。太歲上神不剋人年上神,人年上神不制青龍者吉。又欲令所往至之地,上有吉神將,有王相氣,與人年上神不相賊,市估有利。
  假令九月戊子日日映時,太衝加未,欲為估市,人年立己,太歲在寅,大吉為天一臨於戊,戊寄位在己,己即人年立辰。傳送為青龍臨子,此為有其物類。其日辰與人年上神,及青龍所居神相生,大吉臨人年,魁臨太歲,不與人年神相賊,而北出傳送下,大吉利。雖先備二吉一凶,可用。務令日辰人年上神,相生物類者,可用也。式經云:審問所之之鄉,東西南北四維,得與年相生,多王相之氣者,即有福,估市有利。不逢賊盜所居,見好所欲皆得。但青龍居有氣之神,而加有氣之鄉,即得財。若青龍制人年,即無所得。
  

占諸欲畜集何者好法第三十四


  正日時,各以其事類,在日辰陰陽及用傳中有其物類,類又與人年上神相生者吉利,可為畜積也。直用神始於無氣,終於王相,即前利少後利多。非此者,皆凶。所言物類者,粟以木神,黍、小豆以火神,麥以金神,麻以土神,稻、大豆以水神,絲綿以太常,布帛以神后,皮革以白虎,田蠶以勝先。
  假令七月甲子日雞嗚時,太一加丑,謀欲收麥,天罡加子,陰上神得傳送,傳送金神為麥類。在用神陰陽中,人年立申,申上得神后,與傳送相生為物類。與人年上神相生也,是為可收也。用起天罡,天罡氣休老傳終,皆得王相氣,為後多利。他效此。

 

占諸欲畜生類可得否法第三十五

 

  正日時,視日辰上神,無魁罡、騰蛇、白虎,即吉,可畜收。視其物類神,王相臨有氣之鄉,為吉多利。魁罡所加,不宜畜也。
  假令魁罡加未,羊不可畜;加亥,堵不可畜。他效此。
  

占欲買車舟吉凶何如法第三十六


  正日時,視日辰上神陰陽及用神傳中有六合、太衝,與吉將並合,又與日相合者吉。可乘為使利主,與凶將並賊今日者,損主,勿乘之。
  假令太衝與玄武并者,乘而亡之;與白虎并,數載死人,宜喪事。他皆效此。

 

 

黃帝龍首經卷上竟

#1原『未』字誤為『朱』字,據前後文改。

#2原『并』字誤為『井』字,據前後文改。

 黃帝龍首經卷下

 

  占馬吉凶法第三十七

  正日時,以勝先占之。勝先與吉將并臨所生之鄉,即吉;與凶將并臨所賊之鄉,即凶;以勝先上將及所臨之鄉,吉凶深淺,言之也。
  假令勝先與青龍、太常,並臨木火辰來未之地,即吉,是為良馬也。若臨金鄉,即咬人;臨戌,躓戾;臨水,為病;臨丑,喜走。與玄武并,因放自亡;與白虎并,且死;與勝蛇并,驚敗事。他皆效此也。
  占牛善惡法第三十八
  正日時,以大吉占之。大吉臨木,為病;臨火,且驚,以得賣;臨金,且欲賣之;臨水,田牛也;臨土,畜也。若天地昤,且用神與天一并臨有氣之鄉,且入縣官。與白虎并,為自死;與勾陳并,為抵觸人;與勝蛇并,時時苦驚;玄武并,且亡遺。他效此。亡遺責大吉,大吉湖神也。一法,又責輯星下,亦責太衝也。

