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道教经书>> 洞真部>> 文章列表

正统道藏洞真部众术类-明道篇-元-王惟一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14-11-07 12:50:54   浏览次数:103

明道篇

經名:明道篇。元王惟一撰。一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洞真部衆街類。
 
 明道篇序

 

  原夫道本常明,非人不足以明乎道。人能明道,非道不足以成乎人。是故,明哲之士,莫不立言以著道,以道而全身也。余少業儒,粗通六經,而知仁義禮樂教化之道,天地人物變化之理。竊怪夫三才既同此道而立,何天地之運如是其久,而人之數如是其短耶。及觀《老子》之言,憮然曰: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長生。人之所以夭且速者,以其厚於求生,是以輕死。遠觀諸物,則走飛動植皆能變化,糞蟲變蟬,腐草化螢,雀入水而化蛤,雉入海而化蜃,田鼠化為駕錦,鱗化為龍。况人為萬物之靈,豈不能全其所固有,而為長生不死之仙乎。蓋其六慾七情所盜者衆,名韁利鎖所賊者深。斷喪既多,夭亡不免。是徒自好生,而無延生之術。莫不惡死,而無遠死之方。惟一既生人世,獲處中華,可不念生死大事,以求萬劫一傳之方。於是徧遊方外,求金丹之學、上乘之道。雖三教經書,行雷、祈禱、醫卜、星數,無不備玫,賢愚師友,莫不參求,卒不能一蹴。是道之至,旦暮勤奉,積憂成疾,誠達于天,得遇至人親授無上至真妙道,一言之下,直指真詮。退而閱之易之,道初無怪異,要在至心誠意,格物致知。去人欲之私,存天理之公,自然見心中無限藥材、身中無限火符,藥愈探而不窮,火愈鍊而不息矣。惟一既得此道,不敢自私,謹以所學,著詩八十一首,以按純陽九九之數。內七言四韻一十六首,以按二八之數,內絕句六十四首,以按六十四卦。五言一首,以象太一之奇。西江月一十二闋,以周十二律呂。名之曰:《明道篇》。所謂藥物火候斤兩法度,諸丹經所未盡者,莫不敷露,所以率循。先哲立言著道,以道全真之事,然天意祕密,寧無輕泄漏慢之愆但。惟一誓願天下學者,皆臻乎。至道用心,既溥矣。奚暇為禍福,而踵跋哉。同志之士,苟能尋文解意,忘象從真,一得永得,惟一之願也。時大德甲辰歲中秋,淞江後學景陽子王惟一謹序。
 

 

 
 明道篇

淞江後學王景陽撰

 

律詩一十六首按二八人之門

 

人生如夢度光陰,枉自培財與積金。聲色既戕天地性,精神又逐利名心。

愛河飄浪頭難出,火宅煎熬業漸深。只恁一生虛過了,改頭換面不如今。


學道先明精氣神,成全三物道方親。說無話有皆為妄,究本窮源始得真。
中正不偏存一念,圓明自在絕纖塵。君還達此玄中妙,三教都歸我一身。


自然之道本無為,若執無為便有為。得意忘言方了徹,泥形執象轉昏迷。
身心靜定包天地,神氣沖和會坎離。料想這些真妙訣,幾人會得幾人知。


玄關一竅最難明,不得心傳莫妄行。若識念從何處起,方知道在箇中生。
陰陽未判元無象,日月相交豈有情。君更要知端的意,中天日午正三更。


萬物同生造化中,纔分彼我道難通。春回谷口家家暖,月到天心戶戶同。

魚躍鳶飛皆此理,鶴嗚子和本由衷。浩然吾道包天地,若說無心又是空。

 