  占羊可養得否法第三十九

  正日時,以小吉占之。加金欲畜之,加木欲殺之,加火可畜,加水為衰耗。與吉將并臨有氣之鄉,即吉。與凶將并,即凶。得白虎為死,加寅戌數逢狼,加辰入墓亦死。
  占豬善惡法第四十
  以登明加巳午,即放;加水鄉,溷豕;加金木,可畜;加土,為病死;加王相鄉,欲與天一太陰并,為祀豕也。與凶將并臨囚死之鄉,為凶。登明與白虎并,即走失。欲知生死,以氣言之。有生氣生,有死氣死。自死與勝蛇并,為驚亡。加日辰、人年、人墓亦死。占亡失,登明加酉,不得。責未上從魁,不得。責巳上小吉日辰陰陽能制之,即得。
  占犬可畜否法第四十一
  正日時,以河魁占之。子能捕鼠,加卯能走獵,加巳午善聲,加未能鬭,加辰自死,加亥賣之,加寅狂走,加戌噴人。與太陰并,為用禱祀也。
  占雞可畜否法第四十二
  正日時,以從魁占之。加未能國,加金水可畜,加丑為自死,或被殺,加辰為子,加未欲用祀。與吉將并臨有氣之鄉,即吉。與凶將并,又臨囚死之鄉,即凶。

  假令與勝蛇并,為好驚作怪祟。與朱雀并,非時好嗚。與勾陳并,雌雞坐嗚。與玄武并,且亡走。與白虎并,為狸所食也。
  占奴婢下賤利主否法第四十三
  正日時,視其日辰陰腸及用神、傳中、從魁,與吉將并,有王相休氣,與今日日辰相生,宜主。直用神上賊下,皆為吉,深利親附,甚蕃息。從魁不在日辰陰陽,及用神傳中又與惡將并,而賊今日,又用神賊上,其為慢諂,欲害其主。
  假令八月壬子日日跌時,天罡加未,占奴婢吉凶。傳送為玄武臨壬,從魁為太常臨子,從魁與壬而王相相生,又在日辰陰陽中,勝先為用而臨酉,上賊下,此時古下賤者,皆好。
  假令十月乙卯黃昏時,功曹加戌,上賊下,從魁為六合臨已,不在日辰陰陽中,又賊日小吉為用臨卯,下賊上,皆為慢誕,欲害其主。可畜也。

  占買賣財物六畜知售否法第四十四

  賣者,欲使今日之辰王相;買者,欲使今日之辰囚死;皆令物類之神在日辰陰陽及用傳中,與今日日辰相生,即吉,賣者,可售,買者可得。若物類神不在日辰陰陽中及用傳中,又與日辰上神相賊,買賣俱不得其所。
  假令十月癸亥日日映時,功曹加未,占人買賣牛,小吉臨水,陰上神得功曹;勝先臨亥,陰上得大吉;為在陰腸中,又與辰上神不相賊,賣之與買,兩得其所。
  假令是庚辰日,卜賣牛。太衝臨庚,陰上神得河魁;登明臨辰,陰上得勝先;大吉不在日辰陰陽中,是無其類也。日辰上神皆與大吉相賊,買賣兩不得所。
  假令今日日上神賊大吉,客不肯取,辰上神賊大吉,主不肯與;日辰上神俱賊大吉,妄有所語。他效此。