離坎包藏共一家,鐵牛晝夜運河車。性歸元海生金液,命復虛無產玉葩。
四象合和歸一土,五行鑽簇結三花。如如默運周天火,迸出金花滿九華。


陰陽動靜不能推,枉費精神去妄為。道在目前多自達,珠藏腹內少人知。
顏居陋巷心常樂,舜處深山志不移。天下律然無二理,強分宗教轉支離。


道在身中自有苗,何須尋草及燒茅。乾坤日月隨心轉,魂魄精神遂意交。
知命常觀乾未畫,樂天時玩復初爻。吉凶悔吝生乎動,終日如愚樂聖胞。


至道從來不易傳,一中造化達真詮。鑿開混沌分天地,擘破洪濛採汞鉛。
慾念未除空學道,貪心不斷謾求仙。要知返本還源處,兔走烏飛不離天。


得意忘言誨爾諄,學人執著轉刻榛。天清氣朗中秋月,柳綠花紅二月春。

何必補陀求見佛,不須洞府去尋真。若知○這箇真消息,便是逍遙物外人。

 

不必留心擒地魄,如何著意制天魂。非心妄念難成道,絕意忘機是返源。

豈在推爻兼布卦,直饒得一始逢元。與君說破神仙理,不在三千六百門。


萬象森羅總在坤,目前無法可談論。澄心遣欲神方活,養性忘形道自存。
常使金烏歸月窟,莫交玉兔離天根。大都片餉工夫到,一粒金丹入口吞。


先天一物 分為二,無象無形逐念生。百姓不知為日用,聖人能究與時行。
不增不臧居中道,無去無來守一誠。萬境目前皆幻化,從教紅紫亂縱橫。


橐籥吹噓藉巽風,一陽纔動用神功。黃婆騎虎歸金闕,赤子乘龍下玉宮。

日會月交明 晦朔,水升火降應屯 蒙。璇璣運轉全三五,立見靈丹滿鼎紅。


不窮父母未生身,卻去迷修受苦辛。閉目存思皆是妄,死心枯坐盡非真。
要知動靜參天地,須識浮沉定主賓。性命混然成一片,此時無我亦無人。

 

學人謾說幾千般,不遇真仙只自瞞。沙裹淘金非易得,水中捉月轉艱難。

斷除六賊心方靜,消盡三尸神始安。體性湛然無一物,了知生死不相干。

 

絕句六十四首按六+四卦

 

先天妙理本無言,舉口纔開屬後天。學者紛然成異見,不窮父母未生前。

 

本來一物甚幽微,無死無生誰得知。動念舉頭常見面,起居坐臥鎮相隨。

 

天氣分靈降氣生,至玄至妙絕思量。要降六賊常清靜,須是掀天煆一場。

 

鍊丹先要鍊元精,鍊得元精氣便真。氣若聚時神必住,保全無漏作真人。

 

神哉至道在人心,亘古長存直至今。塵俗昏迷渾不識,達觀須向谷中尋。

 

涕唾精津氣血液,學人莫執作丹基。心中自有天然藥,日用常行要得知。

 

鍊丹只用水中金,須向先天根蒂尋。待得一陽初動處,急須下手莫沉吟。

 

不識陰晶莫妄修,徒勞神思謾推求。但存天理無私曲,不必騎牛更覓牛。

 

欲鍊還丹先用鉛,抽添火候要精專。兔雞沐浴須防險,不動如何合自然。

 

學道當明受氣初,混然一息母胎居。依坤生體歸乾種,一點靈光徹太虛。


天上金烏海底紅,陰魔遯跡好施功。莫教氣濁神昏散,汞走鉛飛丹鼎空。


凝神靜坐水晶宮,徹骨清凉心地空。水火木金歸一處,更無南北與西東。


閑來潭底撈明月,時到高峰縛住雲。靜定頓開天地鑰,森羅萬象總無聞。


欲鍊朱砂活水銀,須知銀即是砂神。大都一物休疑二,主是沉兮浮是賓。


生育三才只此真,強名曰道曰心神。同行同坐長相守,可惜愚迷不肯親。


鍊丹須識大還心,休向旁門小術尋。三萬刻中無間斷,盡教瓦礫變成金。


藥採先天真一炁,火尋太一混元晶。要知藥火工夫處,炁足神全丹始成。

 

月中有兔為陽體,日裹藏雞卻是陰。會得兔雞歸戊己,何須修道入山林。

 

道本無形強立名,視之不見聽無聲。包羅天地無窮妙,福薄綠微豈易成。

 

神愛生人人損神,勞心費氣喪其身。痛哉世上皆如此,達道通神有幾人。


生死皆因有十三,誰能覺悟樂清閑。本無一物常虛寂,念滅心空出世間。


惜精惜氣養元神,苦志勞形使不親。寂寞無為無所著,真人出現離凡身。


道生天地分離坎,離坎生成萬類身。歲久年深俱化土,忘形方見本來真。


處世人為萬物靈,盡隨物化不曾停。能知萬物歸根處,方見寒凝水結冰。


欲求魚兔必蹄荃,不假蹄荃恐未然。莫執蹄荃為實用,始明混沌未分前。


藥產西南路不通,路通須問主人公。緑楊堤畔乘風去,滿地黃芽採不窮。


大藥無過天地精,採來密意鍊方成。只緣還返功非淺,頃刻差違禍便生。

 

採藥應須待癸生,休將天癸論紅妝。若言呼吸為修鍊,他物如何做藥王。

 

下手功夫罕得知,得之鉗口恐人迷。如今漏泄天機興,坤復爻中子細推。

 

結胎須結本來真,不離身中精氣神。漸結漸凝休斷續,工夫十月產真人。


用了真鉛便棄損,如雞覆卵氣綿綿。玉爐溫養三年足,誰道凡身不化仙。


始復終乾陽火周,陰符遘旺到坤求。寥寥萬古無窮意,須向其中常起頭。


十二時中只一時,一時辰內罕人知。鴻濛纔肇乾初畫,進火工夫豈在遲。

 

百刻常如一刻推,要須藥火不相違。純清絕點渾無染,方信無中養就兒。


縱識身中汞與鉛,不知真土也徒然。若言土釜黃房是,安得飛昇上九天。


真土知時得正傳,不明火候亦徒然。執為卦象行爻象,枉費精神不作仙。


火候無為合自然,自然之外別無仙。常存一念居中道,莫問先天與後天。

 

脫胎莫作等閑看,此段工夫要的端。時節到來牢把捉,歸根復命上天壇。

 

了命不如先了性,性明了命始無魔。要知性命安身處,意未萌時合太和。

 

命雖可授性難傳,愚暗盲修實可憐。不得至人親口訣,精魂弄盡反招愆。


吾道精微在一誠,不誠無物道難親。寂然不動無聲臭,恍惚之中見本真。


聖人無欲惟精一,靜則虛明動則公。纔有絲毫相間斷,陰邪昏蔽不能通。


須臾不離方為道,十二時中豈不然。保守中和無間雜,參天贊化妙難先。


人欲未萌天理在,念頭纔動鬼神知。勿欺微隱嚴加畏,日用常行不可違。


善惡皆生一念間,苟差一念隔千關。若知無善還無惡,安靜巍然若太山。


天性生來本自然,只因物誘被情牽。若明乾卦爻中理,常似港龍見在田。


人心危兮道心微,君子時時合聖機。暗室勿欺如白日,常當謹獨莫相違。

 

人能寡欲止於安,一念澄虛在內觀。非禮非仁休妄動,自然悔吝不相干。

 

道在常行日用中,休談高妙與虛空。但行人道心無愧,盡性方知天地同。

 

觀乾未畫是何形,一畫纔成萬象生。悔吝吉凶皆主動,乾乾終日不離誠。


人間萬事從心出,心本無形何處尋。一念未生前會得,那時方始見真心。


學道須窮天地心,罕聞世上有知音。都綠此理難輕泄,盡向旁蹊曲徑尋。


坤復之間理極微,鬼神雖妙也難窺。要知這箇真消息,熟讀堯夫冬至詩。

 

天地相交萬物生,精神念後道方亨。常觀太極流行妙,無物無誠不至成。


一中造化得心傳,渴飲飢飡困便眠。觸處遇綠皆妙用,了知誠命不由天。


念頭纔妄成煩惱,直到心空境自空。空不空兮能照了,洞觀無礙太虛中。


未識真空莫說空,執空易失主人翁。欲知空裹真消息,盡在鴻濛未判中。

 

萬物皆空性不虛,虛空裹面下工夫。空到一塵無立處,金光滿室見玄珠。

 

學道要知生死事,不知生死謾求仙。能知生處方知死,去住無拘任自然。

 