  占人亡所在吉凶法第四十五

  正日時,視所問人鄉上神與今日,比者在,不比者為不在也。假令今日甲也,若問午地人在否?午上神得傳送,與甲為比,比謂有甲申之例也,則所問人在矣。假令午上神得大吉,無甲丑,為不比,所問人不在。
  又一法,欲行諸人家,知人在否?正日時,神后臨日辰,與婦女欲飲酒。天罡臨日辰,在後家欲訟錢。太一加日辰,其作小車若木器。一云近出欲遠。小吉臨日辰,其人在林上外未起。傳送臨日辰,行不在。從魁臨日辰,在後家。天魁臨白辰,其人病。登明臨日辰,其人在土上數錢。大吉臨日辰,在吏家須臾還。或云在灑家正欲出。功曹臨日辰,在吏家與長者客語。一云在家木作不出。太衝臨日辰,見在門中。一云在舍北,作紅車處斫木。
  占欲上書奏記見貴人法第四十六
  欲上書奏記及見貴人,皆欲令所見事類神將,上下自相好,所臨上下相生,即大吉得福,非此者凶。假令上書欲見王者,天一居金火土,而加金火土之辰。見諸侯,以太常;見將軍,以勾陳;見二千石,以青龍;見令長,以朱雀。效此非必在日辰陰陽中,宜視其事類神將,觀其所喜善惡也。所應喜,歸母子。
   占人奏文書劾事解否及何時來報法第四十七
  日辰上得吉神將,有王相相生,即為吉。功曹與吉將并,青龍與吉神并者,皆吉。及直用神終見其子,有救者,為事解;無救者,為不解。
  假令望文章所在之鄉在南方否?功曹、登明若青龍在北方下,為且至。以功曹、登明臨日辰,為至期。法以傳終救神,為至也。
  占詞訟吉凶事勝負法第四十八
  以日上神為客主,上賊下,先者勝;下賊上,後者勝。勝者不可令先者年上下相賊,上下相賊,雖勝後必敗殃。日辰上下不相賊,兩解不鬥。
  假令八月丁巳日時加巳,年立卯,功曹加之勝先,加丁日辰之陽神,並比和此,為兩解者,准此。若欲以長幼,則知勝負。以今日長年辰為少壯也。日勝辰,長者勝,謂日勝辰上神也。辰勝日少者勝,謂辰勝日上神也。以日辰上將言之,以知其勝負。
  假令將得勾陳,見以鬬爭事相告也。勾連將得白虎,忿爭至死。將得騰蛇,恐死有罪;罪謂被笞也。將得天空,所言非是,謂以論長短相告也。將得朱雀,當獄訟;謂爭口舌事也。將得玄武,胃辭而亡,亦主妄言。
  假令訟者年立卯,傳送臨之,為年上下相賊,先者為客,後者為主。
  占諸吏謀對計簿當見上官知喜怒法第四十九
  正日時,視日上得吉神將,有王相及休氣,與所欲見事類神將相生,即吉。
  假令欲見王者,以天一;諸侯,以太常;將軍,以勾陳,卿相、二千石,以青龍;令長,以朱雀;與日辰人年上下相生,即喜悅,所言並見聽。非此者皆凶。

  假令欲見將軍,勾陳所居神賊日辰人年上神,即怒也。日辰人年上神賊勾陳,則將軍不肯見人。雖不相生,不欲相賊。

  占諸欲攻條報隙法第五十
  無令謀事類神賊謀事者年上神,及地下辰,皆凶。假令諸欲報,謀者之年立寅,白虎在傳送上,此白虎所居神賊人地年也。
  假令謀者年立辰,而功曹臨之,而白虎所居神賊功曹,為賊人年上神,皆凶,不可行也。
  假令數人謀繫在,各以共年上神,與所立之辰,與白虎所居神相賊,則凶;不相賊,有王相氣,則吉。王相者,則謂人年上神將也。謀殺人,以勾陳;盜人,以玄武;謀燒人屋,以朱雀;匿罪人,以太陰、六合;謀娶婦女,以天后。諸所造為事類,皆欲令賊事。事者,年上神也。各取其事類神,三傳之終於王相,為有福;於囚死,為有賊也。他准此。

  占諸被賊圍邑陷陣客主勝負法第五十-

  正日時,斗加四季,利為客,可先起兵。斗加四孟,利為主,宜後起兵,兵常背神后擊勝先,大吉也。斗加四仲,不可起兵,客主俱敗也。若時迫不得不戰,即背小吉擊大吉,此為逆兵也。天地吟無舉兵,行伐必見圍也。若日暮欲休息者,兵將常居今日小吉時,前三辰是也。
  假令正月中大戰,暮欲宿兵,將軍常居卯辰巳寬坐不可伐,小時常與月建俱也。他皆倣此。
  占欲獻寶物以遺尊貴知勝吉凶法第五十二
  今日之辰王相,又欲今所遺神好辰之上神,及其所奉物類神,即見物喜,而愛敬也。
  假令奉王者,以天一;諸侯,以太常;乃至令長、丞尉,以朱雀;皇后、夫人,以天后;庶人、婦女,以神后。此為諸所遺者也。
  假令欲獻婦女物類等,謂田宅,以勝先;穀、米、牛,以大吉;雞、狐、犬,以天魁;豕,以登明;羊、雁、酒食,以小吉;奴婢、飛烏、蟲蠶,以從魁;虎狼、野禽,以功曹;船車、貉兔,以太衝;刀兵、璧玉攫,以傳送;蛟魚、水蟲,以天罡;布帛、衣服,以太常;錢財、寶物,以青龍;絲帛,以太常;布物,以神后;皮革,以白虎;田蠶,以勝先之類是也。皆不欲令所遺神,好之辰上之神將,得天空,物損而無得。若相好而受者,即蒙其福也。
  假令三月辛卯日食時,從魁加辰,欲遺二千石以璧玉,功曹為太常臨酉,傳送為朱雀臨卯,登明為青龍加午,青龍為所遺神,傳送為奉物,又為辰上神,而青龍所居神好之,二千石必喜所奉物,必得福報也。神樞曰:假令二月乙卯日午時傳送臨辰,欲遺二千石璧玉,傳送為所奉之物,又為辰上神,而青龍所居神好之,此為二千石必悅,而受之也。好之為相生也,彼人剋所貢之物為貪而受之若畏所貢之物剋之則不敢受也。所謂皆欲令今日之辰王相,及所貢之物類,與彼相好,即悅而受之也。

  占求婦女法第五十三

  正日時,視陰中有天后神上下相生,日上神與辰上神不相剋賊,即可得也。若日神陰陽中無天后神,天后上神與辰上神相賊者,不可得也。
  占求婦女有兩三處此婦女可取誰者為良相宜法第五十四
  欲取,求其鄉上神,有與天后、神后相生者,可取也。
  假令九月甲子日平旦時,太衝加寅,求申鄉女、午鄉女、辰鄉女者,以神后為天后臨亥,申鄉上神得從魁,午鄉上神得小吉,辰鄉上神得太一、小吉土,太一火,與天后神相剋賊,獨從魁金與天后、神后相生,即取申鄉上女為吉。欲知婦好醜,天后王相者好,囚死者醜也。欲知其顏色者,以年上神言之。神樞曰:天后在陽,或乘王相之氣,為好,而且少也。若天后囚死,為醜老。又神后加孟,長女;加仲,中女;加季,少女;亦柔。以天罡年上神遇火,火加金,為色赤白,亦柔。以天罡所加之,凡太衝從魁,登明、小吉為太陰,或用,此者皆陰翳婦人。之位其人主為再嫁之象。

  占夫婦相便安否法第五十五

  各以其年上神,相生即吉,相賊即凶。夫年上神賊妻年上神,妻有咎。妻年上神賊夫年上神,夫有咎。神樞曰:去與留,視喜憂。注云:夫妻和睦,為留;不和者,為去;皆規日辰。若吉神,善將臨日辰,上下相生者為留。若惡神將臨日辰,上下相剋者,為去而不睦也。一云:天后剋六合,婦妾將奔隨人。若六合剋天后,自誘他妻妾也。一云:三傳內人本命相入者,為和。反吟不和。一云:日辰上神相生,與吉將并者,妻妾安其室。日辰上下相剋,神將內戰者,煎熬不寧。不寧,為不安其家室也。一云:傳送太衝臨日辰者,妻妾有二心。一云:大吉傳送臨日辰,妻妾愛外人也。
  占懷孕為男為女法第五十六
  正日時,視時下之辰,與今日比者男。假令甲日時加午,甲午為比,比者生男。
  假令今日甲時加未,未為時下之辰無甲未為不比,生女無疑也。
  又一法,以天罡占之,天罡加陽為男,加陰為女。舊說云:傳送加夫本命,婦人遊年上得陽神為男,得陰神為女。

  占諸貴人欲救罪人得否法第五十七

  正日時,以直神言之,傳得其子,即有救。

  假令木神直用,傳得水神將,而火在其上。他效此。傳得其勝,其子為將,但許人耳。而心欲相賺也。
  假令木神直用,傳得土神,而火在其上,所謂用神得其子。
  假令正月丙子日,從魁辛亥食時,登明加辰,勝先臨亥,下賊上為用,傳得其子為救。
  假令正月丙子日,從魁加申,大吉子上賊下為用,子水懷憂,大吉傳得功曹,得憂者之子為有救助。用神終不見,憂者之子憂不解也。他效此。
  占居處去留所宜法第五十八
  視日辰上神將,無王相休氣上下相剋,宜去。日辰上神之陰得吉神將,王相、休氣上下相生者,宜留。以陰陽神將言其形狀。
  假令白虎在陽,以去者;死喪不在陽,可留。他效此。