本來無死亦無生,一念纔差見萬形。若識念頭生滅處,一輪明月照中庭。


目前無法可參求,山自青兮水自流。十二時中存一念,念中無念是真修。


打破虛空不用拳,死心空坐謾徒然。師傳妙術無多語,只是教人鍊汞鉛。


修行要識主人公,不識修行盡落空。能悟真常方得道,出離三界顯神通。


萬法皆空一也無,猶如片雪點紅爐。乾坤離坎皆無用,大道元來是坦途。


  律詩一首


妙合真常體,渾無一點陰。杳冥存至寶,恍惚產真金。

言道已非道,澄心始見心。先天真造化,只向一中尋。


  西江月一十二闋


太極未分混沌,兩儀已非其中。一陽纔動破鴻濛,造化從玆運用。

水火升沉南北,木金問隔西東。略移斗柄指坤宮,盡把五行錯綜。

 

日月相交晦朔,龜蛇產在虛危。巽風長向坎中吹,火燥必資神水。

動靜皆由心意,與天合德無違。洞然妙理更何疑,說甚短長生死。


一點真陽在坎,移來點化離陰。這些造化義幽深,須是明心見性。

妙在一塵不染,自然對境無心。可憐世上少知音,會得超凡入聖。


大道古今一脈,聖人口口相傳。奈何百姓不知焉,盡逐色聲迷戀。

在邇不須求遠,何消更遇神仙。分明只在眼睛前,日用常行不見。


吾道至尊至貴,若非宿骨難知。直須克己至無為,方見本然天理。

萬化皆從中起,古今無剩無虧。若能動靜不相違,可與神仙何異。


學道須當猛烈,始終確守初心。纖毫物欲不相侵,方得神凝氣定。

動靜不離中正,陽生剥盡群陰。龍降虎伏鬼神欽,行滿便登仙境。


得一金丹事畢,休尋白虎青龍。泥文執象理難通,妙處非鉛非汞。

溫養身心不動,滿懷和氣春風。頓然罔念又無功,還藉黃婆提董。

 

看盡丹經萬卷,不明真汞真鉛。那堪火候不曾傳,都是盲修瞎鍊。

一句真詮妙顯,得知心地昭然。神歸氣伏不欹偏,刻刻打成一片。


大藥元無斤兩,誰知愈採無窮。西南幽遠路難通,意到不勞神用。

坤癸結成真種,移來栽在乾宮。山頭雨打任狂風,吹撼根探不動。


真火本來無候,休拘日月時年。試思混沌未分前,招甚時年證驗。

跳出五行外面,絲毫不染塵緣。方知這箇妙中玄,一粒寶珠出現。


沐浴即非卯酉,子時冬至休求。但行中道本無修,方信無中生有。

宇宙在乎吾手,常騎鐵馬閑遊。無拘無束且優游,日夜簪花酌酒。


離坎不分南北,木金豈間西東。但誠一念守其中,勿使心神恣縱。

要識前身真種,洞觀物我皆空。寂然安靜到鴻濛,四象五行無用。

 金丹造微論

 