  占諸聞王甲有罪吉凶法第五十九

  視日辰陰陽中有其事類,與今日日辰比者,是也。不比者,不是也。

  假令聞某為盜,今日甲也。而勝先為玄武,在日辰陰陽中,即是也。勝先午有甲,午為比。太一為玄武無甲,巳為不比也。說云:或聞所議死,若白言所乘神,與今日合,則死。與今日比,亦死。今日子,子與丑合,為白虎是也。非此者,皆虛聞。子孫吉凶,亦同前比合之法。若聞吉事,視青龍與六合臨日辰者,是實也。非此者,不是。若聞凶事傳視白虎所臨辰上神占之。得青龍六合與今日比者,則所聞者不吉,是實也。然此例多不可備舉,並在神樞。□五占所聞虛實篇。
  占人所造為事成否法第六十
  視其事類,在日辰陰陽中,與日上神相生者,即吉。若日辰陰陽中,無其事類,又與日上神相剋者,不成。
  假令欲治宅,而大吉、勝先在陰陽中,與日上神相生,則吉成。非此者,為不成。
  占人有憂事得解否法第六十一
  以問事時,占之。正日辰,視日辰上及人年上得吉神將,有王相氣、直用神,傳得其子為憂解。用神為王相氣,所傳得其子,其子無氣,雖解猶難。無氣不能制有氣,用神為囚死所賊,傳得其子,其子囚死。俱有氣為可解,其子王相為憂兩解。
  假令十月丁亥時加未,占憂疑。勝先臨亥,下賊上,為王相所剋,傳得大吉為得其子,其子囚死氣,為憂有解意,然亦難。
  假令四月丙寅日丑時,神后臨丙,上剋下為囚死,所賊為用,火懷憂,傳得小吉,小吉火之子,而有王氣,為憂兩解也。欲知解期,視用神所生為吉期,所畏為凶期也。以用神所臨地辰所生為吉期,所畏為凶期。
  假令勝先臨水為用,以戊己為吉期,壬癸為凶期。勝先臨金為用,以壬癸為吉期,丙丁為凶期。他效此。
  古捕前事得否法第六十二
  行時,欲今日日辰上神,與人年上神賊,所求物神,即日得。若物類神,賊日辰上神,又害人年上神為凶,凶即不得也。所謂物類者,虎豹,以功曹;鹿兔,以太衝;野獸、豕,以登明;烏,以從魁;馬,以勝先。

  占人始欲帶製新衣吉凶法第六十三

  正日時,欲令日辰上得吉神將、有王相氣,又令青龍、太常在日辰陰陽中。陰陽中所居神,與今日日辰相生者吉。非此者凶。縱青龍、太常不在日辰陰陽中;宜視青龍、太常所居神,與今日日辰相生者,亦吉也。
  占弟子始事師得成達否法第六十四
  以今日之辰,占之。日為弟子身,辰為所學者時下辰,為師,欲令其子加母時,必見受道成於師。又順天道,又欲令日辰上得吉將神,有王相者,休氣上下相生,其用神終於吉神將,有王相氣者吉。無令辰上神上下相賊,其發用神又終於神上之墓,而無氣者,憂學不達也。
  假令正月丁卯日日出時,登明加卯,丁為弟子身,卯為所學者時下辰。為師,丁日加卯者,子從母也。卯上神上下相生,用終功曹,將得金神,不相刑,又有王相之氣,此為學者達矣。