  夫道也者。本於無聲無臭之中,著於日用常行之際。天地至大不能外此道,人心至微莫不具此道。道在人心,千古一日,相忘於無言之表可也。自夫樸散淳漓,人心昧道,聖人不言,後世何述。於是儒釋道之聖人,因時而出,隨時設教,其智皆率天下而歸於道也。奈何教門一分,學者各執其說,互相高尚,私意橫生,公道浸失。抑不思先聖立教濟時,殊途同軌,變化方圓,非若子貢之所謂器也。故自世人,不明吾夫子母意、母必、母固、母我之道,而釋氏性宗之教不得、不行,即夫子四母之旨也。性宗,又非放心雞犬者所能造,而老子金丹之道行焉。莫不相與救時之弊也。嗚呼,金丹之道行,其世之衰乎。後之修金丹者,非惟不能窮究厥旨,其於紫陽悟真之書,火候不用時,冬至不在子,及其沐浴法卯酉,誠虛比之語與。夫海南白先生,採藥物於不動之中,行火候於無為之內,之言能誦,言而曉其義者,吾未見其人矣。往往執鉛汞為藥材,年月日時而運用子午卯酉,而抽添行節氣為火候者,是故未至其道也。或者知鉛汞為藥物之異名,文武為火候之依,約年月日時子午卯酉,又皆混沌之餘事,是亦可謂絕無而僅有矣。至於生藥物為火候者,果何異父母未生以前,此身果何在一炁之先,天地果何有或乃昧而不通焉。亦豈足以盡道哉,是未之思也,是不觀之造化乎。日月麗乎天,草木麗乎土,風霆之流形,雨露之潤澤,固非適然,抑何使之而然耶。蓋必有物,物而不物於物、形形而不形於形者,存嗟乎。其真土乎,其斗柄乎。真土者,藥物之主。斗柄者,火候之樞。至哉。夫子《擊辭》曰:精氣為物,遊魂為變,仁哉。《平叔丹經》曰:真土擒真鉛,真鉛制真汞,斗柄運周天,要人解攢簇盡矣哉。海瓊先生《上悟真書》曰:形中以神為君,神乃形之命,神中以性為極,性乃神之命,自形中之神,以入神中之性,此謂歸根復命。學者當於言外求之可也,未能於言外求之而徒,爾曰藥物者,火候也。金丹之道是何,異於按圖而索驥、膠柱而調瑟者乎。大抵金丹之要,必也遠聲色,克己私,屏人我,全忠孝,正心誠意,如顏之愚,如參之魯。以太虛為鼎器,以烏兔為藥材,以無為自然為火候,以清靜沖和為溫養,以身外有身為脫胎,以打破虛空為了當,而後可以合。海南先生所謂,會萬化而歸一道,則天下皆自化,而萬化皆自如。會百為於一心,則聖人自無為而百為,自無著之奧矣。由是知無極而太極、太極本無極者,濂溪先生之道也。一靈妙有法界圓通者,紫陽最上一乘之妙也。至此則所謂真土斗柄,又皆荃蹄爾。吾將以斯道覺斯人也,非敢舞文而亂正也。一毫悮人,皇天在上。若夫旁門詭衛而惑人者,又在學者當知所擇.焉。同志之士,勤而行之,真積力久,豈惟獨善一身。或將兼善天下,參天地,贊化育,夫豈二道哉。


得道歌


  道難入,道難覓,說之容易誰行得,旁門惑世幾千般,得道萬中難選一。近有一等學道者,不肯低頭真可惜,瞞天瞞地又瞞人,未得一而誇更十。要做神仙固不難,神仙須是神仙質,不是神仙莫亂為,動有陰魔做冤隙。這箇事,非小術,全憑德行施陰德,斷除妄念息貪心,步步行行腳根心實,若明本性與心同,方敢與君說端的。學金丹,容易入,熟味《中庸》與《周易》,有為有作總皆非,說龍話虎終無益,元從情動有其身。若更迷修轉荊棘,常思混沌未分前,妙理難言心自然,一身上下皆屬陰,一物陽精人不識,圓陀陀地鎮相隨,空不空兮色非色,散為萬物遍乾坤,一物之中一太極,退藏於密一性中,視之不見尋不得。我丹訣,自各別,不用日時與年月,也無火候與抽添,亦無人我分妍拙。亦無生,亦不滅,亦無所修無所說,飢來喫飯困來眠,閑時打坐懶來歇,逢物便准逢酒飲,不持齋戒心常澈,榮華富貴不關心,名利是非皆杜絕,凝然靜定養元神,一念不生真境別。真境別,自懽悅,晝夜見箇中秋,不來不往正當中,洞然八荒皆皎潔。也無盈,也不缺,猶如紅罏一片雪,雖然得到箇工夫,打破虛空方了徹,逍遙快樂且優游,人間煩惱不相涉。學道人,趁時節,百歲光陰如電掣,遇之不鍊大愚癡,莫待老來神氣竭。急回頭,當猛烈,一刀兩段須見血,欲脫凡身換法身,精修一念當如鐵。說此言,太心切,盡把天機都漏泄,學人若作等閑看,柢恐臨終悔不迭。

 

明道篇竟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20    醉里酒中仙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0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