  占內寄者吉凶法第六十五

  內寄者,無令五行加其所憂,及今日之辰,陽神所臨之地辰,賊今日日辰,皆為害主人。

  假令九月甲寅日時加酉,內寄者,此為五行加其所憂,又今日日辰,陽神、功曹臨申,申為金,賊今日甲寅木,此為臨地辰,賊今日日辰也。他傚此。又式經曰:凡有室宅,欲內他人者,慎無令時下辰之陽神臨日辰皆今日日辰為害辰。假令十月甲寅,功曹加申,此為時下之神害今日之辰也。謂申上之神傳送加寅之上下剋日辰,日辰復在申上被剋也。時下者,諸日所加十二辰也。辰之陽神者,今日時下支上神也。謂不欲此支上神,令加其所臨日辰傷今日辰也。又各從豹尾來不可,諸物皆同。假令十月丁巳日申時,以月將功曹加申,太一臨亥。太一巳之陽神,火也;亥水也。亥遇剋丁巳為害主,為所臨日辰害今日日辰也。他准此。其合,主一賊入家。假令七月癸已日,太一加此合倣之神。樞曰:若欲寄止於人家,神后臨行年者,主人欲謀危客。日辰上見天魁白虎者,主人欲謀殺客。日辰上見登明天空者,主人欲謀誘客,並宜急去。若日辰上見吉將、王相相生者,並吉,無他故也。
  占怪祟惡夢法第六十六
  正日時,視日辰人年上神將,有王相休氣,上下相生者吉。非此者凶。魁、罡、勝蛇、白虎臨日辰人年者凶。其神將王相憂王事,死喪囚氣主亡遺,病伏廢憂六畜也。其用神在陽為憂外事,在陰憂內事,各以其家人年上神言之。

  假令年俱立,惡將下未,必俱惡。以天罡所臨,別加陽憂男,加陰憂女,加孟為長,加仲傷家母,加季憂小口。式經云:神在外,比鄰受殃;在門,家人受殃;在內,身受殃。又曰:人年日辰上見戌,犬怪;見酉,釜嗚;見申,兵刀不葬,鬼怪;見木,墓鬼呼怪;見午,馬血怪;見辰巳,龍蛇怪;見寅,烏獸怪;見丑,牛畜風塵怪;見亥,子豬風怪也。
  占知死人魂魄出否法第六十七
  正日時,時下辰為死,加辰上神勝日上神勝日上神及時下辰者,為復殺。式經云:以家長行年加子,若太歲人年命日辰上,見魁罡、小吉、賸蛇、白虎有鬼。天罡加陽,男坐之;加陰,女坐之;加孟,為家長;加仲,傷家母;加季,憂小口。天地伏吟,殺不出;天地反吟,雖出復還。魁罡臨日辰為復,重殺非此者,皆為出也。欲知所牽,為魁雄為罡也。欲知凶鬼在家處所,法視天上鬼星臨,即是鬼所居處也。式曰:魁罡臨甲鬼在門,臨乙在戶,臨丙在堂屋,臨丁在寵,臨戊在庭及房,臨己在確磴,臨庚在雞柄,臨壬在堵圈,臨癸在廁。又一法,欲知死人家有餘殃已否?正月,以將加死時,魁、罡加日辰,重有死者。欲知在何日月禍至,視所加日月為陽,取男為陰,取女□ □ 。
  又一法,欲知雄雌所起,雌隨午,雄隨罡。
  占葬事法第六十八
  必先定五行,若勝先時下辰與今日日不比,及推式,慎無令魁罡臨今日日辰,又勿令白虎臨有氣之鄉,即大吉,後乃無咎。不如法者,禍起之始。
  假令十一月乙酉日申時,欲令葬埋,為日加申,申為時下辰,與乙為不比,太一為白虎。太一火冬死為無氣,比時葬大吉。欲知蒿里道,常以天罡加太歲月建,功曹傳送下地,為蒿里道,可葬,其下大吉。又後世不得蒿里道,死不止,無後嗣,絕煙火也。
  假令神后加太歲,功曹傳送下地,是為地中蒿里道,喪其下,亦吉也。為葬埋者擇時,常令魁、罡、勝蛇、白虎此四神,藏沒四維中,乃大吉。推葬日,常以魁罡加月建、功曹神,大吉。下日辰推月吉日,常以魁罡加月建,功曹傳送下日定開之日,可葬。勝先、神后下滿成等日,可娶婦。
  占始舉事有風雨否法第六十九
  常以始舉事時,正日辰功曹臨今日日辰,在天一前,即風起矣。傳送臨今日日辰,在天一後,即雨至矣。

  又法,得陽凶逢風,得陰凶逢雨。日辰上得陽神將為陽凶,得陰神將為陰凶。若天旱,欲知何日雨至?以問時占之。其用神傳終,於有水神上者,即有雨。氣非水神者,無雨。氣必欲知何時雨者。
  假令傳得登明、神后,即雨。傳視其陰得何神,而知時也。
  假令得勝先,以丙丁日雨;得金神,庚辛日雨;得木神,甲乙日雨;得土神,戊己日雨。然得土神,雖雨猶旱。若得水神,以壬癸日雨。傳終無水神,及得土神者,並為早也。欲知旱幾時當有雨,以九九算之。

  假令用神傳得大吉,大吉神臨子,大吉丑,丑數八,子數九,八九七十二,當雨。若大吉臨巳,巳四,四八三+二日,當雨。欲知今月雨多少何如?以問時占之。用神傳終有水神,即雨多;無水神,即雨少。
  又一法,以月將加時,龍在前三、前五者雨,在後二、後四者風雨,旱虎在前亦風。功曹為龍,傳送為虎。卯為雷,子為雲,雲從龍,風從虎。虎、龍所乘神,有氣必有風。龍、虎興雲、雷并者,必有大風雨。又云:傳送加日辰,在天一後者,雨也。功曹臨日辰,在天一後,亦爾。
  又法,欲知何日雨,以大吉加月朔,神后下大雨,太衝下小雨。
  又法,占雨何時止,以月將加時,視魁加四季,不雨;加申,雨止;加子,為陰;加巳午,為旱;加神后,雨後有風,加寅卯,見白日。
  又法,以月將加月建,辛癸加地下辰,晴;求雨亦爾。
  又法,魁罡加季,止;加孟,不止;加仲巳,不已。

  又法,月將加月建,視天上壬癸下加地辰,是晴日。壬子所臨,亦雨也。

  占欲入山取物法第七十

  正日時,視日辰上神陰得吉神將,王相休氣上下相生者吉,為得物多矣。陰得凶神將,囚死上下相賊者即凶,必為陰雨泥塗為敗。此謂陰凶逢雨將,得白虎;逢惡禽獸將,得玄武;為寇盜,日上神凶者尤甚,辰上神陰凶可忍,俱凶大惡。
  假令七月庚寅日平旦時,太一加寅,登明為朱雀臨庚,太一為太常臨寅,功曹為天后、為登明陰,傳送為青龍、為太一陰,皆所求得遂。日辰俱吉者尤吉,俱凶者大凶。
  占欲入深水渡江河法第七十一
  正日時,視日辰上得吉神將,有王相及休氣上下相生者,即吉。反此者,大凶。以風波為敗,謂陰陽也。
  假令八月甲子日,天罡加未,登明為太陰臨甲,從魁為太常臨子,傳送為白虎、為登明,勝先為青龍、為從魁,此為陰也。神樞云:支傷干吉更長,干傷支吉欲臧,支干俱傷亦減,並吉也。

  占馳使往來信實否法第七十二

  以使來時占之,時勝日上神,如其所言。日勝時上神,所言不實也。辰上神亦如所言。時與日辰相生,欲來和合也。又云:辰上神與日上神相生者,亦欲如其言也。太陰、天罡臨日辰及將軍年上,其言不信。傳送為朱雀,天空加日辰者,其言反覆,口舌來,為姦詐,不自姦所,左右邊即姦詐人也。又占,欲逃亡、戰鬭,當避太一,向之敗也。太一正月在子,二月丑,三月寅,四月卯,審賊來否。若太一、神后加今日干,天罡、小吉前,若刑殺凶神俱加今日干為賊今日至。支干上不見此神,為不來也。望見道上人疑是賊否,支傷逕可前,干傷逕不可前。又道上望見人,以月將加時,視日上辰加功曹,傳送登明見吏。若神后、太一,姦人盜賊;魁、罡,主喪。若病人,以月將加時,視日上辰加功曹,傳送、登明見吏。若神后、太一,姦人盜賊;魁、罡,主喪。若病人,從魁、勝先。太衝、小吉白衣人。神后臨卯,為冤家也。

  次客,一用起神后,二從魁,三功曹,四登明,五天罡,六大吉,七勝先,八太衝,九傳送,十太一,十一天魁,十二小吉,陽取後三,陰取前五。

 

 

黃帝龍首經卷下竟
 

 

 
 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20    醉里酒中仙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0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